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仙侠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更新时间:06-27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汉家枫竹 著

连载中 方长,周围,方长笑 耿美小说

读者大佬,是否厌倦了打打杀杀?是否厌倦了勾心斗角?是否厌倦了现实中的喧嚣?来这里,在荒野中,带给你不一样的修仙——只需体验三番钟,你就会喜欢上介本书。—————群:578391484...

精彩章节试读: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叫做《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的小说。最近更新的章节是“11、【断绝的水源】”,《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是作家“汉家枫竹”的小说作品,《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是女频类小说,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一下精彩章节:猴子骑着狗,来回帮忙运送细竹条。在白毛猴子心中,这位令猴敬畏的上仙,行为很是让猴费解,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前凑。

山村里大多数人,都不太看好沈阿牛能继续生存时,只剩下一个人还在寻找出路,那是沈阿牛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总是“跑山”的林海。

“跑山”是乡村俚语,意思是去山中讨生活。

林海在种田之余,总是会提着斧头进去,砍一些柴禾,去山下镇子里卖,得几文钱买油盐针线之类。

山村偏僻闭塞,对外交流主要靠不远处官道上路过,偶尔来借宿的行人,或者走村串镇的那两个货郎。

由于所走过地方、见过的人稍微多一些,在村民们眼中,林海一直属于很“有见识”的那种人。

对于好友沈阿牛所患病情,他一直不甘心。

知晓药材难抓后,林海从大夫那里问了各种药材模样习性,得知云中山里都有后,连田地都有些荒废,终日间上山寻找。

大家依然不看好这种行为。

“药材哪里是那么容易找的,况且阿牛还能不能撑到他找回药,唉……”每当提起此事,村民们总是会摇头叹气。

只有林海终日里,孜孜不倦进山找寻。

那天,在村口劳作和闲聊的人眼里,林海几乎是飘着回来的。

“咋了海子,发财了?还是捡到媳妇儿了?”旁边有性格浮夸的长辈笑问道:

“有药了!阿牛有救了!”

林海的话,引起了大家一阵躁动:“你找全了?”

“来不及细讲,我先把药给张大夫送去,等回来再与你们分说。”他说完,领着黄犬,就朝山下走去。

张大夫行医的地方距离挺远,需要走到官道,并沿着官道穿过山下小镇,才能在李家村到张大夫。

大夫将药材炮制完毕,让林海给沈阿牛熬了几幅,阿牛开始用药以后,病情大为好转,配合将养痊愈只是时间问题。

多余的药材留给了大夫,让一直缺药的张大夫甚悦。

而林海获得药材的过程,也渐渐开始传开。

这个好运的小子,得到了仙人赠药!

与此同时,仙栖崖上有真仙的说法也渐渐开始成为传言,成为村民们口中的故事。

而对于仙人本身,淳朴的山民们倒是不太在意,大家的想法和山村的生活一样简单:仙就仙呗,有仙是好事儿。

林海经常会来沈阿牛家照顾一下,看着朋友气色一天天变好,他打心眼里高兴,同时对那位“方仙长”更加感激。

沈阿牛病情渐好的过程中,对此欣慰的村人们也经常过来探望。

这天,林海在阿牛家照料的时候,隔壁的小娃娃林二狗钻了进来:

“阿牛哥,俺娘让我给你送两个鸡蛋来。”

二狗的姓名,明显是自家起的,虽然没有林海的名字好听大气,但很实用,因为能够从这上面方便的听出——他还有个哥哥林狗子。

阿牛在榻上不好意思的要拒绝,而林海上前直接接过:“回去替阿牛谢谢我大娘……诶二狗子你怎么这么着急走,急着下山玩儿么。”

“不是,海子哥。”林二狗停下脚步,“估计你还不知道吧,小溪出事儿了。”

“啊?咋了。”

“断流了。”

听到这话,林海赶紧将鸡蛋妥善放好,和阿牛说了一声,就拎着二狗子来到村外小溪边。

林溪村的溪字,就是来自这条小溪。

村里给林海起名的那位,在村民们眼中“有学问的人”,还曾经怀疑过,这个村子的真实名称是“临溪村”,只不过祖辈在县里登记的时候,可能写错了字,但这早已不可考,让那人一直引为憾事。

走到溪边,林海见小溪已经干涸,露出一片片鹅卵石,在阳光照射下,原本常年浸水的卵石,也渐渐开始发白。

“怎么会这样?”

林海问旁边的二狗,然后得知,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在溪边浣洗的人首先发现不对,溪水水位降低,然后变得腥臭,她们赶紧将衣服取出。

惊疑不定间,溪水在大家眼前断流。

对于林溪村来说,这是个噩耗。

山村外这条溪流,是大家日常生活的水源,做饭喝水洗衣喂牲口都指着它,但最致命的是,山脚梯田也靠此水灌溉。

人畜没水用,还可以走上几里路去山下河里担,田地没有水禾苗枯死,收成无着才是大祸事。

对此现象十分担忧,村民们自发组织了几个人,顺着溪谷向上游溯去。

直到上面的源头,却发现泉水也已经干涸见底,连出水口都不见滴水,留下一个石洞,看起来深不可测,面对这一幕,村民们愁眉不展。

几个探索者带回来的消息,让村里一片愁云惨雾。

林海带着二狗来到此处时候,正好碰上大半个村子的人聚在这里商议,甚至大家已经开始郑重考虑,面临这种天灾,是否要搬家或逃荒。

心情沉重中,他放下二狗,回到沈阿牛的住处。

将此事和阿牛一说,阿牛也变的沉默,两人相对无言。

“不想了,我先去熬药。张大夫之前说,喝完这最后一幅药,再歇一天你就能下地了。缸里水还满着,总会有办法的。”林海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得继续。

后面的沈阿牛忽然喊住了林海:

“海子,你这药是从仙人那里得来的,你说,仙人……会不会有办法?”

听到朋友的话,林海继续沉默,他生起炉灶,将药材小心从纸包里取出,放进罐子里,加水煎熬。

罐子里水花在翻滚,氤氲的雾气带着药香,弥漫在小院里。

火光映照在林海的脸上。

咬了咬牙,他下定了决心。

之前为了沈阿牛的生死,可以去求方仙长,如今是全村人的生死,豁出去又何妨!

端着药走到床榻前,林海对沈阿牛说道:“我去求一下那位仙长,如果求仙不成,大家只能搬走或者逃荒了。”

沈阿牛闻言,猛地从塌上支起身子,看着林海。过了几息,阿牛想到自己这幅样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又叹了口气重新躺下,对好友说道:

“注意安全……”

…………

……

从侧面翻上仙栖崖时,林海心中满是忐忑,他并不知道贸然来到这里,会不会触怒方仙长。

看见方仙长起身冲着这边微笑,似是等待自己过去,林海心中大定,继而大喜。

于是他快步奔跑过去,连随自己上来的黄犬,被之前所见那只猴妖,骑着奔驰下山,都丝毫未察觉。

听完林海的诉说,方长将其扶起站直,道:“你随我来。”然后他看了一眼在晾干的陶坯,带着身后樵夫,朝山下而行。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