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双帝攻略

更新时间:06-28

双帝攻略

双帝攻略 希伊安仙儿 著

连载中 胡耀阳,闻人依,闻人袭 宫闱宅斗

天梦大陆荣成帝国储君闻人袭,乃是一名名震四方的绝色,却因一场天灾,满盘皆输,提前结束了本该属于她的荣耀。她仓皇逃窜至荒山野岭之中,至此,杳无音信,下落不明。就在这时,曌明国皇七子的府中新添了一位小公公。皇七子喜怒不定,却独独对他倍加纵容。“殿下,小灏子剪碎了您的朝服。”“随他。本王今日不适,不去上朝了。”...

精彩章节试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名字叫《双帝攻略》,作者是“希伊安仙儿”,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这本小说的围绕“古代言情”来展开,小说第一章是“第一章沐府”,喜欢的朋友可以预览精彩章节:“还请父皇恕罪。”坐在乐承芃身旁的皇子向曌皇行了一礼。

朦月被带走教导,剩下的那些侍女走了之后,阁中果然清净了不少。闻人依在阁中四处瞧看,适应这里的环境。

这云依阁跟别的宫殿构造也差不了多少,一样都是正堂、雅间、卧房的构造,只是面积更大了些。

她正奇怪柔儿怎么还没回来呢,柔儿就双眼通红地走了进来。

“殿下。”柔儿好像非常难过,这是她到曌明国以来头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

“以后,这个称谓就免了吧,以免招惹是非。你也与他们一样,称我为奉仪。”闻人依淡淡地说。既然她来到了东宫成为了乐承藉的女人,自然要入乡随俗。

“是。奴婢刚才从于公公那里打听来了消息,说是太子妃刚生产,今晚不过来了。”柔儿低着头说完了话,又抬起头看看闻人依的反应。

来东宫第一天就被太子冷落,传出去想必会对她很不利吧。太子会不会是因为被主子连累得禁了足,才会不在这里留宿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作为当事人的闻人依却走得远远的了。

“过来,服侍我就寝吧。”闻人依没什么反应,径直走回了卧房,只留给了柔儿一个背影。

“奉仪……”柔儿愣在原地。难不成主子到了曌明的东宫还要想从前那样忍气吞声吗?她的主子可是帝国的公主,曌明什么样的人到她跟前可是连提鞋也不配的。

“柔儿,你记住,在这边,我们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了。尊卑有别,太子妃与我不同,”闻人依放下了鬓发,将簪子一个个放在了梳妆台上,“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有奴籍的人,就算是当上了良娣,太子妃,没有曌皇的赦免,我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今天太子妃生产,乃是人生大事,现在就算是你过去请太子,太子也绝对不会来的。”

闻此,柔儿低下了头。是啊,是她疏忽了,她还以为她们是帝国的皇室,却忘了她们是曌明的奴隶,只是太子善心大发把她们救了回来。

“不过,这里确实比帝国安稳。至少我今天睡下,不用担心会不会见到黎明。”

她笑得很是释然,柔儿见了也感到心情很舒畅。主子之前在帝国活得低声下气的,从来都没有这样如释重负的感觉。

主子开心就好。

翌日。

用过早膳,闻人依开始更衣沐浴。朦月从下人房那边走了进来,跟柔儿共同侍奉她。

经过于公公跟一些年长的嬷嬷指导一晚上,朦月的举止比起昨日稳重了许多,至少说起话来大大方方的,整个人都敞亮了许多。

“朦月,你家住何方?”她在浴汤中闭目养神。在监狱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身上长满了草,如今可算有机会好好舒缓一下筋骨了。

“奴婢来自曌明国南方的戊露县。”朦月不慌不忙地往浴汤里撒着花瓣。

曌明除了京城以外,有二十个被规规矩矩划分的县,县与县的边界就好像是拿剪刀裁剪的一样,非常笔直。如果算上京城,那么曌明国拥有的便是二十一座城池。

当然,被帝国吞并三座城池之后,曌明现在只有十八座城池了。

“哦……很美么?”她长呼一口气,曌明的一切都是她不曾了解的。

“嗯,群山环绕,树林阴翳,山川溪流相间。”想起故乡,朦月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怀念与幸福。她确实有好多年没有回到故乡了,为了能在京城立足,她吃了很多苦。

也不知最近家里收成如何?兄长可有成亲?父母的身体还是否康健?

朦月想到这里,鼻子莫名其妙开始酸了起来。

“你读过很多书吧?”闻人依注意到了她表情的转变,贴心地转变了话题。她的本意可是要了解这个小侍女,弄哭她可就不好了。

“家父是个山村先生,奴婢跟着他念书,倒也识得几个字。”朦月见闻人依这样细心,心中的好感徒增了许多,回答的语气也越发恭顺。

“那你为何进了这东宫?”闻人依很好奇她来这里的目的。这曌明、华耀、熙临听说都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一个识得几个字的侍女,放在曌明来看可能寥寥无几吧。

“奴婢想到大城市长长见识,改善家中的生活,所以来到此地。”朦月说完低下了头。其实还是京城能赚到更多的钱,如果她发迹了也可以把家人从戊露县接过来。不知奉仪听见她的话会不会笑她目光短浅呢?

“你是个有孝心的人,”闻人依倒是没多想,听见了她话里话外似乎牵挂的都是家人后,她自嘲地说道,“我自愧不如。”

“奴婢惶恐。”朦月一下子跪倒在地。

她一定是说错什么话了,因为她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位可是帝国的五公主,而且刚刚经历了宫廷哗变的腥风血雨,因为姐妹反目互相残杀才会被国君送到曌明做奴隶。她在奉仪的面前说家人如何如何,奉仪听了该有多难过?

“慌什么。”闻人依淡淡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确实,朦月的话让她想起了那危机四伏的荣成帝国。眼下,她能过得上这样的生活,实在是惬意。以往她在荣国不得不时刻看着姐姐们的脸色,时刻讨好母帝以求安稳度日。如今母帝已亡,她与帝国也脱离了关系,她对那个国家本就没什么感情,现在更是得到了解脱。在这里生活,也就是成天与那些只求荣华富贵与夫君宠爱的女人们生活,比起往日,不知让她轻松了多少。

乐承藉为何维护她姑且不论,她终于能得到她想要的安稳生活了。

七皇子府。

虽说已经与乐承荏打了照面,但是闻人袭明面上还是一个最底层的粗使太监。

乐承荏很有良心地给她准备了金疮药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她上了药之后,急急忙忙地赶到了西边的浣衣房。

她终于知道,在微凉的秋日里,用刚打上来的冰水清洗衣物是有多么艰难。那冰冷刺骨的井水刺痛了她的神经,她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手的存在了。一旁浣洗衣物的侍女太监们见状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你们瞧瞧那个新来的小太监,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好吃懒做的主。”其中一个洗衣服的指着他的手尖酸地说了起来。其实她羡慕不已,因为她的手又粗又短,又因为长时间干活,已经变得布满了纵横的河流。

“可不嘛。还是我们殿下仁慈,把他捡了回来。”一个太监尖着嗓子说。听说他在琉璃大会上还顶撞了殿下,殿下居然没有责罚他,反而救了他一条狗命,让他好端端地在皇子府里伺候着。

天知道上次伺候七皇子时,他不小心溅出了一滴茶水后,挨了多少板子。

“就算是主子,现在不也过来了吗?还跟我们一起在这深宅干着粗活。”一个模样俏丽的侍女看着他那清秀的脸颊,心里也感到非常不爽,一时把心里的怨念都倾倒了出来。若不是因为见不到殿下,她早就因为自己的脸当上侍妾了吧?

“他是罪臣之子,没有圣上批准是不得废除奴籍的。”太监又尖酸刻薄地评价了他,心里好受了许多。

大家都是太监,好像他比我惨得要多啊。

闻人袭充耳不闻,干着手里的活。要她说,这些人就是闲的。天天干这么多活,嘴里还能说出来这么多话,难道不累得慌?

那些人见她听了他们这么多活,还能这么忍气吞声,一定是个好欺负的主,便不怀好意地走了过来。

“把这都洗了。”那个太监把自己的衣物都扔进了她的木桶里,一副轻蔑的神情,眼睛快要长到天上去了。

闻人袭默默地把衣服都扔了出去,没有理睬他。

“你这个奴隶。”太监见自己的权威遭到了质疑,气得直跺脚。他冲了过来要揪她的耳朵,却被闻人袭轻巧地躲开了。

那个太监欺负他不成,反而因为地上的水实在是太滑了,“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哎哟,小兔崽子反了你了!”

“小钟子,别欺负他了,”昨日进下人房收拾闻人袭与乐承荏打斗残局的小太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小灏子挺可怜的,咱们照顾一下他吧。”

“小田子,谁跟你是咱们?你个窑子里的货,都不知道自己亲爹是谁呢吧?如果你妈听说你帮衬了沐府家的小儿子,会不会感激涕零地告诉你她因为这个,在阴间当上了沐府的第二十个通房丫头啊?”小钟子捂着屁股,一骨碌爬了起来,指着小田子骂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小田子拿起手里的盆咣当一下砸在了小钟子的头上。

“怎么了?我给你找了个野爹,你不开心吗?”小钟子也不是吃素的人,跟他扭打在一起难解难分。

“张公公来了!”闻人袭这时突然大喊一声。

“哪呢?”小钟子吓得赶紧收了手,脸色都白了好几个度。

直到小田子又“咣当”地一声拿盆敲中他的头时,他两眼一黑倒下去的那一刹那,才明白过来。

他被骗了。

“你耍赖!”俏丽的小侍女指着闻人袭大吼道,“这么不公平!”

“那怎么算公平?你们一起来吗?”闻人袭冷哼一声,“对啊,我只有十岁,个子也小,比不得你这个老妖婆年龄那么大还想爬上七皇子的床。”

“你!”那个侍女气得眼睛瞪得溜圆。

“算了春雨,咱们不跟他这个奴隶一般见识。阴沟槽里的臭虫罢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被主子捏死了,何必跟他计较?”她身边的侍女见状赶紧拦住了气得快暴走的她。这个小崽子看着挺小,但是好像挺机灵的。

“你们跟一个奴隶干着一样的活儿,不觉得羞耻吗?”闻人袭鄙夷地看着他们,又补了一句。

“奴隶就是奴隶,你的子子孙孙都是奴隶!”春雨怒骂道。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等她当上侍妾,她一定要折磨死这个小兔崽子。

“算了算了春雨,他没有子子孙孙,你快别跟他吵了,张公公来了就要挨板子了。”旁边的侍女好心地提醒道。算时间,也快到张公公起床了。

果不其然,她话音刚落,张公公就出现在浣衣房的门口了。

“吵什么呢?”张公公听到了后院的吵闹声,急忙赶到,“当心殿下砍了你们的头。春雨,又是你吗?”

“不敢,张公公,”春雨惶恐地行了一礼,“是他!是小灏子!”

闻人袭直接回了她一个白眼,随后跟张公公行了一礼,“公公,奴才惶恐。”

“你惶恐什么?”

“奴才惶恐,奴才初来乍到,竟不知后院卧虎藏龙,也讶于殿下的大公无私,居然让自己的侍妾来浣洗衣物。”闻人袭不卑不亢地说。由于外表是个十岁左右的少年,她瘦弱的身板在别人看来实在是弱不禁风。这也给众人一种,春雨在以大欺小的感觉。

“你说你是殿下的侍妾?”张公公眯起眼睛看向春雨。

“奴婢不敢!是小灏子在胡言乱语。”春雨吓得直磕头。

“小灏子在胡言乱语吗?”张公公看向四周,春雨仰慕殿下之心人尽皆知,所以并没人出声帮她求情,“你既然惹了是非,就不要推卸责任。二十板子先担着吧。”

“不是的张公公,他在说谎!”春雨剧烈地挣扎起来,指着闻人袭恨不得把她吃了,“明明是他咒骂在先!”

“是吗?”张公公又看向众人,特别是闻人袭,他打量了好几遍之后顿时觉得这个春雨简直不像话。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咒骂别人?

“奴才作证,小灏子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一直是春雨在挑拨。”小田子向张公公行了一礼,帮衬了闻人袭一把。

“看吧,咱家看人不会错的,走吧,春雨。”见有人给闻人袭作证,张公公也就不在这里过多追究,带着春雨就走了。

剩下的人大气不敢出,低下头忙着手里的活。

“小田子,谢谢你。”闻人袭真诚地向他道了谢,并且鞠了一躬。

“也谢谢你帮我,咱们礼尚往来就对了。”小田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白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晕。

虽然这里刑罚严苛,但总归纪律严明,让她对乐承荏不由得刮目相看。

日头正烈,这是午休到了。她难得有了喘息的机会,活动了自己的四肢,这腰酸背痛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她三下五除二地爬上了回廊的顶部,让视线翻越了这难以越过的宫墙。

她情不自禁想起当上储君之后的日子。

“公主殿下,您已经接过储君玉玺了,这些课程你必须要上的。”蒯月拦下翻墙出去的闻人袭,一脸为难。

“本宫回来就去上课,你在这里等本宫就好。”闻人袭嘻嘻一笑,没有停下脚步。

但是她还是逃课了。先帝狠狠地批评了她,并且也责罚了蒯月三十板子。但受了这样的责罚,蒯月硬是一声没吭。想起来,蒯月似乎没有笑过,一直在为她受苦。蒯月的生辰她也不知道,甚至家乡,家人她也不曾听说过。她好像是个彻头彻尾干干净净的人,一个从未正常生活的人。所以她死的那一刻,那一声“快走”,那一抹笑容才刺痛了她。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