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科幻 >快穿之我信了你的邪

更新时间:06-27

快穿之我信了你的邪

快穿之我信了你的邪 妫沐 著

连载中 妺喜,自由发挥,沐尚兮 耿美小说

无cp,女主向妺喜在领奖的时候被一个系统给绑定了。这个绑定自己的系统居然是个小孩子,但妺喜觉得无所谓,反正系统嘛,芯片都差不多,没啥好挑的。可是妺喜错了,这不是系统,这是来要债的,你见过谁家系统会变成个孩子,成天跟在宿主后面喊***。天堂作为刚刚持证上岗的系统。觉得自己很成功,因为自己的第一个宿主不仅人长得好看,还心地善良。妺喜: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热爱生活的好公民,你要保护我哦!系统:好的,我会保护好你的。妺喜:我是一个四讲五美,不会动粗的人。系统:没事儿,我们不用动粗。后来,系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满口遵纪守法、四讲五美、不动粗的宿主,一刀捅死了反派boss。然后拿出一摞法条,问气运之子要选文的还是选武的。气运之子战战兢兢地选了文,结果妺喜一摞...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家好,今天为读者朋友们推荐一本女频类小说,名字叫《快穿之我信了你的邪》,是著名网络作家“妫沐”的作品,这本小说的围绕“科幻空间”来展开,属于科幻空间类型的小说,喜欢女频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快穿之我信了你的邪》讲述的是:[龙氏集团继承人名草有主,云城名媛芳心尽碎]

清晨。

唐韵和妺喜正在吃东西,门外就进来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冷艳美人,是原身沐尚兮的母亲。

“别管我,你们继续吃东西吧。”沐母说完,径直走向餐桌。

餐桌上,沐母与妺喜淡定的吃着东西,唐韵则在一旁坐如针毡。

沐母她本来是在国外处理生意,听闻了龙函之的事情,急急忙忙把事情交代给副总,连夜从国外赶了回来。

“这位是?”沐母看了一眼唐韵,示意妺喜介绍一下。

“这是唐韵,我的……”

妺喜这一停顿,差点儿没把唐韵吓出病来,生怕妺喜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忙打断了她,“伯母你好,我叫唐韵,是沐尚兮的好朋友,好朋友。”

md,昨天才被包养,虽然是开玩笑的,自己也没当真。

可是第二天就见家长,这叫什么事儿啊

“我的好朋友,京都唐家的女儿。”妺喜接着说完,戏谑的看着唐韵。

看见妺喜看自己的眼神,唐韵就知道她被耍了,狠狠地瞪了妺喜一眼。

“京都唐家,不知唐老爷子近来可好?”沐母说完,继续吃东西。

“我爷爷身体很好,多谢伯母挂念。”唐韵说完,把头埋下去,努力吃着东西,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小兮,吃完东西来书房一趟。”沐母吃完东西,放下叉子,优雅的擦了擦嘴角。

“好。”妺喜从食物中抬起头来。

然后快速的吃完东西,去找沐母。

书房。

妺喜站在书桌旁,头一直低着,看着脚尖。

“龙家那小子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沐母优雅的坐在椅子上,问。

“知道。”

“你有什么打算吗?”沐母也不绕弯子,直接问妺喜。

“暂时还没有。”妺喜抬头,眼神真挚的看着沐母。

“既然没有打算,就好好想想要怎么办,别怕惹事,更别委屈了自己,京都那位旧病复发,你爸抽不开身,我是专门回来给你撑场子的。”沐母说完,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她昨天连夜交代好手上的事情,然后就忙着回来,根本没顾上休息,现在很累了。

妺喜走到沐母身后,力度适中地给沐母按摩着。

“对了,唐家那姑娘怎么回事?你之前和唐家的那姑娘根本没交集,怎么突然就把人带回来了?”沐母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我动玉佩了。”妺喜知道瞒不过,规矩的站到了一旁。

“玉佩……动了就动了吧,反正将来也是你的东西。”

……

妺喜一从书房出来,唐韵就凑到妺喜身边,说:“你***气场太强了,吓死我了。”

“就这么点儿胆子,昨天晚上那嚣张拨扈的劲哪儿去了?”妺喜好笑的看着怂的一批的唐韵。

明明长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嘴上也是满嘴跑火车不着调的人。

一见到长辈,就怂成狗。

“那能一样吗?昨天的龙函之他们是同辈人,你妈是长辈。同辈人面前我怎么嚣张拨扈都行,要是在长辈面前嚣张拨扈,那我就是自寻死路。”

唐韵说完,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况且你妈那气场两米八,我要是敢放肆,我看都轮不到家里的长辈来教训我,你妈一个眼神就能把我给灭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识时务的。”

“那是。”

……

吃完早餐不久,唐韵就麻溜的收拾东西,抱着团子回宠物店了,说是什么放不下店里的小可爱们。

临近中午。

妺喜正在健身房和广白‘愉快的’玩耍时,小李来找妺喜,说龙老爷子带着龙函之登门拜访。

妺喜让小李看着广白,自己去会客厅。

还未进门,妺喜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与中药味。

这不怪她,原身是个医学狂人,对味道极其敏感。

妺喜有些奇怪,加快了速度。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头花花白的老者一脸愧疚的看着原身的母亲,而龙函之正端正的……跪在沙发旁边。

血腥味和中药味就是从他身上传来的,看来昨天龙老爷子没让他好过。

老者看见妺喜来了,满脸慈祥的向妺喜招招手,说:“小兮啊,快过来,这么久不见,都出落得这么美丽了。”

妺喜微笑着走过去,有礼貌的和龙老爷子问过好,坐到了沐母身边。

龙老爷子这个人待原身极好,当初原身出事的时候,要不是龙老爷子已经去世,原身也不可能被龙函之弄到那个地步。

所以原身与龙函之的事情,没必要牵扯到这位老人。

“小兮啊,爷爷没教好函之,让他在外面拈花惹草,招惹是非,爷爷对不起你啊。”龙老爷子满脸愧疚的看着妺喜。

“没事的,龙爷爷,这和您没关系。”妺喜回以微笑,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女孩。

“爷爷没有教好函之,让你受委屈了。”龙老爷子心疼的说。

“没事的,龙老爷子。这函之年少轻狂不知事,偶尔犯点错也是无伤大雅的。”龙老爷子姿态放得极其的低,反倒让想要找茬的沐母无从下手了。

龙老爷子见妺喜与沐母如此深明大义,越发觉得自己孙子不成气候,起身一脚踹到龙函之身上。

“你个不成器的,什么时候,能学学小兮,我就是死也能瞑目了。”

龙函之毫无防备的被龙老爷子踹了一脚,直接被踹趴到了地上,却极为隐忍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妺喜能看出来龙老爷子那一脚是使了力气的,而龙函之受了一脚,也没有吭声,妺喜不禁怀疑自己昨天见到的龙函之是不是被掉包了。

还是说,这个世界的大人的都是有威严加成的?

不管你在外面多牛逼,回到家里依旧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孙儿知错。”龙函之重新爬起来,跪的笔直。

龙老爷子冷哼一声,对龙函之说:“你不该和我认错,你该和小兮和你沐伯母认错。”

“是。”龙函之转身,对着妺喜和沐母说:“小兮,伯母,我错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妺喜认真的看了看,拳头没有握,脸上没有不甘,说话没有咬牙切齿,不像是被逼的。

可是这龙函之昨天才和林笑笑卿卿我我,为了林笑笑一掷千金,今天就能心甘情愿的来登门认错?

不管别人是如何想的,妺喜是不相信。

但是不管怎样,人家家中长辈亲自领着来认错,并且态度良好,该给的面子里子都给足了,沐母就算是在生气,也不可能做的太过了。

沐母扶起龙函之,让他坐到沙发上,说:“龙老爷子,函之,这个事情我是能原谅,但是这是小兮的婚事,受委屈的额是小兮,该怎么决定,还是要看小兮的。”

沐母与龙老爷子齐刷刷的看着妺喜。

“小兮,你看……”

妺喜本来在旁边看戏的,谁知道这烫手的山芋一下子就丢到了自己手上了。

妺喜懵逼的看了看沐母,在看了看龙函之与龙老爷子。

“嗯……这人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我这心,已经被函之哥哥的行为伤到了,我觉得我们的婚约,就到此解除吧,我也不打扰函之哥哥与心爱之人双宿双飞了。”妺喜说着,伤心的低下了头。

“沐尚兮,你……”龙函之想说些什么,被龙老爷子一巴掌打断了。

“你个不孝子,给我跪下。”龙老爷子让龙函之跪下,转身安慰妺喜,说:“小兮,你函之哥哥已经知错了,并且他与那个女孩没有什么关系的,我都已经问清楚了,你再给你函之哥哥个机会吧。”

妺喜虽然只见过龙函之两次,可是原身记忆中的龙函之,一直都是高冷精英范儿。

至于自己见到的龙函之,一次是游戏人间的富家子弟,一次是天凉王破的无脑霸总,哪儿像今天这样,怂成这个鬼样子。

hhhc,这个怂样儿不搞事情都对不起自己。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