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章节>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二章重生

更新时间:08-10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二章重生 砚池洗笔 著

连载中砚池洗笔 古言

泰宁侯府嫡出的三小姐与庶姐争了一辈子,也输了一辈子。庶姐才华名动天下,身家丰厚,嫁为皇子正妃,生下龙凤双胎。而她,生前夫君宠妾灭妻,枯守十年,死后身败名裂,无儿无女。至死,她方才想通,她生来富贵,不得善终的根源全在一个“争”字上头。重活一世,争不过,赢不了,便不争了。不争也不羡,静静地看着庶姐庶妹作死。...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二章重生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小说内容非常的不错,这是一本很受欢迎的言情小说,砚池洗笔是此书的作者,,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完整版下载,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容钰容华杜氏是书中的主人公伸手拨开层层床幔,熹微的晨光里,碧纱窗下的小榻、屋子正中的红木桌椅逐一入眼。小榻上放着几个竹编的玩具,桌子上的八宝食盒里摆满了零嘴。她都多少年不曾吃过零嘴了……容钰有意朝地上看去,果然,她的床边打着个地铺,一个十来岁的小丫鬟和衣躺在上头。

神思逐渐恢复清明,容钰心里有些意外。

以为这回大概熬不过了,竟又熬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眼睛,却觉得有些异样。

待弄明白那“异样”从何而来后,她不禁诧异地“啊?!”了一声……

她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身下似乎垫了层玉片席子,清清凉凉的。

伸手拨开层层床幔,熹微的晨光里,碧纱窗下的小榻、屋子正中的红木桌椅逐一入眼。

小榻上放着几个竹编的玩具,桌子上的八宝食盒里摆满了零嘴。

她都多少年不曾吃过零嘴了……

容钰有意朝地上看去,果然,她的床边打着个地铺,一个十来岁的小丫鬟和衣躺在上头。

还有,那拨开床幔的手,小巧白净,分明是个女童的手……

容钰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想不到,她死前竟梦到了自己出阁前的闺房,这梦境还这样的清晰。

许是听到床上细微的声响,睡在地铺上的小丫鬟机敏地睁开眼睛,麻利地爬起身,走到床边轻声问:“小姐,您醒了?”

这时,一个穿着蓝布裙衫的中年妇人掀开珠帘走进屋里,她先指挥身后的小丫鬟把提着的热水倒进铜脸盆,然后走到榻边,边含笑说着:“姐儿醒了?今儿倒醒得早,不必三催四请的……”,边伸手掀起床幔、用黄玉勾子勾住。

小丫鬟熟练地配合着妇人的动作,先利落地收拾好地铺,然后伺候容钰起身。

容钰迷茫地看着她们。

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小丫鬟叫宝珠,是她身边的大丫鬟。

妇人姓吴,是她的奶嬷嬷。

只是……

情药事发后,宝珠为了保全她,把全部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自缢而亡。

而吴嬷嬷,陪着她在王府磋磨十年,早已两鬓霜白。

若不是这场梦,她几乎已记不起,那些伴着她的人刚到她身边时的模样。

可,眼前的人、耳边的话都真真切切的,简直不像场梦……

浑浑噩噩的,容钰被伺候着起身,换了身藕色苏绣云纹半袖裙,梳了圆髻,被嬷嬷、小丫鬟们簇拥着走出房门……

夏日晨间清爽的风里有荷花的清香,这晨风花香里,小院门口站着位妙龄小姐,她身后还跟着一众婆子、丫鬟。

见到容钰,那小姐目露赞许:“今日比往日都要快些,也不曾哭闹,看来昨日夫子罚你抄书果然有用!”

容钰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小姐,不觉间眼里已蓄满了泪水,她脑子还没有想明白,脚下已是一阵小跑着扑进了那小姐怀里。

那小姐有些诧异,继而轻轻抚着她的背:“知道害臊了?好了,大姐姐不提了……”

大姐姐说了什么,容钰全然没有听清,她不管不顾地扑在大姐姐怀里放声哭了起来。

十年委屈,十年隐忍,在这临死前的梦里,便容她肆意哭上一回……

长姐听容钰哭得肝肠寸断,觉得不对劲,她蹲下身、掏出帕子替容钰擦了擦脸,温声问她:“谁惹得咱们钰姐儿难受了?你说与我听,我替你想法子。”

谁惹得咱们钰姐儿难受了?

那些人……

可,其实不能怪那些人。

要怪她自己。

是她不自量力,与人相争、处处落败,最后下场凄凉。

所以,她受过的那些委屈,哭过一场便罢了。

容钰渐渐止住了哭声,她仰面看向长姐,说出她临死前想明白的道理:“大姐姐,我再也不与人争了……”

容钰说的这话有些突兀,长姐追问道:“钰姐儿,没来由的怎么突然这么说?还哭得这样伤心?”

容钰微微一怔,大姐姐在梦里竟也这样较真……

可即便是在梦里,她也不想把那些腌臜事说给大姐姐听,不想大姐姐为她忧心……

容钰擦了擦眼泪,随口道:“我梦见大姐姐出嫁了,心里难受……”

毕竟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听到“出嫁”二字,饶是容华素来大气自若,此时也不禁微微红了脸。

容华身后的嬷嬷笑着解围,屈身对容钰道:“三小姐,定国公府离咱们侯府才多远?将来您若是想大小姐了,直接登门就是。”

定国公府?

容钰一愣。

原来,这梦境的时间是在那件大事前头……

她应该早些想到的。

眼前的大姐姐神情轻松,言语带笑,可,自出了那件大事,大姐姐便再也不曾这般笑过。

那件大事……

容钰不禁又红了眼眶。

容华恰侧头对嬷嬷说话,故而没有注意到容钰的异样,她语气严肃:“嬷嬷,三妹妹年纪还小,今后少在她面前提这些……”

又吩咐吴嬷嬷:“带三妹妹回房洗把脸,母亲那里请安晚了,自有我担着。”

吴嬷嬷笑着应了,又特意说:“大小姐,您事事都是为了三小姐好,夫人怎么会怪您”,然后就牵起容钰的手要转身回屋。

容钰却直愣愣地看着长姐,不愿意挪步子。

这场梦,就快要醒了吧……

最后,她想再多看大姐姐几眼。

容华不知道容钰的心思,故意板了脸:“听话,随吴嬷嬷去洗脸,不然……”

容钰忍着眼里的泪意,认认真真地向容华行了个礼,诀别般转过身去。

……

大姐姐闺名容华,她其实不是容钰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容华的母亲是泰宁侯容衡的先夫人大沈氏。

大沈氏生第二胎嫡子容晔时伤了身子,容晔尚未足月,她便撒手人寰。

彼时容衡身边有位极得他看重的贵妾杜氏,杜氏育有泰宁侯府的大公子容温、二小姐容滢一对龙凤胎儿女。

大沈氏临死前,为着她死后有人照拂容华、容晔,求着容衡纳了她的贴身大丫鬟倩娘为妾,倩娘后来生了四小姐容莲。

沈家为了维系与泰宁侯府的姻亲,也为了保全尚在襁褓中的容晔,说动容衡,在大沈氏头七刚过后,就把大沈氏的族妹小沈氏送入泰宁侯府做了填房夫人。

小沈氏,是容钰与三公子容迟的生母,也是此时泰宁侯府里三位公子并四位小姐的继母、嫡母。

容晔仅比容钰年长两岁,容钰幼时,小沈氏的全部心思都系在容晔一人身上,唯恐因照顾族姐留下的嫡子不周而为人诟病。

容晔大些后,容钰五岁那年,小沈氏又生下幼子容迟,仍然无暇顾及容钰。

容钰自小就与大姐姐容华长在一处。

一针一线亲手缝的贴身小衣、指点着丫鬟们调整她的饮食起居、病中给她喂药、整夜守着她的人……

不是母亲,而是比她年长六岁的大姐姐。

出了那件大事后,大姐姐身心俱损,仓促远嫁关外,山长水远,算起来,她已有足足十七年不曾见过大姐姐……

……

吴嬷嬷拧了方热帕子,仔细地拭着容钰眼周的泪痕。

温热的触感、湿漉漉的水汽……

片刻前起身洗脸的时候,她脑子懵懵懂懂、不甚清楚,此时清醒过来,容钰只觉得大为惊骇:这绝不是在梦里!

吴嬷嬷背对着容钰端起铜盆倒水,容钰趁她不备,举起右手腕放在嘴边,毫不犹豫地用力咬了下去……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真真切切,深深的咬痕红得仿佛要渗出血来……

这果真不是场梦!

可若不是梦境,这里又是哪里?

世上可会有人死后再重活一回之奇事?!

眼见吴嬷嬷转身,容钰连忙把右手腕藏在身后,急切地问道:“嬷嬷,如今是哪年哪月?”

吴嬷嬷牵起她的左手出门,随意答道:“怎么这样迷糊?如今不是武成三年八月么?”

武成三年八月!

容钰只觉如闻惊雷,若不是被吴嬷嬷牵着手,几乎跌倒在地。

她抬头就看见依旧站在院门边等她的容华。

清爽晨风,醉人花香,都不及容家灼灼其华的大小姐。

泰宁侯府嫡出的大小姐,臻首娥眉,明丽大气,知书识礼,品性高洁。

世人皆赞泰宁侯府二小姐容滢是仙女落凡尘般的人物,容钰却觉得,她的大姐姐才是这世上再好没有的绝代佳人。

大姐姐是泰宁侯的第一个孩子,又是嫡出的小姐,长辈们都极看重、疼爱她,祖母亲自出面,为她与定国公府的二房独子邵西泽定下婚约。

既是唯二的国公府之一,又是握有实权的大将军府,若嫁为二房孙媳妇,能同享荣光,还不必操持府中大小事务,怡然享清福便可。

更不必说,定国公府从前曾有过一位极厉害的国公夫人,自她之后,定国公府就有了嫡系子孙不得纳妾的规矩。

顶要紧的,定国公府的小郎君们个个出挑,邵西泽与容华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世上再没有这样好的姻缘……

可是,大姐姐没有这福气。

因为,邵西泽死了。

十六岁的少年第一次随父兄远征,佳人盼着郎君凯旋,挣下功名后迎娶她过门,郎君却没有回来。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这场战事,正是发生在武成三年。

容钰死死地攥紧了拳头忍着,却终究没能忍住,再次落下泪来。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