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科幻 >合同不让谈恋爱怎么办

更新时间:06-27

合同不让谈恋爱怎么办

合同不让谈恋爱怎么办 星水云茜 著

连载中 孟婷,尹明,齐荣 惊悚恐怖

穿越版:逗比女主为爱辗转穿越的轻松日常。尽管在空间里被boss套路,偶尔还有小妖出没,回到现实也很反常,她总能化险为夷。但穿越合同规定不能恋爱,两次穿越后见到男神,她该如何取舍?本文总体轻松,偶尔沙雕(尤其序章,不喜可跳过)。so,这就是篇爱情小白文?Nonono,仙女为何迟迟不露真面目,妖精为何锲而不舍?到底是什么让众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也许故事背后的故事,更值得探寻……看到古风封面进来的读者不要惊讶,那是为了纪念某个角色而已。轮回版:他为她用最后气力,种花海云桥;她为他求多生相伴,燃尽妄乐草。可一曲“灯烛乐”响起,那滴泪却难开情关。是缘分仍浅,是锦瑟无端?这一世,终要拨开这云烟……...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都在找星水云茜作者的小说《合同不让谈恋爱怎么办》,《合同不让谈恋爱怎么办》是一本科幻空间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科幻空间”来展开,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小说吧:松江大学里华灯初上,雪花烂漫。

“雪是轮回淡忘的记忆,月光微凉,越加迷惘……”

广播里空灵婉转的旋律月色一般飘荡,孟婷自然而然地跟着轻轻哼唱。

此时明月与冰灯同辉的小松林,景致虽不是仙境,却和这种曲风也十分相配,于是情不自禁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全景照片。

“完美!”

看着照片,孟婷终于想起的确是少了一个兰花形灯罩。

“瞄——”

正纳罕,回头,一只胖嘟嘟黄白相间的大猫正叼着兰花形灯罩上的提绳儿。

“小黄儿!”

小黄儿是地质楼的勤奋旁听生,也是莘莘学子餐厅的常客,老师和学生都喜欢分它一口儿吃的,是学校里的明星猫无疑了。

孟婷没想到自己藏得这么隐秘的东西被小黄儿给掏了,但小黄不仅主动自首,还给她带了礼物。

喏,灯罩里黑得像煤球似的果子,不是礼物是什么?

“这是哪个坏蛋把冻梨给你了?”孟婷把手机放一边儿,提起一个冻梨,拍拍小黄的脑袋。“你是不是咬不动才想送给我啊?”

孟婷装出一副“吓猫”的嘴脸。

“那你就找对人了,这个硬吃的话,得牙口好,要不啊,你就得把它放水里,等水里结出一层冰,你再把冰剥下来,再一口咬下去,呵!又甜又爽!我小时候最爱的就是冻梨了!”

“爱吃我可以送你啊,不与而取就是盗了吧?”

黑乎乎一片少有人来的树林中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

盗?!

孟婷一惊,脑袋飞速却并不周全地转了一圈儿,把手中的梨扔了出去。

紧接着就听见“啊”地一声大叫。

不会吧,投篮十回就能中两回,这回怎么就这么准呢?

孟婷预感不好,不禁紧鼻子瞪眼用小拳拳比划小黄:“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小黄儿才不吃眼前亏,见堪比它半个脸大的拳头在眼前乱晃,连忙非常不负责任地一窜没影儿了。

这下孟婷彻底傻眼,小黄儿做贼一走了之,她就是有理也不说不清了。

而且她砸了失主不说,还把证据一并扔了过去!

不行不行,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之地,她能想到的只有走为上!

顾不上收挂在树上的灯,她猫着腰准备开溜。

不过才抬脚就听见那人又喊上了。

“帮我一把吧,要不我得冻死在这儿了!”

孟婷疑惑地收住脚步。“刚才还兴师问罪,怎么现在又让我救他?”

小松林里静悄悄的,要不是能听到外面的广播,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这就蹊跷了,冬天在这小树林里,她就没见过有人,难不成是哪个棵老树成了精?

她忽然想起奶奶说晚上有人叫你,不要随便答应,尤其是在黑漆漆的地方……

正自己吓唬自己,一阵小风打着转刮过。

“啪嗒”一声,一个长刺的东西砸在她头上。

“啊”!孟婷吓得一声大叫,感觉后脖颈扎得很,却一动不敢动。

“怎么了?”

惊慌间,竟听到那人的询问,害怕顿时消散不少。

至少说明不是他在作祟,而且还在精神上支持她!

可惜她吓得不敢大声回复。

壮着胆子把手摸到脖子上掏出不明空降物,月光下,一个颗细松枝上还沾着凉凉的雪花呢。

虚惊一场。

孟婷知道自己紧张过头了,深吸一口气重拾智商。医学生的职业素养,或者说天生的狭义之心也很快重新占领了高地。

能帮一把帮一把,雪地里冻久了不出人命也得冻伤。

只不过时间和地点对她来说多有不便,孟婷按兵不动,先查证一番。

“我没事儿,也可以帮你,但是你得说清楚你是什么人,寒天冻地的,你到这来干嘛?”

马上她就得到回应。

“没问题。我家就住在这附近,听说自然环境中冻的梨好吃,就挂在这儿一些,没想到刚才来收,被人吃了不说还被人砸了,我一不小心就掉在干湖里了。”

那人说话语气竟然没有抱怨气,孟婷听了甚至觉得这人应该很斯文,只是傻狍子属性盖章无疑,不就几个冻梨,非得挂这儿?

不过也算他倒霉,挨砸就挨砸,竟然那么巧就掉到干湖里。

孟婷算起来这事儿四舍五入也有她一份“功劳”,她还真得管。

“原来是这样。”

孟婷故意粗声粗气,给自己壮胆也威吓对方(虽然她原来的声音就挺粗):“救人天经地义!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得说清楚,才能帮你。”

“好,你说。”对方没得选。

“冻梨是学校的流浪猫叼给我的,不是我偷的,而且我也没吃,我正教育它的时候,你突然说话,我才吓得把梨扔出去,黑咕隆咚的我根本看不清,哪想到那么巧就扔到你了,所以一会儿我把你拉上来,你可不能不明就里,恩将仇报!”

“好,我保证好好谢你。”

那人相当痛快。孟婷听着却有点儿方:嗯?确定不是反话?

孟婷连忙叫停:“不用不用!咱们说清楚了就行。”

说完有些后悔,他要真是个计较的人,说这些都是白搭。但对方马上否定她的推测,打包票道“放心吧,我有恩必谢。”

又来了!怎么跟她一个德行?

孟婷暂且把这些争论放一边儿。实际上这些都是小事儿,重要的是现在这里黑漆漆一片,怎么说一个女生单独面对一个陌生男子的时候,该有的警惕还是要有。

既要做好人,也要有防备,于是把她的工具刀悄悄放在兜里,小心挪步向更深处试探。果真往前一点儿就是东湖的位置,只是积雪深厚,湖面已经被雪填得和地面一般平,看不出区别,而且白花花一片,根本没见着人,只能发问。

“你在哪儿呀?我怎么没找着你啊!”

“这儿呢,我都看见你了!”

孟婷顺着声音往下一瞧,我滴个天,雪地里露出的小脑袋像是一块奶油蛋糕里钻出一个圆滚滚的小田鼠,正摇摇晃晃向她昭显自己多happy。

当然,这是孟婷强行开启十级可爱滤镜之后的效果。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