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章节>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第一章相救

更新时间:06-29

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

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第一章相救 夜深沉 著

连载中夜深沉 耿美小说

“奉天承命,皇帝诏曰,镇国大将军结党私营,通敌叛国,判株连九族之罪,三日后问斩,钦此!”一道无情的圣旨,赔上了苏家满门忠烈性命。她是镇国府嫡女,被父兄死死护送了出去,她亲眼看着最爱的人处斩了她的父兄。她为了最爱的人哭着求父亲同意婚事,她将那个男人送上了高位,可最后,这个男人成为了诬陷她满门的凶手!逃亡的路上,她遇到了萧王。只要他能助她复仇,她愿叛国!用昏君的血祭奠她苏家满门!她用尽手段除尽萧王后院眼线,乱朝堂祸朝纲。步步为营,多少君王因她绝色之貌挥军而下。江山、美人、复仇、心计……这一场乱世纠纷,因她而起……...

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第一章相救在线阅读:

主角叫作苏倾城苏泠鸢苏大小姐小说名字是《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此书为网络作家夜深沉为大家带来的最新幻想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跪下!”侩子手无情的将数人一一踹跪在地上。身后的族人悲痛哭泣。镇国将军始终一脸淡然,不卑不亢。

北国市集。

苏泠鸢弄乱了自己的头发,脸上扑了一层灰。

她在身上裹了一层破布,隐匿在人群中。

她的小手轻轻抹去眼角的泪痕,她的父兄,今日便要被处斩。

整个苏家,唯有她逃了出来,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就算被发现,她也要来见父兄最后一面。

街道的法场,聚集了看热闹的人群。

“镇国将军一家忠心为国,怎就落了这个下场。”

“是啊,世道不伦,可怜了苏大小姐,小小年纪,何错之有!”

人群中,传来了痛惜和怜惜的言语。

苏泠鸢低着头,听到他们说的话,红肿的眼睛里蒙上一层薄雾。

爹爹,兄长,你们对北国的的付出,百姓都比陛下看得更清楚!

禁卫军的脚步缓缓走来,身后囚车上关押着苏氏一门。

轰隆隆的囚车驶过,镇国将军父子三人,手上被锁链磨出了血痂。

看着父兄满身是血的样子,她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扼住,痛不欲生。

父兄在监狱这是遭受了多痛的刑法折磨!

围观的人一下子涌了上来!

有数落的,有悲痛的。

她被人群推搡着,跌倒再爬起,追上,再跌倒,再爬起……

反反复复,直到囚车停下。

“跪下!”

侩子手无情的将数人一一踹跪在地上。

身后的族人悲痛哭泣。

镇国将军始终一脸淡然,不卑不亢。

两个兄长亦是眼神坚定淡然,丝毫不惧!

这时,监斩台上,缓缓走来一个身着蓝紫色袍子的清朗身影。

苏泠鸢轻轻一瞥,手紧握成拳,布满血丝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他!

言子毓!

他竟是监斩官!

在他落魄之时,是苏家施以援手。

他谋求高位后陷害于苏家满门,如今竟能心安理得的坐在上位处死他们!

言子毓,你好狠啊!

苏泠鸢的眼中泛着泪光。

当初父亲极力阻止他两在一起,是她愚昧不听劝。

她甚至以性命相要挟,最终如愿。

连累家族至此,都是她的错啊!

“奉天承命,皇帝诏曰,罪臣苏远城……”

太监尖锐的宣旨声传的很远,后面说了什么,她统统听不到。

她睁着通红的双眼看着表情淡然的父兄。

不,不要!

言语卡在喉咙口哽咽,她想要喊,却喊不出来,含着泪的眼眶涨得通红。

这时,兄长看到了人群中的她,满脸疼惜:“小妹……”

兄长的脸上布满担忧,这傻丫头,怎么又跑回来了!

父亲听到,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对着人群中的苏泠鸢轻轻摇了摇头。

就在言子毓顺着视线看过去的那一刻,苏远城失声大笑。

“我苏家一脉对得起天地,对得起北国!”

众人静了下来。

苏远城通红的双眼盯着言子毓,随后扭头,心疼的看了苏泠鸢一眼。

“你们都是为父的好儿子,今日一去,无愧于天地!”

活——下——去!

最后苏远城用口型对苏泠鸢磨出了活下去三个字。

说完便闭上眼,淡然赴死。

“斩——”言子毓修长的手一挥下,眼前一片血光……

不!

苏泠鸢泪腺决堤,眼前一片模糊。

揪住的心脏,窒息般的破碎。

“鸢儿,去找来京的西陵皇子,可保你一命,生生世世都不要回来,更不要报仇!”

她被护送出来之时,这是苏远城最后对她的嘱托。

只是,爹爹对不起。

苏泠鸢抬头望天,泪水含在眼眶里。

爹爹,兄长,只要鸢儿活着,必报此血海深仇!

此时,六月天,漫天飞雪。

雪光覆盖了整片血地。

“六月飞雪,镇国公冤啊!”

人群中,有人为镇国公哭诉。

苏泠鸢悲愤不已,一口郁结的鲜血夺口而出。

这时,言子毓注意到了人群中的苏泠鸢。

即使她打扮得再普通,也掩盖不住她的倾城之貌。

“抓住她。”

冷冷一声令下,几个禁卫兵向苏泠鸢冲了过来。

百姓顺着方向看见了用衣袖挡着脸的苏泠鸢。

有些曾经被她帮助过的人,很快就认出了她。

“好像是苏大小姐,是苏大小姐!”

“苏小姐平日待我们不薄,我们不能让她被抓到!”

百姓纷纷让出一个口子,轻轻伸出手将她推出去,挡住了来兵为她争取时间。

“苏小姐快跑啊。”

百姓们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禁卫兵的去路和视线。

“大胆,你们不要命了!”

禁卫军凶狠地将百姓推搡在地,拔出刀剑威胁:“帮助逃犯,同罪诛之!”

“苏小姐快走啊,不要管我们!你若不走,就是对不起大家啊!”

百姓们用手挡住禁卫军的刀剑,任卫兵怎么无情的捶打也不松手。

身体羸弱的老人,经不住捶打吐血晕了过去。

禁卫军看着眼前低贱的庶民,拔刀无情斩杀,血溅一地。

如此,百姓还是为苏泠鸢争取一分一毫的时间。

禁卫军将拦路的百姓都杀了,整片法场都是惨叫声。

“北国有镇国将军,我等才能安居乐业,有苏大小姐的仁慈,穷人才得以温饱,今日我等血溅当场,以报此情!”

苏泠鸢不忍地咬紧了牙关,眼角含泪,转身快速离开。

谢谢大家挺身相助,我苏泠鸢有朝一日定不会辜负大家今日之举!

她快速冲出人群,脚步踉跄。

去驿站,她要去找父亲所说的西陵皇子。

她跑到驿站之时,正逢一个金玉镶顶的轿子准备离开。

她心下一动,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小女子求见王爷!”

马儿一阵受惊,车夫用力拉住了缰绳。

“大胆,不要命了你!”

“小女子求见西陵九王爷!”

“哦?姑娘是何人?”淡淡的声音从轿中传出。

“小女子苏泠鸢,家父…苏远城,大哥苏清皓,二哥…苏……”

苏泠鸢声音渐渐哽咽,车内寂静一片。

“进来吧。”淡若的声音仿佛带着一声微弱的叹息。

苏泠鸢心头一松,挣扎着爬上马车。

车内一双白皙如玉的手向她伸过去。

苏泠鸢愣了一下,他握住她冰凉的手,轻轻一拉,她跌入了温暖的车厢。

男人一身淡青色衣袍,斜卧在车内软榻,眸光如琉璃。

“姑娘与我初识,怎知我是西陵的九王爷?”

苏泠鸢抬眼看向男人琥珀色的眼眸,她记得父亲曾说过。

西陵有一皇子天生异瞳,所以不得皇储之位。

“西陵王有十一子,八子封王,异姓之王有三,西陵王宠爱九爷,将其册封为萧王,却将太子之位给了十一王爷,只因……”

苏泠鸢缓缓分析:“只因,九王爷天生异瞳!”

空气突然安静。

人尽皆知,西陵七皇子虽得盛宠,却只是个王爷。

因为他的生母,是低贱的歌姬。

洛羽寒冷笑:“你倒是真敢说。”

“镇国大将军之女苏泠鸢果然不凡,作为北国第一美女的确美而出尘,只是……”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美的出尘的女子:“我为何要救你这罪臣之女?”

红肿的双眼,即使尘土扑面,她那清丽的眸子,含着泪珠的样子也无意的撩动人的心弦。

苏泠鸢眼神黯淡,此时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我知晓北国皇室机密,边境布防图亦是了如指掌!先父生前亦对王爷有恩,王爷幼年遭受伏击,若非父亲,王爷早已身首异处,现在小女身处为难关头,王爷若不出手相救,便是忘恩负义!”

苏泠鸢看着他的俊颜,燃起最后一丝希望。

只要他肯收留自己,她便能在这风声紧密的京都保住生命,有机会为父兄报仇!

她要查出背后的指使人,将她的痛千倍百倍的加在那人的身上!

男人忽然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要叛国?”

“是!”

苏泠鸢眼角滴滴泪珠滑过,眼神坚定的样子犹为让人心疼。

皇帝不仁,不信她苏家满门忠烈,将苏家株连九族!

父兄已不再,北国只剩下了昏君和负心人,她还有何眷恋?

这时,追赶苏泠鸢的禁军赶了过来。

西陵侍卫拔刀相向:“放肆!”

“我等奉命抓捕逃犯,尔等若包庇,本将军连你们一起抓了!”

禁卫军统领拔出了配剑,眼神凶狠,身后的数十名禁卫军将他们围的水泄不通。

“何人?”洛羽寒淡淡的声音从轿中传出。

为首的西陵侍卫转身走到轿前,单膝跪下:“主子,是北国皇城禁卫军。”

洛羽寒掀起轿帘,露出自己的俊颜:“北国真是好客,这是打算留本王多呆几日?”

“不知是西陵贵客,请王爷恕罪,不要为难小的。”

“这里没有你们要抓的人,你们且往别处去搜便是。”洛羽寒微微掀起轿帘。

待禁卫军首领仔细往里探的时候,他淡然的放下了轿帘。

禁卫军首领自然也不敢再冒犯:“多谢王爷。”

待他们离去,马车往城门方向走去。

“此后,世上再无苏泠鸢,倾城,便是你的名字。”

“谢王爷赐名。”

苏倾城望了一眼身后渐渐远去的北国街道,眼神黯然。

这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国啊,终有一日她会回来报仇雪恨!

马车三日颠簸,终于到了西陵萧王府。

“王爷…王爷回来了!”

苏倾城还未下车,就听到了众多女子的声音,她轻轻探出头。

一群女子正围着洛羽寒。

她心中一惊,洛羽寒如此正派的人,竟然后宫如此之多的莺莺燕燕?

“王爷…王爷……”

“王爷,妾身炖了燕窝莲子羹…”

一个女人还没说完,就被其他人挤到了身后去。

“王爷,屋外冷,来妾身屋里暖和一下吧!”

洛羽寒并没有理会这些女人,而是淡漠转身向苏倾城伸出手。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