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章节>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五章于心有愧

更新时间:08-10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五章于心有愧 砚池洗笔 著

连载中砚池洗笔 古言

泰宁侯府嫡出的三小姐与庶姐争了一辈子,也输了一辈子。庶姐才华名动天下,身家丰厚,嫁为皇子正妃,生下龙凤双胎。而她,生前夫君宠妾灭妻,枯守十年,死后身败名裂,无儿无女。至死,她方才想通,她生来富贵,不得善终的根源全在一个“争”字上头。重活一世,争不过,赢不了,便不争了。不争也不羡,静静地看着庶姐庶妹作死。...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第五章于心有愧在线阅读:

小编为您推荐《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小说在线阅读这是著名作家砚池洗笔的女频小说,,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完整版下载,讲述容钰容华杜氏的故事,言情小说容钰容华杜氏:第二回,是在邵北城战死后、皇帝为他举行的国葬上。少年将军躺在庄重的金丝楠木棺里,身上插满了箭镞,他身上的箭那样多,若是一一拔出,恐怕身子便会支离破碎。这回,容钰看得很清楚。是以后来,她追思了十年的,正是躺在棺木中、闭着眼睛的邵北城。

清贵俊朗的黑衣少年盘腿坐在帘子后头的床榻上,他神色冷淡,周身透出隐隐的肃杀之气。

许是因他肤白及周身的清冷、肃杀之气,故而他在这炎炎八月里穿着身黑衣也并未给人闷热之感。

他坐着的那床榻,说是床榻,其实不过是在两把条凳上搁了块不知从哪里拆下来的旧门板。

可那少年坐在那里,竟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那并不是个什么简陋破落的所在。

容钰仔细地看着那少年,突然想起她从前背过的一句古文:

以其昭昭,使蓬荜生辉。

穆临渊唤那少年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北城……”

容钰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是了,北城。

定国公府,邵北城。

武成北伐战败后,邵家因没有出征而得以活着的小将军,他带重孝前往西北戍边三年,孝期满后,在十八岁的年纪打出“定”字帅旗,率二十万大军远征西北,直取燕云城。

最后如他父兄般,战死疆场。

战败并非将军无能,而是小人使诈。

大军兵分三路进击,迫使辽军主力分散作战,此时再出其不意、乘敌不备,邵北城率先锋部队攻进了燕云城。

百年割地之辱,大周的军队第一次打回了燕云城。

押阵的四皇子身先士卒,随先锋军一起入城。

按事先部署,先锋军入城后,后援军当全速支援。

可那快则两日、慢则三日便应当到的援军,邵北城和先锋精锐在燕云城内支撑了五日也未能等到,反而辽军主力逐渐在燕云城回聚,穷途末路之际,将士们拼死把重伤的四皇子送出了燕云城。

直到这个时候,援军才抜营朝燕云城进发。

奸诈小人便是那统领援军的马监军。

马监军是二皇子英王的舅父。

他按兵不动,意在先借辽人之手折了四皇子与邵北城,再攻下燕云城,夺占不世军功。

却贻误战机,待援军到燕云城下时,被集合完毕的辽军主力打得弃甲曳兵。

大周蓄势百年才发起的关乎国祚的大战,竟因为一个奸人这样落败。

千古罪人马监军,食其肉、饮其血亦不足以泄百姓心头对他的恨,他却尤不悔改,被押解回京后待审时,攀诬乃是端王指使。

关乎天家,那大案审了半年,最后,端王出狱,英王被贬为庶民。

普通百姓都以为,马监军攀诬端王不过是死到临头的胡言乱语。

后来,容钰做了十年天家媳妇,逐渐感到那公案并没有那样简单,但她天质愚钝,至今也想不明白真正的实情。

是谁害了四皇子和邵北城?

是谁毁了大周的国运?

容钰对邵北城的愧疚,便是自佑宁北征落败、邵北城战死后所起。

当时,许多百姓感念邵家最后一位战死的小将军没有儿孙,自发为他带起了孝。

这举国同哀的时候,唯有泰宁侯府的草包三小姐,整日打扮得花枝招展,高调地表达着她对六皇子的倾慕之情。

花痴本就丢人,更何况是只顾一己私心、不顾家国大义的花痴。

莫说大周的百姓,就是容钰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可,明知不对,明明于心有愧,她却仍不得不那般行事。

因为,一年的孝期她等得起,六皇子却不会等她。

六皇子已到了成婚的年纪,帝后为六皇子指婚时绝不会考虑她一个区区侯府小姐的心思。

她想嫁六皇子,仅有六皇子自己相中她这一条路。

所以,她只能带着对邵北城英魂的愧疚,受着世人的鄙夷唾骂,想法设法引起六皇子注意,因为行事无状,还差点被容衡送去尼姑庵思过。

最后,峰回路转,她得偿所愿嫁入宁王府。

却始终难以放下心底对邵北城的愧疚。

怎能放下呢?

她一日在宁王府,就一日不会忘记她是如何成为宁王妃的。

也就一日不会忘记,她的所作所为,是怎样地对不住那年纪轻轻便为国战死在西北的少年。

十年不忘,耿耿于怀,终成心结。

上辈子,容钰统共见过邵北城两回。

一回是穆临渊带容华出京时,邵北城身带重孝前来送行,替国公府的老夫人带话给容华:“我家老太太说,容家大小姐贞烈高义,是我邵家对不住您。”

“若我二哥泉下有知,必定希望您珍重自身、好好活着。”

那时候,容钰本就哭得伤心,听了邵北城说的话后更是肝肠寸断,泪眼婆娑中她并未看清邵北城的长相。

只记得,他有一双星墨般的眸子,极清亮。

第二回,是在邵北城战死后、皇帝为他举行的国葬上。

少年将军躺在庄重的金丝楠木棺里,身上插满了箭镞,他身上的箭那样多,若是一一拔出,恐怕身子便会支离破碎。

这回,容钰看得很清楚。

是以后来,她追思了十年的,正是躺在棺木中、闭着眼睛的邵北城。

十年歉疚,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这双星墨般的眼睛。

原来,他不仅有星墨般的眼睛,还生得这般清峻。

……

邵北城从床榻上起身,走到方桌边,拉过空着的条凳坐下,举起方桌上的茶壶、隔空就着壶嘴喝了口水,这才看向一直呆呆愣愣盯着他看的小姑娘。

小姑娘个子不高,脸庞圆润,又梳着个圆髻,是个朴实圆润的小姑娘。

容钰并不知道邵北城对她的印象,她盯着他入了神,听到穆临渊打趣的话后才回过神来。

穆临渊说,“北城,待你将来上了战场,若那些辽人见了你也如这个小姑娘一般……是否便是古籍上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邵北城回他:“若是那般,大周便不必再练兵,征选些生得美貌的人送去西北便可。”

容钰不满地看向穆临渊。

她并非不满他打趣她是花痴。

相反,多亏有他这番打趣。

否则,若要她自己解释一味盯着邵北城的行为,便是逼得一个内心沧桑的妇人,不得不用小姑娘那软糯的嗓音、扭扭捏捏地对邵北城说,“小女一味盯着公子看,是因为公子生得俊”之类的话。

真真难以说出口……

她不满的是,穆临渊话里的另一半内容。

若辽人见了邵北城……

西辽蛮子不会因为邵北城的模样就对他格外宽容。

容钰想到上辈子邵北城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箭镞,正要开口反驳穆临渊,却听见邵北城问她:“小姑娘,临渊拿着婚书登你容府的门,你觉得他要的是什么?”

容钰看向邵北城,与他星墨般的眸子对上。

她心里百转千回,少年看她的眼神却很是冷淡。

容钰心里不禁有些唏嘘。

毕竟,她对他所有的心思:

上辈子对他的愧疚,如今再见到他的激动,对他的敬佩与悲悯……

两辈子,他都不知道。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