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卿非未良人

更新时间:07-12

卿非未良人

卿非未良人 七十一呀 著

连载中 兰贵妃,郁馨瑶,靖阳 悬疑推理

荣凰是位公主,然母亲早亡,父帝凉薄,兄长羸弱,长于王城,为保平安,以求活命,她从不奢求,也从不信人人赞到的一颗真心。她素来知晓真心难求,所以她不去求,也不惦念。人活一世,虚与委蛇,本是常态。“郁朝歌,你对我从来没有一句真话。”“我爱你,”原她便是个冷情之人,也是个说惯了假话的人,所以你不信,也好。...

精彩章节试读: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叫做《卿非未良人》的小说。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十六章”,《卿非未良人》是作家“七十一呀”的小说作品,《卿非未良人》是女频类小说,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一下精彩章节:“今日有中宫夜宴,合家团圆,不会有惹事人来的!”懒懒散散的语气,像是要马上再打个哈欠,再睡上一觉似的。

牧祁昇可以提拔他们母子,当然也可以选择别人,毕竟兰贵妃心里清楚,牧祁昇的凉薄,哪里是常人所能及的,对自己心爱之人和心爱之人所生的孩子,尚且能够如此,何况是他们,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儿臣知错,请母妃原谅,儿臣以后一定会谨言慎行的。”

兰贵妃扶起了跪着的牧天齐,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们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母妃是你的母妃,自然是要偏帮着你,为你筹谋。你要知道,陛下最是多疑,功高震主,你我无需做什么,陛下都不会彻彻底底的相信太子的!只要陛下有着这一点点的疑心,你我母子便能更加长久。”兰贵妃拍了拍牧天齐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希望牧天齐日后能够更加谨慎,不要再落人口舌了。

到了他们今日今日的地位,往后走的每一步都很凶险,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要再三思量。

而另一边的牧天齐和牧荣凰兄妹二人,也在御花园中长话叙谈。

“朝歌!你可知道你今日当面给兰贵妃难堪,会有什么后果吗?”牧凌天依然是同往日一样的语气,总是前怕后怕。

“能有什么后果!僭越无礼的是殷氏,本是应该!”朝歌倒是一脸的不在乎。

在她看来,就是活该!若非她不屑得做那样的勾当,做与他们为伍的小人,今夜的事情,定然是要好生利用上一番的,让他们母子知道,什么是人言可畏。

“朝歌,你怎么就不明白……”牧凌天本以为自己白天已经和朝歌说的很清楚了,没想到,她还是依然的我行我素,谁知道朝歌也不像白日里的那般温顺,反倒争执了起来,

“是哥哥不明白,一直都是哥哥不明白!哥哥是太子,是将来兰渠的王,也会是天子!母后去世多年,父皇忘了,殷氏也忘了,哥哥为何获封太子,母后为何嫁与父皇,哥哥身后站着黎族,难道哥哥自己也忘了吗!这本就是个承诺,是个交易,是父皇对母后的承诺,是兰渠同黎族的交易!这些年,若没有黎族的拥护,父皇的王位哪里会做的那般稳妥!这些都是殷氏比不得母后的,也是殷氏的孩子比不得哥哥的!”

这一番言语,说的牧凌天细细思量了许久。

“朝歌,我竟不知,你……”

这是牧凌天意料之外的,从前他也只以为朝歌是单纯的替他鸣不平,小吵小闹罢了,没想到,她的心里看的如此通透。

牧凌天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呢,只是,明白又能如何呢。

“话虽如此,可如今朝局瞬息万变,只怕是,”

太子不是天子,说到底什么也不是。如今天下虽未得一统,倒也还算太平,而黎族,黎族如今的实力不如往昔,也渐渐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了,大家也只是在偶尔提起的时候,知道当年郁后举族迁入兰渠,黎族是郁后的母族,是漠北部族,已经很少有人知道,黎族当年的枭枭与风采,是如何成为漠北第一大族的了。

黎族手握兵权,族人天性如此,在旁人眼中,却是狂妄自大,不尊礼数,却又得罪不起。

这样的局势,从一开始就是不利的。

“哥哥,放心,朝歌长大了,朝歌也可以保护哥哥的了,”

看着此时一脸俏皮的朝歌,牧凌天心头一暖,自己的妹妹,总是自己的亲妹妹。

“你?你要怎么保护我?!”

“哥哥,不相信吗?”朝歌一脸的斩钉截铁。

“相信,自然是相信的,我的朝朝长大了,也该嫁人了,那个萧家公子,叫子靳的,我看就很好,”

朝歌显然没有想到牧凌天会突然提起萧子靳,不免脸上一阵红晕。

“哥哥!你也取笑我!没有的事!”

萧家公子,确实很好,待她也很好。

“没有的事吗?前些日子,你不是还私跑出宫,同他悄悄会面,我可听说了,萧家公子,衣着翩翩,大好男儿,铁骨铮铮,又对你痴心一片,你若是不要,有的是人排着队抢呢!”

牧凌天也不是无缘无故,无风起浪的提起萧子靳这个人的。他已经在暗地里观察多日了,家世清白,为人谦和,虽是武将,可也潇洒风流,生得一副好面孔,倒也不粗糙滥情,对自己妹妹情有独钟,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男儿,配的上我们的朝歌。

再说了这样扎眼的两个人,暗生情愫,哪里能藏得住,不被人知晓呢!

“谁敢!”朝歌一脸的傲娇。

兰渠境内,纵使放眼六都,她看上的男子,谁敢同她争抢,谁又能争得过她!

不过片刻,又是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

“再说了,我知道,他不会的。”

萧子靳,他不会。

都说将门之人多长情,一发一妻,便是一生,其他人,朝歌不知道,也无从取信,可萧子靳,这是朝歌对自己的笃定。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认定了这个男人心底的纯净。

朝歌见过母亲的无声的眼泪,朝歌不怨父亲,朝歌知道帝王家的烦恼,朝歌知道,可她难免还是会惋惜会心疼,所以她不愿成为母亲那样的人,忠了自己的内心的感情又如何,到底伤的还是自己,都是徒劳。

“小鬼头!哥哥就希望你能快快长大,同你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出了这深不见底的王宫,再也不要卷入风波中。”牧凌天暖心的摸摸朝歌的小脑袋。

是啊,他希望朝歌能够平安长大,遇上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男人,喜乐的过她的一辈子。

送走秦王出宫后,兰贵妃在自己的韶华殿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郁馨瑶的画像。画像中的女子,长得极美。她常常望着画像出神,想起自己服侍她的那几年,想起她的命,又想起自己的命,为何老天总是那么不公。给了她那样好的容貌,还要给她那样好的家世族人,还赏赐了她一双令人惊羡的儿女,凭什么,她要有了这一切,凭什么,是她有了这一切!

这个女人总能不动声色的要了她所要的一切。

“郁馨瑶!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还是阴魂不散!”

“郁馨瑶!你想要你的儿子当太子做王上,想要你的女儿倾世荣凰,做梦!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兰贵妃的手拂过画中人的脸,嘴角一笑。

好在,你死了,郁馨瑶,你终究还是硬不过命,你死了,你留下的一双儿女,本宫会替你好生照顾,不过本宫也有两个孩子了,照顾不来,你可不要怪本宫不尽职尽心。

“舅舅?”

“舅舅,你怎么在这?可是在兰宫中迷了路?”

“刚才的话,舅舅都听见了,对吗?”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