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仙侠 >醉仙葫

更新时间:06-27

醉仙葫

醉仙葫 盛世周公 著

连载中 杜成金,应熊,钱半仙 阴婚冥婚

小道士青阳从小被江湖奇人松鹤老道收养,跟着师父浪迹江湖,后师徒二人被仙师逼迫进入密地探宝,无意中激发师门宝物醉仙葫,师父冒死为徒儿盗取开脉丹与长生诀,青阳从此踏上修仙道路!凡人流小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精彩章节试读:

作者叫的小说是《醉仙葫》,《醉仙葫》是一本仙侠小说,目前,《醉仙葫》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的围绕“仙侠”来展开,小说第一章是“第一章:肥羊”,喜欢仙侠小说的读者朋友们不要错过这本优秀的小说哦,小说的内容是:听空寂大师提到开元府的猛虎帮,其他人也顿时开了窍,杜成金道:“那猛虎帮一直对我们西平府的地盘虎视眈眈,莫非他们终于做出进攻西平府的打算,这次准备把我们都聚集起来一网打尽?”

后面是一个精壮的汉子,一身杂色的土布短打装扮,手上拿着一柄扁铲,肩上还背着一把短镐,一圈细绳缠在腰间,浑身上下灰扑扑的,就像是刚从墓穴里爬出来一般,不是那盗墓贼杜成金又是谁?

不过此时的钱半仙被人追的上气不接下气,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瘦弱的身子犹如风中残烛,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毙在地上。那钱半仙看到松鹤等一群人过来,犹如将要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叫道:“救命啊,前辈救我。”

杜成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气喘吁吁地,只是凭着肚子里的一口气,才没有被那钱半仙给甩掉。杜成金也看见了松鹤等人,脸上不由得一丝遗憾,不过大仇当前不能不报,杜成金也冲着众人道:“几位前辈,这是我与姓钱的之间的私人恩怨,这一次非要分个生死不可,希望你们不要随便插手。”

看着正在追逐的两人,青阳心中满是稀奇,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不过他只是江湖后辈,这种场合还得是师父松鹤老道说话。

一个求救,一个不让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这让大家就有点为难,不过这里毕竟是西平观,青阳师徒不能不管不问,于是松鹤干咳了一声,说道:“两位都是江湖中人,有什么仇恨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呢?”

终于有人愿意伸出援手了,那钱半仙满脸都是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这家伙上来就杀招,就跟疯狗一样,若不是我的轻功比他稍好一些,早就成了他的铲下亡魂。”

听到钱半仙撇清的话,那杜成金顿时怒不可遏,喝道:“死到临头还不承认,真是气死我了,这一次我非要打死你不可。”

杜成金说完,抡起手中的扁铲就朝着前面的钱半仙砸去,那钱半仙虽然向着大家求救,却并没有完全放弃对杜成金的防备,眼见对方又要动手,他连忙调头拿起自己算命的招牌抵挡了起来。

转眼之间两人就打了起来,松鹤老道连忙劝道:“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先别忙着打啊,谁是谁非总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吧?”

“我是真不知道啊!”钱半仙叫屈道。

杜成金对钱半仙的态度恨得牙根痒痒,却一时半会儿又拿对方没有办法,只好恨道:“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知廉耻的人,既然你跟我耍无赖,那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揭开你那无耻的嘴脸。”

见杜成金终于肯解释缘由了,松鹤总算是松了一口,那钱半仙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掩饰,也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杜成金放缓了手中的攻势,冲着钱半仙冷哼一声,道:“上个月你找到我,说是打听到一个秘闻,西平城一家破落户的祖上曾经非常富有,祖墓里陪葬了不少好东西,让我跟你联手一起做上一票,得到好处五五分成。这件事你总还记得吧?”

联手做上一票?得到好处五五分成?青阳撇了撇嘴,挖坟掘墓是极损阴德的事情,就算是江湖人士也很不齿,官府抓到了也是杀无赦的罪名,他一直只听说这杜成金是盗墓为生,没想到这钱半仙暗地里也做这个,这两人真是一丘之貉。

钱半仙似乎没想到杜成金会提起这件事,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由得老脸一红,道:“这件事是我找你的不假,可后来不是没干成吗?这也怪不得我啊。”

杜成金原以为面对自己的质问,钱半仙总该承认了吧?谁知道对方竟然轻描淡写的就否认了,他几乎被气疯了,红着眼道:“你……你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从墓中挖出了那么多好东西,你竟敢说没干成?你是不是要把东西都赖掉?”

“我赖掉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得到啊!”钱半仙道。

见钱半仙还不肯承认,杜成金转头向着大家道:“都是江湖中人,你们给评评理。我和他一起做事,自然应该是共进退的,结果他在外面望风,发现有人来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卷起宝物就跑了,害得我被人堵了个正着,受尽了打骂与折磨,若不是我还有几手保命的手段,找机会逃了出来,这一次就彻底栽了。被人抓住也就算了,出来之后我去找他分我应有的那份,结果他一躲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若不是这次正好遇上,还不知他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听了这些,青阳与松鹤等人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两人一起盗墓,钱半仙卷了好处躲起来,害的杜成金自己被抓。盗墓不是什么好事,这两人完全是狗咬狗一嘴毛,不过江湖人士讲的就是一个道义,黑吃黑就有点伤人品了,这钱半仙做的确实不地道。

于是大家看向钱半仙的目光顿时就有了一丝不屑,那钱半仙一看不妙,连忙解释道:“我真的冤枉我了,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本就胆战心惊的,发现有人过去,吓得赶紧逃走,不光忘记了通知墓中的你,那些东西都没来得及拿。后来我怕被人找上门,在乡下一个多月没敢露面,真不是故意躲着你的。”

钱半仙话音刚落,杜成金就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之前我明明把东西都交给你了,那些抓我的人也没有得到,现场也没有留下那些东西的踪迹,除了你还会有谁?”

钱半仙无奈的两手一摊,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下你没话说了吧?下去干活吃苦受累的是我,被堵在墓中抓到的也是我,挨打受罪的还是我,好处都被你占了,我却连根毛都没得到。没想到你钱半仙竟然是这种小人,这次你撞到我的手里,我绝不会放过你!”杜成金红着眼睛道。

到底是钱半仙贪污了两人盗出的东西,还是杜成金冤枉了钱半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松鹤与皮应熊虽然认识二人,却对他们的真实为人并不了解,也判断不出谁对谁错。

松鹤老道与皮应熊很是无奈,也不知道该如何规劝才好,不过那场中那两人却已经等不及了,杜成金刚说完话,挥起手中的扁铲,就朝着钱半仙身上横扫而去。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