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都市 >诸天垂钓师

更新时间:06-28

诸天垂钓师

诸天垂钓师 独我行 著

连载中 季晨,小胖子,小辣椒 幽默搞笑

小农民偶获垂钓系统,从此垂钓诸天,横行万界。耍天庭,闯地府,钓神兵,戏仙女。垂钓在手,天下我有!...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诸天垂钓师》,小说作者是“独我行”,内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都市”,喜欢的读者朋友不妨拜读一下,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12章孙子豪”,讲述的内容是:吃瓜群众心里也有点怨气,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季晨昨晚偷偷摸摸的回到家城,没敢和邻里打招呼,嫌丢人。

三年未归,老家的宅子已经满是灰尘和蜘蛛网,他从昨晚一直忙到现在才把卫生打扫完毕。

此时季晨整个人都累瘫了,腰酸、腿酸,像个死人一样手指头懒得动一下,四平八稳的仰躺在满是荒草的院子里。

“真特么悲催啊!!!”

大学毕业后,原本意气风发的季晨,打算在大城市闯荡出一片未来,结果倒好,几年混下来却是一事无成~~

没房,没车,没存款也就罢了,但在上周竟然还是失业了。

失去了大城市生存的基本生活保障,然后女友打电话告诉他,要和他分手~~

似乎所有倒霉事,一夜之间全落在了他一个人头上。

没办法的季晨只得夹着尾巴逃回农村了。

“哼,回农村又如何,我季晨一定混出个人样来。”

胳膊腿酸的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一动弹就疼得他龇牙咧嘴,但感叹了一句之后,季晨还是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嗯,先洗个澡,这一身难闻死了,臭烘烘的~~”

院子里有一口老井,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爬起来,进屋去找了木桶水盆还有毛巾,毛巾搭在肩膀上,有气无力的朝着记忆中水井的位置寻了过去。

院子长久荒芜,长着齐腰高的荒草,季晨走过去时心里瘆得慌,就害怕冷不丁的会窜出来一条蛇咬他一口。

一分钟左右,季晨就找到了曾经的古井位置,站在水井边上,季晨脸上表情微微有些错愕。

这一口荒废了很多年的古井,不知几丈深,井盖上面,长满了杂草,凌乱不堪。

可掀井盖后,里面的井水却干净的能照出人影来,不要说叶子杂草之类的杂物了,甚至连一丝泥土都没有,如同山间清溪。

“真是怪了,这井水怎么清澈透亮~~”

一般的古井,由于光线照不到的关系,都是是黑漆漆一般,但季晨面前的这口,仿佛有发光石一样,井水清幽幽的。

季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就懒得去想了,直接弯腰去打水,把水桶系上绳子后,把桶一点点的顺了下去。

咣当~~

哗啦啦一下水桶很轻易的就打满了,正在季晨费力的将水桶往上拉的时候,古井的水底,似乎闪过一道金光。

像是有什么发光的东西飞快的游了一圈,然后又不见了。

季晨皱了下眉头,是自己眼花了吗?

不对,刚才虽然是一闪而逝,可自己看的真切,那绝对不是幻觉,而是水底下,真的有什么东西。

他把水桶提上来就暂时放在一边,然后趴下来,趴在井口上,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水波微微荡漾的古井。

三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没有?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季晨暗暗皱眉。

就在季晨打算放弃的时候,水井下却再次金光一闪,同时一丝细微的声音传来。

“呱~~”

这一次季晨听到了,也看清楚了。

是一只金黄色的大牛蛙。

这只牛蛙有多大呢,有脸盆那么大。

只见这牛蛙在水面上一跃之后,就迅速潜入了水底,很快便不见了踪影,季晨估计是钻入水底的淤泥或者石缝中了。

“这么大的牛蛙还是第一次见,真特么大,不过,为什么会感觉有点眼熟呢?”

季晨愣了神,随后一拍脑袋,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想起来了!”

季晨记得小时候,他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有一次父亲提过一嘴。

90年代以前,禹王村有一种特产非常出名,这种特产是一种蛙类,名字就叫做——元宝蛙!

元宝蛙浑身都是是宝,价值极高。

在历史中也非常有名,还可以追溯到清朝早期。

据说那时,元宝蛙属于皇室的贡品蛙类,每年村里都是要捕获一些给官府。

按照村里老人所说,这种元宝蛙生下来就肉质鲜美,又有“皇气加身”,一钱肉便是一两银子。

但由于村里人的过量捕捉,后来这种蛙类渐渐消声遗迹,在村里都几乎绝迹了,没想到季晨家井下还有一只。

“可这也不对啊。按照那些老人所说,村里曾经捕捉过最大的一只元宝蛙,也才三斤重。再看看井下这只,脸盆那么大,这是八斤?还是十八斤?”

该不会这是一只成精了的元宝蛙吧?

做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季晨又觉得这个想法未免有点荒诞。

不过既然发现了这宝贝,季晨当然不可能熟视无睹。把水桶放到一边,季晨转身进了屋,不大一会就从老屋子里拿出来一根鱼竿。

这是一根普普通通的鱼竿。

鱼线也并不粗,季晨扯了扯,发现还勉强能用。

把鱼竿拿出来后,季晨又在院子里挖了几条蚯蚓出来,找了其中一条最大的当作饵料。随后便把鱼钩扔到井里,开始垂钓。

在井里钓鱼这种事,季晨还是第一次干。

季晨也没什么技巧,只打算用耐心多等上一会。

井下,水面很快恢复了平静。

自从季晨把鱼钩扔下去以后,那只元宝蛙的影子就消失了。

季晨也不急,反正他现在没事,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一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又是半小时过去~~

就在季晨等得发困的时候,他手里的鱼竿突然抖了一下,接着手里的鱼竿传来一股大力,鱼线瞬间就绷直了。

“上钩了?”

季晨忽的一下起身,眼神中闪着精光,慢慢将鱼钩缓缓提起。

确实如季晨所料,那只馋嘴的元宝蛙上钩了,无宝蛙被钓出了水面后,四脚乱跃。

“这家伙未免太重了,也不知道这根鱼线能不能坚持住。”

季晨心里没底,看着那细细的鱼线绷紧的像一根钢丝。这下要是鱼线断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而且下一次,这东西可未必肯咬钩了。

没办法的季晨只能加快动作,祈祷着这鱼线能多撑一会。

咔嚓~~

突然响起的脆响,在季晨耳中显得极其突兀。

太突然了,鱼线没断,可季晨手里的鱼竿却断成了两截!

“我去,这竿子也太脆了吧!”

好在季晨眼疾手快,看着断了一半的鱼竿笔直的向井下落去,直接伸手一抓,稳稳的将断了的鱼竿抓在手里。

一不做二不休,抓到半截的鱼竿的季晨,把鱼竿当作一头小牛犊子,不是钓鱼那样慢慢拉,而是直接往上拽。

三寸~~

十寸~~

很快,元宝蛙就在井口露出了硕大的头。

如季晨所料,这元宝蛙真的个头真不小,那一双眼睛,大的像小灯泡一样。四爪乱蹬,大嘴里发出刺耳的聒噪声。

或许之前是水底光线折射的问题,这家伙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大,但也有盘子大小,估计有七八斤重。

季晨一用力将它拽上了岸,一落地,嘴里叼着一根鱼线的元宝蛙就开始四处乱蹦哒。

“哼,还想跑?”

季晨干脆抄起了打水的铁桶,二话不说扑上去,用水桶直接将那元宝蛙整个盖在了铁桶底下。

咚咚~~

铁桶在响,元宝蛙不断的挣扎着,可却也怎么也跳出来。

把桶按住后,元宝蛙又在桶折腾了一会,实在没力气了,这才消停。

正准备放开铁桶的季晨突然感觉手有些疼,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手不知碰到哪里了,被划出了一条小口子。

季晨也没当回事,甩了甩手,一滴血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落进了身前的古井里。

原本平静无奇的井水里,一滴血如墨汁渲染开来,随后水面上就微微泛起了一抹光化。

“叮!垂钓系统开启中~~”

“叮。垂钓系统自动绑定~~”

连续两道声音从身后古井下发传来,吓得季晨一哆嗦,连忙向井里看了下去。

原本古井无波,清澈见底的井水里,似有一团乳白色的光华笼罩在水面上,看不真切。

“尼玛,这是闹鬼了不成!?”

季晨身冒冷汗,刚才他绝对没有听错,那两句机械般的声音如同从脑海深处发出一样,吓得他头皮发麻。

一阵秋风吹来,出了一身冷汗的季晨,被冷风一吹,衬衫湿哒哒的贴在皮肤上好不自在。

“稳住,别慌!”

“***,这年头怎么还会闹鬼?”

季晨不停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可一双腿还是轻微的颤抖着,慢慢凑到了古井边上,俯身低头往下一看,顿时又是心中一惊。

只见原本古井无波的水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漩涡。

漩涡如同陀螺般疯狂的旋转起来,渐渐变大,到了最后整个古井的水都在漩涡的带动下,如沸腾的开水一样,浮起一个又一个大气泡。

就在季晨目光落入古井的一刹那,脑海中第三次机械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如此的怪异,却又给人一种本该如此之感。

“叮,报告宿主。”

“垂钓已经系统绑定成功。”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