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都市 >橘尼尔

更新时间:06-28

橘尼尔

橘尼尔 荼萧荣 著

连载中 李楷,宗政,小李 玄幻

好书。简介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细品就是。...

精彩章节试读:

这本连载中小说《橘尼尔》是著名作家荼萧荣的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十二章教练”,这本小说的围绕“现实”来展开,最新更新的章节是"第一章ZZZZ",《橘尼尔》精选篇章:「可以,只要你赢了这局,我就都听你的。」

昨日和李楷一对一的那个人分明是个勇敢无畏的好少年,暂且不论球技如何,至少在气势上也绝不会输!

所以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在段封尘心中,认识李楷是个很不错的巧合。他单纯地认为自己打球会输是因为真实存在的实力差距;所以李楷批评他、不认可他,也是理所当然。相识的半年里,他一直都很虚心,并期望有朝一日能够赢得他的认可与赞赏……

直到齐遇的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这种信任与平衡。

李楷对此并不在意。他面带笑容,朝着场地那头的段封尘走去;后者犀利的双眼中闪着挑战的光芒,仿佛一条没吃饱的小野狼……

李楷对此视若无睹,自顾自站到他面前,张口便夸:「刚才那一球传得不错。你小子挺有做一号位的潜质啊!」说着,他抬手将段封尘那头睡醒后未打理过的毛发揉得更乱。

先前还紧锁眉头的段封尘立刻展颜,懵懂地问:「真的么?」

「没错。就是你这脾气,还太幼稚!」

段封尘有些不服气地瞥了眼远处的齐遇,说:「我不和他打球了,没劲。」

李楷露出了一个成年人的笑容,随后凑到段封尘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后者听完后眼前一亮、抬头就朝着齐遇走去。

沉浸在哀伤中的齐遇,低心下意地看着偶像一步步来到自己面前,那一对冷目之中闪烁着灼灼的光芒。

只听他开口对他说道:「我觉得你还能变得更好。所以,你想练球可以随时找我。」

在注意到齐遇面部神情的变化后,段封尘惊觉不妙!

这回……他干脆放弃了抵抗……

另一边,独自站在树荫底下的宗政看起来也不太妙;他的双眼被一层深青色阴影笼罩着,眼神黯淡。自回国前就忙得几乎没睡的他,此刻已经是注意力涣散的状态。

他闭了闭眼,努力想要打起精神,再一睁开就见那李楷走了过来。

「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宗政问,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清醒。

「我说一个成熟的控卫,应该看清楚别人的定位,还要懂得发挥队友的真正实力。这孩子悟性还不错~」

「你的天赐良机时间紧迫。重建格兰德同事队还算容易,但要是它正式解散之后,你再想组一个全新的球队打入联盟就很难了。」宗政坦然道。

李楷听完,毫不掩饰地笑了:「哈哈哈,那叫同人队。同事队是什么鬼啊哈哈哈……」

「都差不多……你他么再笑?」

「我笑是因为你说重建球队容易。哈哈哈、我果然没有找错人……」

宗政啼笑皆非,他突然发现自己可能已经踏上一艘贼船。

「你知道吗正宗,他俩不能当对手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他们可以成为更好的队友。」李楷满面春风地说道,在这炎炎夏日。

「嗯……我一会要去酒店拿行李,就不陪你们了。」

「普金吗?」

「对。」

「那你记得早点回家吃晚饭。」李楷说。

听到家这个字眼,宗政恍如隔世。儿时的李楷也总这么对他说;那时他根本不知道家是什么,还是李楷第一次让他认识到了这个字的意义。

此时的段封尘和齐遇二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你俩折腾啥呢!啊?」李楷连忙上去制止。

「他犯规!」

「我……我没有……」

「有!他抱人犯规。」

「我……我只是我……」

「你们要学会克制……」李老师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教导……

好一个和谐美满的温馨画面,简直像走进了一间幼稚园。宗政安详地在旁观望了两秒左右,梦游般地转身离开。

当他到达自家酒店时,已是下午两点。

这家鲜为人知的酒店的名字就叫普金,是一栋巴洛克风格的古旧建筑,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宗政从小就常住在这。

酒店大厅皆以古铜色为主,结实的环形楼梯、昏暗得恰到好处的吊灯、优雅的木质前台和后面站着的那位身着黑西装的管家,一切的一切仍和他记忆中的所差无几。

踏着褐色的大理石地面,宗政走向前台,不再年轻的管家看他一眼,不言而喻道:「请您稍等片刻。」

片刻后,他再次出现并推来一辆弧顶手推车,暗红色的绒布上摆着一只大号皮箱。「先生,这是您的行李。请问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宗政看了眼自己的行李,缓缓道:「那就,给我开间房吧。」

这家文艺复兴的建筑或许算是宗政生母的所有物之一,这其中的一切他都过于熟悉;走道里有着墨绿色暗纹的羊毛地毯,墙上大中小不同尺寸的各类油画,房间里带有帷幔的大床,米黄色圆形浴缸等等……

可惜宗政此刻已没有剩余精力去回忆往事,他只想睡。

回国前忙着帮人物色工作,倒时差失败在飞机上彻夜未眠,今早刚睡着又被李楷给吵醒了;若他此刻再不休息的话,怕是要成为一个未老先衰、英年早逝的笑话。

宗政半睁的双眼盯着不远处的浴缸,思考了半秒后还是全身心地投入床的怀抱;柔软的被单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从朦胧到熟睡的过程大约也只用了三秒钟。

不幸的是,他没能就此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顺便倒回时差。在深夜十点十分的时候,他的手机非常适时地响了起来,那美妙动听的铃声回荡在整个卧室之中……

“Whatyousay?

HittheroadJackanddon'tyoucomebacknomore,nomore,nomore,nomore.

HittheroadJackanddon'tyoucomebacknomore.

Nowbabylistenbabydon'tyatreatmethisway.CauseI'llbebackonmyfeetsomeday.

Don'tcareifyoudocallit'sunderstood,youain'tgotnomoneyandyoujustain'tnogood.

Well,Iguessifyousayso,I'dhavetopackmythingsandgo.

That'sright...“

宗政闭着眼接起手机,只听见好像是从宇宙那头传来了一个发音奇特的油腻男声……

「早啊宝贝~」

宗政当机立断地挂了电话,翻个身继续睡,Ray的歌声又再度响彻房间……

“Whatyousay?

HittheroadJackanddon'tyoucomebacknomore,nomore,nomore,nomore.

HittheroadJack...“

宗政这才睁开眼,面无表情地接起手机,沉默不语道。

「早上好,小4z你刚刚竟然挂我电话我差一点就哭了!我本来想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但是你不理我让我真心感到难过……」

「有屁快放。」

「我刚刚去面试了,然后当场就被录取了!」

「恭喜。」

「这都是你的功劳!嗯……但你今天好像有点暴躁,不开心吗?」

大半夜的,宗政被他气得神志清醒,想到干脆起床好好泡个热水澡,心情变得稍好。

「没事,起床气。」他钻出被窝,走到浴缸前打开了龙头。「你还有什么事吗?」

「……天哪!我都忘了我们现在有时差!真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我今天就是感到开心所以给你打电话,真没想到第一次面试就能顺利通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想听什么的啊?」

毫不在意地听下这通废话,宗政一边用手调试水温,一边对地球那头的查尔斯漫不经心地说:「嗯……你只需要看清两点事实。一、是他们想要的……」

「那二呢?」

「他们最想要的。」

「噢、有道理!」

「我瞎说的……」

「你说什么?」查尔斯大惊。

「你记住,生意人想要的无非是利益和更多合法的利益。这一点永远都没有悬念。问题就是怎么让人相信你能为他们带来这些利益。」

「那、那我要怎么做?」

宗政把水龙头调到最大,坐到浴缸上耐心地讲解起来。

「这次因为你愿意相信我,于是你毫无顾虑地去说去做。正因你对我的这种信任赋予了你自信,所以你才能赢取他人对你的信任。等你熟悉了自己的工作内容之后,也要像这样去说去做。但凡能做到六七分的就说成十分。这样只要你不成天漏洞百出,那至少可以保证你在公司的位置。」

「你知道吗?我现在特别想你就是我的领导……」

宗政笑:「我是领导的话没准还真会雇用你,毕竟我喜欢养成类游戏。」

「还请您好好教导我。」

「你这人,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要相信自己。」宗政直言不讳道。

那头沉默了三秒钟,突然哭道:「哇!亲爱的你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会移情别恋爱上……」

见水位差不多,宗政挂掉手机,抬腿跨进热水里。瞬间,他就跟泄了气似的摊到缸底,四十度的水温席卷而来,包裹住每一寸皮肤,不只是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下来,感觉就连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化成了温水。

就在他沉浸在这种行将融化般的醉意中时,手机又不安分地发出“嘟嘟嘟“的声响。不情愿地拿起来一看,是李楷发来的视频请求。

黑漆漆的屏幕上顿时就出现了熟悉的脸孔:「正宗啊、我们来找你了。你在几号房啊?」

宗政诧异地盯着手中那又黑又暗还附加了抖动效果的屏幕。

「哦!我晓得了!」李楷快步向前走着,使屏幕晃得越发厉害,根本无法看清状况。

「什么?」话音未落,就听见门铃声响起,宗政吓得跳起来,手机也差点掉进水里。

李楷看着那人无意间自行拍下的袒露肉体偷笑,手一滑截了个屏。满脸好奇的段封尘凑上来想瞧上一眼。

「小孩子凑什么热闹?回你自个房间去。」

「我不。」他才不和齐遇住。

套房门开了。

门里站着位披着浴袍浑身湿漉漉的男子。李楷见状没好意思往里进,挡着门悄声地问:「你……里面的人呢?」

「什么人?」宗政咬着牙反问。

「妹子啊,你没带妹子来啊?那你干嘛来了?」一听没有人,李楷瞬间放下心迈了进去,段封尘紧随其后。

「大半夜不回家,我还以为你一定有什么正经事……」李楷在房里溜达了一圈,谐谑地看向宗政,后者面色泛红语气却异常冰冷:「那你们是有什么正经事吗?」

「确实有正事。」李楷突然就正经起来:「我们明天要在这附近打球。但房间不够……」

这家小店一共只有九间小套房和两间大套房,会被订满也不足为奇。

「只有一间,我让齐遇住进去了。那就一张床,我要是再进去得多尴尬呀!」李楷说着,极自然地在床上坐下。

宗政若有所思地看他,也不言语。

李楷了然一笑,继续道:「不像我跟正宗,从小就在一个浴缸里洗澡,可谓知己知彼……」

刚想对此尴尬发言发表些吐槽性看法,就听见段封尘那温和而清亮的嗓音款款响起:「我要泡澡。」

宗政回头,只见玻璃屏风后的那人,一条腿已经迈进了浴缸……

他冲入浴室,不可思议地看着段封尘怡然自得地泡在自己刚才没来得及放掉的水里……

「你不换水吗?!」

对方抬头看他一眼,奇怪道:「为什么要换?这水很好啊,还是温的呢。」

「正宗啊,你给他放点冷水就行,冷水有益健康。最好再加点冰!」那头李楷横在床上,冲浴室指手画脚地说。

这二人搞得他一个头比两个大,他没办法,只好放任自流。

「要加冰吗……」

「要!」

NessunDorma...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