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都市 >我不想当村长

更新时间:07-12

我不想当村长

我不想当村长 夏舜卿 著

连载中 胡安,白老书记,父亲林 青春小说

在九年义务教育还未普及的村庄里,看仅上了七年学的命强同志如何走向村选,玩转商场,走出乡镇,面向人生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想当村长小说是著名作家夏舜卿的原创小说,小说《我不想当村长》已上线,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12章榜上无名”,这本小说的围绕“现实”来展开,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1章集市上的少年”,一起来好看小说网阅读吧:凌寒愤怒不堪,直接推倒图命强回座位了。

一本好可惜的珍贵书籍,林自得用单车换回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他亲手撕毁,图命强眼睁睁的看着这本书变成满地碎纸片无力拯救,心中一片惋惜。

“林自得,用单车换回来的书,还换来了一顿打,结果你看都没看就在我面前把它给撕毁了,值得吗?”

“当然值得。”林自得高傲的还击着:“一本书而已,不值得一提。狗命强,你知道我最不服气的是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最不服气的是我爸妈每次说我,骂我的时候,他们永远都说你看看狗命强,人家没爸没妈学习成绩还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如他呢?狗命强,你可能耐了,你跟我们家无亲无故,可你却总是出现在我家生活里,把我贬的一文不值,你能耐呀!”

图命强打小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已经忍受够了林自得的无理取闹,用食指指着他说:“孙子诶,我警告你啊,不要给我改姓,你他妈要是个男人你倒是混得有出息一点啊,你总是这么激怒我,恐吓我,你以为我就会怕你了?我不仅跟你无亲无故,我也跟你无冤无仇吧?我都不恨你你那么恨我干什么?是脑子里积水太深了吧你?”

与志趣不相投的人在一起多一分钟都是浪费时间,图命强推开他,无视他的存在,从他跟前走过。

图命强永远不会懂得林自得为什么会那么恨他。

这个秘密,只有林自得自己心里清楚,原因在一个女孩身上。

德口镇一中,图命强和林自得都是该校在读生,他们很快可以参加高考。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叫凌寒和一个胡安适的女孩。

两女生都生的亭亭玉立,身姿挺拔,放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论相貌身材,凌寒更加出色。额头和鬓角碎发自然卷,藏有西方人独特审美点。浓眉大眼,肤若凝脂,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化就能凸显高端气质。她出现在学校时,会学城里女人那样化上淡淡妆容,嘴唇更显红润,精神样貌极佳。

不论是在大明村还是在学校里,凌寒总是能赢得身边男生的垂青。

图命强自命俗人,他同样贪图着凌寒娇美的容貌和迷人的气质,时常对凌寒那种女生无法抗拒,无法忘怀。

身边垂青自己的男生多了,凌寒性情随之飘起,男生给她买礼物送吃的,她喜欢的全都接受,不喜欢的会找借口拒绝。

对比凌寒,胡安适佛系多了。她不化妆,不涂口红,平日里严谨到从不主动跟男生搭讪。

胡安适的家境比凌寒家优越,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是享誉全乡的人民教师。

林自得恨图命强的原因都在于胡安适身上。林捡一直教导林自得:娶妻当娶胡安适那样的女子,书香门第,规规矩矩,大方得体。在父母书香气息的熏陶下,胡安适被教养得成了大家闺秀一样的女子,举手投足间,看不到一丝娇作之气。

两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时日,皑皑白雪覆盖了上学的路,乡下的土路出现坍塌的路段,道路积水很深,深到过了一个成年人的膝盖。

天寒地冻,许多上学的学生被阻挡在道路对面过不去,多数男生不怕冷,脱下鞋子,光着脚丫子踩着泥地过去了。

当时凌寒和胡安适都在场,零下几度的天气,女生们没有脱鞋的勇气,凌寒早被其他男生给驮过了这趟泥地。

胡安适正要脱鞋走过去的时候,图命强来到她的身边,对胡安适说他可以背她过泥地。

当胡安适趴在图命强坚硬的后背上过了泥地后,她对图命强刮目相看了,甚至有了她不曾懂得的情感。

当时图命强不仅仅是把胡安适背过了泥地,还将对面七八个过不去的女生全都背了过去。

看到图命强不畏寒冷,一趟一趟背着女生们过泥地上学,自己累得气喘吁吁还一个劲的对着她们笑,他在胡安适眼中像极了一个长了翅膀的天使。

也是因为那一次,胡安适对图命强有了难以言说的好感。

图命强在胡安适心中是一个正人君子的形象,不像林自得,自己走过去了不仅不帮助其他同学,还要回头嘲笑女生们不敢从泥地里走过去。

更是因为那一次,胡安适跟图命强成为了好友。

许多同学瞧不起图命强没有父母时,只有胡安适会心疼他。

这天来校上课,图命强无精打采且心事重重的样子,在校门口遇见了胡安适,胡安适兴奋的跑来跟他打招呼:“图命强!”

“是你呀!”图命强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开始打量着她,感觉她今天和以往有点不一样,胡安适脸上竟然擦了胭脂,嘴唇也是红红的:“哟,胡安适,你这是偷你妈***胭脂和口红了吧?你怎么也学凌寒化起妆来了?这可不是你们这年龄女孩该干的事呀。”

胡安适一反常态答复着:“你们男生不都喜欢女生这个样子吗?”

图命强忽然捂嘴取笑着:“哈哈,但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适不适合,看凌寒这样大家看习惯了,再看看你呀,脸那地方,跟猴屁股似的,太难看了。”

精心打扮了一早上,路上逢人就被别人夸赞,到了图命强这儿,他竟然说她的脸像猴屁股,还说她难看,胡安适备受打击。

“你就觉得凌寒最好看是吗?”

图命强丝毫没有察觉到胡安适在吃醋,还答复道:“凌寒呀,她哪儿都好看,就是不应该化妆。女孩子整的那么花里胡哨的干嘛?自然美看着才是最舒适的。”

胡安适莫名的想生气,亏得自己打扮了那么久,以为图命强会夸夸自己漂亮,没想到他两只眼睛只看得到凌寒的美。

回到教室里,晨读课上,胡安适一会埋头苦读,一会偷偷回头看背后的图命强在干什么。

图命强的眼睛竟然在偷看坐在他前边的凌寒,如痴如醉的模样,胡安适预测不到图命强有多喜欢有多迷恋凌寒。

胡安适失望的扭转头,身体继续执行看书背书,灵魂已经出逃。

下课铃声一响,图命强马上捧着一个路上买的包子来找凌寒了。

“凌寒,你一定没吃早饭吧?这个特意给你留的。”

凌寒注视着图命强手中的包子,满心嫌弃:“图命强,包子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待会自己去商店买泡面吃。”

“泡面没营养,包子里面有肉,吃这个更健康。”

他强行把包子塞到凌寒手中,哪知凌寒发怒了,将包子摔在了地上,凶恶的骂道:“你有毛病啊,我都说了我不吃,你拿在手上这么脏的东西我怎么吃啊?”

凌寒没给他好脸色,气得冲出教室。

图命强没有伤心,只是可惜了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包子想留给凌寒吃,却被凌寒无情的扔在了地上。

他蹲下身子将包子拾起,独自在角落里把包子表层皮缓缓剥去,最后,一个人在角落里把包子给啃掉了。

全程经过被胡安适看在眼里,她满眼装的都是图命强,奈何图命强眼里只装得下凌寒,而凌寒的眼中,只装得下物质,那些图命强给不起的物质。

图命强吃完包子回到座位上,林自得又来挑衅了:“狗命强,对凌寒还没死心呢?你看看人家怎么对你的,她根本看不上你嘛!”

“我不需要她看得上我。”图命强淡然的说:“大家都是同学,是好友,说什么死心不死心的?”

“哦,是同学是好友啊?班上那么多同学呢,为什么你那脏脏的包子只能给凌寒吃呢?我们都不嫌弃啊,你倒是给我们也带一个呀!”

林自得引起周边同学全都起哄了:“就是啊,就是!明天给我们也带一个吃吃呗!”

图命强已被林自得激怒,上学在一个班级以来,从小到大,林自得处处针对他,两人打架的次数不亚于吵架的次数。

这不,图命强刚被激怒,顺手便往林自得脸上挥了一拳,正击中他的鼻子。林自得鼻子鲜血直流,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图命强骂道:“狗命强,你敢打我?”

“对啊,我就打你了,谁叫你这么欠揍?”

林自得忍无可忍,不顾自己已经受伤的鼻子,扒拉上去跟图命强人肉搏斗着。

到了拳脚相向的地步,周围的同学都不再帮谁,反而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高呼道:“加油,打!”

胡安适看不下去了,她扒开周边的同学,挤到人群里边开始劝架:“别打了,住手,别打了!”

论打架和读书,林自得永远不是图命强的对手。

图命强骑在他身上,压着他,拳头往他脸上辉了一拳又一拳:“我叫你没事就来跟我唱反调,王八羔子,就你还想羞辱我,我反正没爹没娘没人管教,有本事你叫你村长爹来学校打我呀!”

胡安适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图命强从林自得身上给扒拉下来了,林自得爬起来哭着指着图命强恐吓道:“你…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跟你算清楚这笔账的!”

图命强毫不畏惧的卷着手臂,答复道:“你放心,我一定等着你,早看你不顺眼了,不打你我都对不起自己这双眼睛。”

林自得跑出了教室,谁都知道他有个当村长的爹,他挨了打十有八九是回去找他爹林捡来复仇了。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