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都市 >东瀛警事

更新时间:06-28

东瀛警事

东瀛警事 余生欲折节 著

连载中 后藤田,藤田,小田昭彦 幽默搞笑

东大法律部出身的后藤田正树被发配为万年警部后奋战在刑事第一线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这本连载中小说《东瀛警事》是著名作家余生欲折节的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十二章凶手?”,这本小说的围绕“都市”来展开,最新更新的章节是"第一章后藤田正树警部",《东瀛警事》精选篇章:“我大概六点三十左右可以赶到。”后藤田看了一眼闹钟。

“吃饱了吗?”后藤田正树问着的同时将纸巾递给铃木飞鸟,示意她擦一擦挂在嘴角的酱汁。

仍旧红着脸的铃木飞鸟接过纸巾的同时微微抬起头看了后藤田正树一眼,看到他正眯着眼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马上又低下了头,她感觉自己的脸更热了。

小巧的脸庞配着黑色的长发,虽然说嘴角略微有些下垂显得有些乖僻,但是配上那双灵动的眼眸,再加上满脸的红晕,确实是可爱透了。

“我送你回去吧。”

心中这么想着的后藤田正树率先起身,向着拉面馆外走去,跟在他身后的铃木飞鸟低着头拉着他的衣袖,十足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来到拉面馆外才发现又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后藤田正树索性截了一辆出租车。

一直到livehouse附近,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实际上在之前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后藤田正树也没有问铃木飞鸟的来意。

最后在后藤田正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铃木飞鸟把他叫住了。

“欧尼酱,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后藤田正树好整以暇的微笑着看着她。

“那个...就是...”铃木飞鸟抬起头看着他,嗫嚅着嘴唇,眼睛里有光芒在闪烁着。

铃木飞鸟忽然踮起脚,抬起手摸着后藤田的脑袋,露出甜甜的笑容:“欧尼酱,加油哦!”

这一刻似乎时间都静止了,后藤田正树感觉自己丧失了任何抵抗能力,他对着铃木飞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然后带着些许狼狈逃走了。

随着门上的挂着的风铃声响起,小酒馆的门被推开,身上带着些水珠的后藤田正树匆匆而入。

坐在吧台后的妈妈桑放下了手中的文库本起身招待。

“给我一瓶hoppy吧。”

妈妈桑有些意外的看着后他,在她的记忆中,后藤田正树似乎没有喝过hoppy这种啤酒饮料。

尽管心有疑惑,妈妈桑还是开了一瓶hoppy递给他,然后接着拿起文库本看了起来。

后藤田正树举起褐色的小瓶,直接对嘴喝了起来。

就在刚才,后藤田发现意外闯入自己是生活的铃木飞鸟,就像是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面,泛起了一阵涟漪。

这让他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后藤田正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酒馆门上的风铃声又响起来,一改往日邋遢的春川隆明推门而入。

“后藤田警官可等你好久了哦。”妈妈桑接过春川隆明脱下的大衣,说了一句。

“我又没有迟到,他早到那是他的事,毕竟国家公务员,有的是空闲时间。”

春川隆明今天穿着一身条纹三件套,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颇有精英人士的样子。

“为了你托付给我的任务,我可是没少受累,这两天待在六本木可是花了不少钱。”

向妈妈桑要了瓶啤酒的春川隆明咕咚咕咚喝着,同时向着后藤田诉苦。

后藤田只想尽快的知道结果,懒得听从他嘴里蹦出来的废话,伸手从衣服里的口袋中掏出了都市银行的信封,把它拍在还在巴拉巴拉说个不停的春川隆明面前。

“你不数一数么?”

后藤田看着春川隆明拿起装着钱的信封,只是捏了捏后就放入怀中,不由得开口问道。

“哈哈哈!对于警官你我还是信得过的,这种小钱你肯定是不会少我。”

春川隆明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抽出一个茶色信封,拍到后藤田面前。

迫不及待的拿起信封,拆开以后的后藤田正树一脸懵逼。

“十五万日元,你就给我这么点东西?”

“别着急,别着急,你听我解释。”春川隆明安抚着挥舞着B5规格复印纸的后藤田。

“你给我的任务就是查一查小田昭彦每周的周四会去哪里,这个没错吧?”

后藤田正树点了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你看这上面的地址,就是小田昭彦去的俱乐部,我还特意给你注明了信息呢。”春川隆明拿过复印纸,手指不停的点在那几行文字上。

后藤田正树拿过复印纸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不由得疑问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怎么要求还不少的?”

“一个俱乐部,一个同性恋俱乐部。”

“噗...咳咳咳!”后藤田正树一口啤酒饮料直接喷了出来,憋着喉咙让他呛得厉害,他不住地咳嗽,用手不停的拍着胸口。坐在吧台后面的妈妈桑连忙过来,不停的拍着他的背,才让他缓了下来。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绝对没有,千真万确!小田昭彦避开别人独自去的地方确实是一个同性恋俱乐部!”

尽管春川隆明拍着胸脯用自己的信誉保证,不过后藤田正树还是将信将疑。

他在的推测中,小田昭彦每周四避开他人独自外出,极有可能是去做一些不好和人说的事情,但是这个不好和人说的事情,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是去同性恋俱乐部。

不过换一种角度倒是可以理解了,正是由于要去同性恋俱乐部,所以才不能让身边的保镖知道,所以在白鸟瑠美向他询问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生气,在之后才会那么痛苦的向白鸟瑠美道歉。

难道那天在酒店房间和小田昭彦在一起的就是他在同性恋俱乐部交往的人?

想到这里,后藤田正树连忙转头看着春川隆明。

“那他是和什么人在一起呢?”

“这我怎么知道?那地方消费那么高,我又没多少钱进去,能够把事情查的清清楚楚。”春川隆明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后藤田正树只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要爆炸了,不由得用大拇指按压这太阳穴。

“警官如果不嫌弃的话,这方面我应该可以帮得上忙的。”原本在擦着吧台的妈妈桑注意到了二人的情况,听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以后自告奋勇道。

“这个还是....”后藤田正树知道妈妈桑有这一些自己的人际关系,但是他觉得有些为难。

“没关系的,对于能帮上警官的忙,我可是期待好久了。”妈妈桑很善解人意的说着,同时从吧台下拿出手机,开始查找起联系人来。

相比于有些沉默的后藤田正树,春川隆明倒是一脸的狡黠,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过了好一段时间,妈妈桑才放下了手机。

“怎么样?怎么样?”春川隆明率先开口问道。

后藤田正树瞪了他一眼。

“我刚好有个朋友在警官您要调查的那个俱乐部里上班,她不怎么清楚小田昭彦,不过她马上就要上班了,如果警官您不嫌麻烦的话,你可以去那边找她。”

既然都走到这一步,没道理半途而废的,心里权衡了一下的后藤田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从妈妈桑手里拿到她的朋友信息的后藤田准备赶往同性恋俱乐部,没想到被春川隆明一把给拉住。

“别急,先化个妆,到时候成功率大一点。”春川隆明说着的同时还看向妈妈桑,“妈妈桑,你说是吧。”

“警官如果化妆一下,可是能迷死不少人呢。”妈妈桑捂着嘴笑着。

时间来到晚上十点半,夜幕下的六本木灯火辉煌,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下了出租车的后藤田正树和春川隆明走进一栋建筑物内,坐着电梯来到四楼。

推开厚重的金属大门,一眼就看到被圆形聚光灯照射的浮雕文字“玛丽莲”。

“欢迎光临!”服务生对着二人鞠躬道。

“请问就您一位吗?”服务员眼睛发亮的看着后藤田正树,至于一旁的春川隆明已经被他无视了。

“两位,约了人。”后藤田正树比划了一下,服务员这才看到边上的春川隆明,赶紧赔礼道歉。

春川倒是对此毫不在意,反正他软磨硬泡的跟着后藤田来这边,完全是为了见识一下,毕竟来这种机会对于他来说也是很少的,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情报。

服务员带着后藤田和春川穿过打着蓝色灯光的走廊,向着俱乐部内部走去。

一路上能看到化着精致的妆容,各色穿着的年轻男人坐在走廊两边的包厢中,俱乐部内部光线昏暗,只有那些沙发围成的包厢内才有微弱的灯光。

服务员带着他们来到一间空着的包厢,包厢的三面都围着玻璃围栏很有私密性。

“请问您要点谁?”服务员将一本印着照片以及个人信息的册子递给后藤田。

后藤田斜靠着沙发,拿着册子很随意的翻着,翻到一处指了指照片。

“就他了。”被选中的人正是来之前就由妈妈桑联系好的朋友。

“这位先生呢?”服务员又看了看一旁的春川隆明。

“他是我的司机,他就不用了。”眼看春川隆明想说点什么,后藤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的,请您稍等。”服务员又鞠了一躬。

没多久,那位被后藤田点中的“男人”穿着带有亮片的深红色短裙就走了过来。

一头金色披肩长发,清秀的脸庞上鼻梁高挺,一双大眼睛看着后藤田,满眼都是惊讶。

“真佐子姐姐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来的人真的这么迷人呢!”

她直接来到后藤田身边,和他大腿贴着大腿坐着。

后藤田正树下意识的想要离他远一点,不过想起今天是来找人帮忙,握了握拳忍了下来。

“佐崎桑是吧?妈妈桑应该和你说过了吧。”

“不要这么见外,叫我知子就好了。”叫做知子的“男人”又贴近了后藤田一点。

坐在另一边的春川隆明看着后藤田强颜欢笑的样子,感觉自己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这个时候服务员走过来道:“请问要喝点什么?”

“去吧上次佐竹先生送我的香槟开了拿过来吧。”佐崎知子对着服务员下着指示,朝着后藤田笑道:“今天就我请客吧。”

“谢谢。”

后藤田有些拘束掏出烟,想要平复一下心情,没想到刚叼上,佐崎知子迅速掏出了打火机。

“先生你怎么称呼呀?”

“我叫后藤田。”

后藤田说着的同时掏出一张名片给她,上面有着他的电话和搜查一课的电话,以及他的职称。

佐崎知子接过名片,在微弱的灯光下看清楚后有些惊讶:“没想到警察队伍里还有后藤田桑这样的,真的是不一样呢。”

“佐崎桑你见过很多警察吗?”听着佐崎知子语气,让后藤田好奇起来。

“也没有很多吧,就是见过那么几个,他们比后藤田桑你可差远了。”佐崎知子翘着二郎腿,给自己点上烟。

“我今天的来意,妈妈桑应该和你说明白了吧。”后藤田斟酌了下语句。

“说过了,不过那个小田昭彦我不怎么熟。”佐崎知子解释道。

她拿起放在冰桶的香槟,给自己和后藤田倒上,至于一旁的春川隆明,她完全是没有看到。

隔壁的包厢传来欢声笑语,后藤田正树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发现那人自己竟然认识。他记得这个人是在警察厅刑事局任职的,没想到他和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在这里被年轻的男人们包围着。

后藤田正树回头,正好与佐崎知子对上眼,她开口问道:“后藤田桑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后藤田接过酒杯,摇了摇头,他无意去干涉他人的私人生活。

“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

几杯酒落肚,后藤田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事。

“对于小田昭彦,你对他有哪些了解呢。”

“出手挺大方的。”

“那你知道他是暴力团体的一份子吗?”

“知道啊。”佐崎知子捋了捋头发,放下酒杯说道:“来我们俱乐部的什么人都有,暴力团体,警察,艺人,商人,各种行业的实在是太多了。”

“那么你们这边谁跟小田昭彦的关系比较好呢?能为我介绍一样吗?”后藤田接着问了下去。

“关系比较好的?”这一下子把佐崎知子给问住了,拄在沙发背上的手托着脑袋,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

“应该没有。”

“没有?那他来你们这边是干什么?”后藤田追问下去。

“他好像是约了人吧。”佐崎知子慢慢的回忆着,“他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和一个男人一起来的,如果那个男人没来,他好像会点几个人和他一起喝酒,一直喝到打烊。”

“那么那个和他一起过来的男人是谁?你知道吗?”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

就在后藤田有些失望的时候,佐崎知子似乎又想起什么,拿出了手机,发了条短信。

“不过,祐介应该知道,他经常被点到和小田昭彦一起喝酒。我已经给他发了短信,如果他不忙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真是麻烦你了。”后藤田真心实意的感谢着佐崎知子。

佐崎知子笑笑没有说话,而是又给后藤田倒上酒,和他碰了一杯。

没有等多久,一个留着短发的消瘦少年走进了包厢。

“知子姐姐你找我啊。”少年坐到佐崎知子身边。

“祐介啊,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有些事情想要和你打听一下。”

“你好。”少年看了看后藤田,用有些轻的声音向他问好。

后藤田看了看佐崎知子,又看了看少年,主动向他伸出手。

“你好,我叫后藤田。”

少年伸手握住后藤田的手,低头致意道:“我叫祐介,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情?”

“那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了,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小田昭彦的男人?”

“认识,小田先生还经常点我陪他喝酒。”祐介用有些纤细的嗓音回答。

“那么上次他来是什么时候?”

“上上一个周四吧,那次他也是等人没等到,就点了我还有其他两个人一起喝酒,一直喝到打烊。”

“你们打烊是什么时候?”

“对外说是三点。”

“打烊以后他就回去了吗?”

“嗯,小田桑一般都是打烊的时候就回去,他不像其他客人一样会多坐一会儿。”祐介一五一十的回答着后藤田的询问。

“那么他那天来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吗?”

“不一样?”祐介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吧,就是那天小田桑跟我们说以后不会来这边了。”

“不来这里了?”这一下别说后藤田了,佐崎知子和在吃着水果的春川隆明都好奇起来。

“他是这么跟我们说的,说是和渡边桑谈好了,以后不来这里了。”祐介老老实实的说着。

“渡边桑?那是那个会跟小田一起来的男人吗?”

“嗯,就是渡边桑。他和小田桑应该是朋友吧,我有一次问过他,他是他没有回答,就是摇着头笑了笑。”

“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吗?”

祐介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这位渡边桑是做什么的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了。”祐介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好像和警察认识,那天我下班坐电车回家去的时候,在麻布那边看到过他,他跟一个警察有说有笑的从一个小区出来。”

正说着呢,祐介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不好意思,我要工作去了。”

“真是麻烦你了。”后藤田正树握着他的手感谢道。

祐介离开了包厢,后藤田立刻掏出笔记本把刚才的重点都给记了下来,而在另一边的春川隆明也在心里盘算着,该把这些信息卖个什么价格。

“后藤田桑满意了吗?”佐崎知子笑眯眯的看着后藤田。

后藤田收起笔记本,拿起香槟给自己和她倒上,感激的敬了她一杯,“今天真是给佐崎桑添麻烦了。”

“能帮上后藤田桑就好。”

感觉到佐崎知子的手落在自己的大腿上前后摩挲,后藤田赶紧一个闪身站了起来。

“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没想到后藤田桑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呢!需要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不需要了就把人家当抹布丢到一边了。”

佐崎知子一脸委屈的看着后藤田正树,那幽怨的眼神,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还以为后藤田正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那个,佐崎桑我不是这个意思。”

后藤田正树看了眼手表,开口解释道:“你看现在都快要十二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现在得早点回去休息。”

“那后藤田桑以后还会来吗?”佐崎知子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会来,会来,有时间一定会来的。”后藤田忙不迭的点头,“不过,你知道的,我来这边有些不太合适。”

“没关系,凡是来我们这里的顾客,我们都会保护好他们的隐私。”

“当然,后藤田桑你今天来问话,那是例外。”佐崎知子又补充了一句。

最后还是在春川隆明的解围下,后藤田正树才从这个俱乐部离开。

出了大厦后的后藤田正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边上一副在心里不停打着算盘的春川隆明,他出言提醒道:“今天听到的东西不要告诉别人。”

“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春川隆明一口应下,然后对着自己的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

“要是被我知道你把这份消息卖给别人,我会亲手抓住你,把你送进监狱。”后藤田正树又警告了几句。

到时候你能不能抓到我还两说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在嘴上,春川隆明是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

看着匆匆跑开的春川隆明,后藤田正树也有点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也管不住他。

刚才在俱乐部里得到的消息让他振奋不已,直觉告诉他那位叫做渡边的男人和小田昭彦的死绝对脱不开关系。

同时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心头弥漫着一股灰蒙蒙的雾霭,似乎只要拨开这片雾霭就能发现隐藏在里面的东西。

可惜无论他怎么想都没有办法做到,这种折磨真是让他难受的不行。

稍有些烦躁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后藤田正树决定先不想这事,还是先回搜查特别本部去,他心里还记着让日下帮他去要的案卷。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