您的位置 : 小说章节>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一章红白事

更新时间:08-10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一章红白事 砚池洗笔 著

连载中砚池洗笔 古言

泰宁侯府嫡出的三小姐与庶姐争了一辈子,也输了一辈子。庶姐才华名动天下,身家丰厚,嫁为皇子正妃,生下龙凤双胎。而她,生前夫君宠妾灭妻,枯守十年,死后身败名裂,无儿无女。至死,她方才想通,她生来富贵,不得善终的根源全在一个“争”字上头。重活一世,争不过,赢不了,便不争了。不争也不羡,静静地看着庶姐庶妹作死。...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一章红白事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小说中的主角是容钰容华杜氏,是作者砚池洗笔的一本言情小说,,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完整版下载,连载中小说《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由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按说,她这样的粗使丫鬟不够资格近身伺候贵人,可东院似乎出过什么事情,主子娘娘身边从前的大丫鬟们都被发落了,近来侍疾的只有寥寥几个如她一般的粗使小丫头和娘娘的奶嬷嬷。也不知主子娘娘从前究竟做过什么事情,竟惹得王爷那般不喜,连她去了也不愿意见她最后一面……王爷说,主子娘娘是无关紧要的人……小婢女茫然地走在雪地里,不觉间泪水流了满面。

大周朝佑宁十七年冬,京都新落了场大雪,琼楼玉宇、银装素裹,是一年中难得的好景致。

病了小半年的宁王妃容钰吩咐婢女打开窗户,虽在病中,她也想看一眼这雪景。

嬷嬷叫住了小婢女,弯腰替容钰掖了掖被子,温声劝她:“娘娘,您的身子可万万不能再受寒了,若您实在想看,奴才让人去堆个雪景盆子端进来给您看看,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待您好转些了……”

容钰勉力从榻上支起身子,拿起帕子捂住嘴、咳了几声,待气顺后方扭头看向紧闭的雕花窗,轻声叹道:“雪景盆子哪里比得上外头的雪……”

她出了一会儿神,转头看向嬷嬷,央道:“嬷嬷,我今日格外想看雪,您就应了我吧?”

嬷嬷下意识地要拒绝,可待瞧清楚了此时容钰的病容,那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谁能想到,泰宁侯府嫡出的三小姐,铺十里红妆风光嫁入天家、成为六皇子宁王的正妃,如今不过才二十五岁的年纪,竟已成了这副模样?

容钰看了看嬷嬷的神情,笑着宽慰她:“嬷嬷,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快帮我换身衣裳,我想想穿哪身……”

容钰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把大姐姐去年托人送来的那件火狐斗篷取出来,红狐白雪,再没有更应景的!”

被容钰话里透出的喜悦所感染,嬷嬷的嘴角也扬了起来,边念着:“大小姐送来的东西,总是最称您的心意”,边转身走向东次间开箱子、取斗篷。

容钰含笑看着嬷嬷的背影,只觉得眼皮子愈来愈沉。

这身子,果然是不中用了……

视线变得模糊,昏昏沉沉中,许多往事走马灯般浮现在她脑海里:

小时候,大姐姐指挥下人们在侯府的后花园里取雪存坛、作来年煮茶之用,她淘气,偷偷往坛子里放梅花,连累婢女们不得不一坛坛开坛重装,大姐姐恼了、捉起她的手打板子,她哭着看向母亲,母亲却在廊下牵着二哥对她笑。

后来,大姐姐远嫁,爹爹为她与二姐姐、四妹妹请了坐馆的女夫子,教她们姐妹读书,也教琴棋书画、针线女红。

二姐姐玲珑心思,样样都学得拔尖,四妹妹虽天分不高,但好学上进,谦顺知礼,唯独她,既无天分也不上进,娇蛮任性,最后成了草包一个。

爹爹的指责,夫子的不喜,旁人的轻视和奚落……

从前年纪小的时候把那些看得那样重,受了丁点儿委屈也要扑进嬷嬷怀里哭上半天,可如今再回想起来,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的二姐姐,泰宁侯府的二小姐容滢,貌比天仙,腹有经纶,且身家丰厚,身边聚着神医侠客、能人名士若干,出身庶女却嫁给三皇子端王为正妃,在这瑞雪时节生下龙凤双胎,天子大喜、亲自赐名,百官前贺……

容钰从前对她这位光华夺目的庶姐又羡慕又嫉妒,把满腔心思都花在与容滢相争上头。

争了一辈子,也输了一辈子。

争读书,容滢才华名动天下,她却是京都贵女里出了名的草包。

争夫婿,容滢嫁给三皇子后,琴瑟和鸣,人人称羡,她也卯足了劲嫁入天家,手段用尽、狼狈不堪地嫁给六皇子,六皇子却宠妾灭妻,她成婚十年,饮冰十年。

热血早凉。

同为泰宁侯府的小姐,她们四姐妹的命格大相径庭。

天家亦是如此。

皇帝年迈,太子薨逝,二皇子被贬,四皇子身残,五皇子年幼早夭,六皇子无心朝政,天下人人都看得分明,这大周的天下,日后必是三皇子端王的天下。

到了那个时候,容滢身为端王正妃,还育有端王长子并一对龙凤胎,想来将掌中宫印、母仪天下……

容钰想了想,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容滢那孤高、清冷的模样穿上凤袍后会是什么样子。

总归是,得体又好看的。

容滢,总是得体又好看的。

到了这个时候,容钰再想到这些从前每每思及便心绪难平的事情,心里却早已毫无波澜。

到了生死关头,想来人人都会想明白,名声、财富、地位,世人汲汲营营追逐、攀比的那些东西,的的确确都是一场空。

她这辈子,生来就在富贵锦绣堆里,却偏偏与庶姐、庶妹相争,委实糊涂。

到了这个时候,她唯一遗憾的,是身为女子却没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她嫁入宁王府枯守十年,为了得个孩子,暗中托人从烟花柳巷的女人处买来情药、下在六皇子的茶水里,如此圆房、得子。

却天不遂人愿,不仅她下药的事情走漏风声,致她身败名裂,连她腹中的孩子也被六皇子强行灌了落胎药。

她不在乎外头的人如何议论她,只心疼她尚未成形就夭折了的孩子。

十年落寞,又经此大恸,她的身子终于彻底枯败下来,小产后流血不止,如此小半年,如今已有了油尽灯枯的势头。

朦胧的视野里,嬷嬷捧着红得耀眼的斗篷朝她走来,就像十四岁那年,她在最好的年纪披上嫁衣,带着得意、娇羞与憧憬嫁入宁王府……

容钰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听见了窗外雪落下的声音。

一行泪从眼角滑落,她难过地想,大姐姐,下辈子,我再也不与人争了。

精致的暖手炉跌落在地,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满鬓霜白的嬷嬷跪倒在榻前、痛哭出声,小婢女慌慌张张地跑出门找人通报。

同一座王府里头,不同于东边容钰院子里的冷清,西院里一对锦衣男女正并排站在屋檐下看雪景,也看院子里笑闹着打雪仗的一对儿女。

如此温情,寒冬也减了几分萧瑟。

小婢女战战兢兢地跪倒在男子脚下通报:“王爷,王妃娘娘适才去了。”

王妃娘娘,去了……

听了这话,男子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他淡淡地交待身边的女子:“派人去泰宁侯府送信……至于丧事,她德行有亏,一应丧葬事宜都从简从速。”

那女子应了,又问:“是否还需送个信去端王府?端王妃与咱们府里那位毕竟是姐妹……”

男子打断女子的话,语气变得柔缓:“端王妃……她还在月子里,不过是走了个无关紧要的人,莫要叨扰她静养了。”

女子点了点头,挥手让小婢女退下:“你且先回东院吧。”

小婢女木讷地退出西院,失魂落魄地朝东院走去。

她今年新进的王府,打进王府就在东院伺候着。

按说,她这样的粗使丫鬟不够资格近身伺候贵人,可东院似乎出过什么事情,主子娘娘身边从前的大丫鬟们都被发落了,近来侍疾的只有寥寥几个如她一般的粗使小丫头和娘娘的奶嬷嬷。

也不知主子娘娘从前究竟做过什么事情,竟惹得王爷那般不喜,连她去了也不愿意见她最后一面……

王爷说,主子娘娘是无关紧要的人……

小婢女茫然地走在雪地里,不觉间泪水流了满面。

主子娘娘,她哪怕是看了眼这雪后走的也好啊……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