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国师夫人又黑化了

更新时间:08-07

国师夫人又黑化了

国师夫人又黑化了 朝暮思于 著

连载中 阿念,祁衍,刘嬷嬷 古代古装

[孤冷清高国师大人*沉稳睿智公孙府三小姐]十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南鹊之祸搅乱了无数人的命盘。十年后,北秦的盛京又因公孙府新来的三小姐而风云渐起。风轻云淡的国师,忠贞善良的将军,斗争激烈的派系……看似平静的朝堂和江湖其实暗藏汹涌,稍不留意就会跌入血海,被人撕的粉碎乃至万劫不复。诡谲的真相渐渐揭晓,无论是谁都不能幸免于难。...

精彩章节试读: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叫做《国师夫人又黑化了》的小说。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十一章命案(1)”,《国师夫人又黑化了》是作家“朝暮思于”的小说作品,《国师夫人又黑化了》是女频类小说,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一下精彩章节:明笙乖巧应下,随后继续驾着车向皇宫的方向驶去。

祁衍静静地在一旁看他如何拿出怀中的手帕,看她如何爽快地接下,看两人如何相谈甚欢……

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淹没了二人的身影。

他收回目光,自嘲一笑。

“你也……不过如此。”

不知说的是自己还是他人。

“小姐,您看,是国师大人!”

影若正带着侍女在街上闲逛,无意间看见站在角落里的祁衍,他仍是一身白衣,如墨长发束冠,身姿挺立,嘴角带着一抹难辨的笑,周身的气质将他与来往的公子区别开来,在人群里颇为显眼。

她以为,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永远是和她在一起时冷冰冰的样子,没有想到,今日见着,倒似仙人下凡了一般,沾染了些烟火之气,只是他的模样看上去有些难过。

她赶忙上前打招呼,那人将目光收了回来,侧身瞥见影若一路小跑着前来。

“大人,您也在!”

她香额上带着点点汗珠,穿着明黄色的纱裙,看起来见我犹怜,只是,眼前之人才不在乎这些。

他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随后一个转身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大……人……”

影若落寞地站在原地,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望眼欲穿。

“小姐……您别伤心,许是大人有事……”

粉衣婢子小心翼翼道,生怕触了她的霉头。

“我知道……”

她敛下眸中的神情,冷冷道。

此时,一位头发半白的人自顾自地转着轮椅来到影若的旁边,他的脸似十五六岁的少年,但眼底又有着岁月更迭带来的极致深沉。

“国师大人还真是幸运,美人在前,竟然丝毫不为之动容。”

他敛下所有情绪抬眼看着面前的黄衣女子,两只大大的眼睛随着他的笑容而变成了月牙,看上去颇为无害。

虽然看似在夸她,但听着这话,影若却觉得十分刺耳。

“你是谁?”

她居高临下地看向他。

他从袖子伸出惨白的手,转着轮椅到了旁边的一家专门卖着花灯的小摊贩,自顾自地选起了花灯,随后,转头看向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无礼。

“姑娘,想这么多,不如和我一起放盏花灯看看?”

……

大夫人走累了,便先行回府,留下萧藏鸦和公孙靖两个人在街上乱逛。

“三妹,大哥有事,你就先逛着,记得早点回家。”

“大哥……我……”

“有我在,哪有俊俏郎君和你们说话呢?毕竟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是个男子都不敢同你们搭话了。别客气,千万别客气,我懂!大哥先走了啊!记得早点回去!”

公孙靖一向是个闲不住的主,托辞有事,眨眼的功夫便溜了,只留下她和阿念颇为无奈地相视一笑。

“早就听说大公子的各种随心浪荡事了,今日一见,果然如传言所说。行事不拘小节,言语也颇为……”

藏鸦憋着笑地看向阿念,她耸了耸肩,闭上了嘴巴。

两人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

“小姐,你看!”

阿念拉着她跑到河边,两岸的娇俏佳人和俊朗公子手捧着精美的花灯放逐在河面上,水面波光粼粼,倒映着两岸的万家灯火,繁华街肆。

“小姐,我们也去放一盏吧。”

她无奈地看着阿念。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好,那便依你,去吧,记得给挑好看一点的。小心别迷路了!”

“小姐放心!一会儿就到!”

阿念瞬间就钻入人群中,不消想便知道,肯定是朝着方才走过的小铺挨家挨户地挑了。

她舒展着笑容,撑着脸,坐在岸边的石桌上,看着远处迷离的灯火,看这繁花似锦的街道,看着天边的圆月。

祁衍在她身后站着,他眼看着她的婢女阿念给她递了花灯,两人打打闹闹,欢声笑语。

她握笔在一张小小的纸条上写下几个字,待纸干透了之后,便将它安安稳稳地放在花灯里面,两人一同将精美的花灯推到河中,顷刻间,便分不出谁是谁的了。

“小姐,你许了什么愿望?”

“你猜!”

她狡黠一笑,侧眼看见在人群里颇为显眼的祁衍,肤白貌美,身段修长,一袭白袍,手里还拿着一只花灯。

两人对视,他不经意地别开目光,同身旁的明笙交谈着,仿若没见到她这个人一样。

她也垂下目光,淡淡地同阿念道:

“好了,阿念,也该玩够了,我们回府吧。”

紫衣女子轻声劝她的婢女,两人便一同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不见了踪迹。

“大人,他们走了。”

明笙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祁衍立刻将自己手里的花灯递给明笙后,走到二人放花灯的位置上,用术法悄悄地让女子方才放逐的那盏花灯回到岸边,信手拿了起来。

旁边的人见了他的动作,皱着眉头对他道:

“你怎么这样!人家放的花灯你也要看。”

“啧啧啧,人不可貌相啊。看别人的花灯,也不害臊!”

明笙想同那些人争辩,祁衍把他拦了下来。

“无碍。”

“可大人,他们……”

他暼了明笙一眼,拿着花灯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

“主子也是,拿萧姑娘的花灯干嘛……”

明笙嘟囔着,信步跟了上去。

对岸,江念涯把手中的花灯放逐在河面上,他身侧有位貌美的黄衣女子,女子手里也拿着花灯,可她娇媚的双眼此刻直直地盯着对岸,一声不吭。

“有些东西,你越争,越得不到。”

江念涯悠悠道,他看见面前的女子把花灯直接丢到岸边,灯面被河水打湿,不一会儿就烂了。

江念涯看着她这番行为,笑了笑,看向她的眼睛。

“但是你不争,什么东西也拿不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是一个喜欢看戏的人而已,我与你萍水相逢,不会从你这里索求任何东西。只是让你知道真相罢了。”

他转着轮椅,背对着她道:

“毕竟,只让主角在这里演戏,可不够看。”

他喃喃道,嘴角绽开了一个看似天真实则有些诡异的微笑,之后便转着轮椅想要离开。

“别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影若本想抓住他的轮椅,但一位灰衣中年人突然出现,挥开她的手。

好疼!

她抓着自己几欲骨折的手,有些忌惮面前的灰衣男子。

“说话就说话,不要对我家少主动手动脚。”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轻轻地出声告诫,随后便推着少年离开了河岸。

“影若姑娘,下次见喽。”

少年背对着她挥了挥自己骨感苍白的右手,意在向她道别。

她看向着自己手上的右手,被男子用掌劈了之后,本该是莹白的小臂上,出现了一道发紫的红痕,看上去,已经有肿胀的趋势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影若眼中带着恨意地望着那两个人。

“忠叔,你看你,下手太重了,估计人家姑娘的手都断了。”

他虽然在怪徐忠,但神色之间没有丝毫怜悯,反而是带着一丝嗜血的兴奋。

“不会断的。少主,方才那女子是妖,同人走近了会吸食人的阳气。您本来身子就弱,就不该如此冒险靠近她。”

他拍了拍忠叔的手,轻生安慰道:“知道了知道了!忠叔你放心,在见到那个人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的。”

“就算见到了那人,也不能轻视自己的性命……”

徐忠有些感慨地对他道。

“少主,您好不容易活下来。这些年来,我早就把您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了,若是您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向您的父亲交代啊……”

他突然安静下来,眼神空洞地望着自己的空腿。

“若不是他的话,我丢的可不止是一双腿……”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