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孤星满月

更新时间:06-08

孤星满月

孤星满月 阡耘 著

已完结 池小月,牧竹之,牧小满,安东

民国时期,牧小满,一个贪狼族女孩身负灭门之仇只身来到上海寻求她父亲友人的帮助,以求报仇。然而,命运的辗转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危机,濒临绝境。好在,在她成长的时光里,身边有两大男神贴心守护。一个,是她此生挚爱,为她遮挡一切风雨,守护她一生的初恋,安东。一个,是默默背后付出的皇室成员,弦仁。爱恨情仇之中,牧小满,在真相大白之后,她还剩下什么?陪伴在她身边的,还有谁?...

精彩章节试读:

小说《孤星满月》是小说作家“阡耘”的网络小说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25章 信任”,小说第一章是“第1章 贪狼族”,《孤星满月》属于现代言情类型作品,喜欢女频的朋友不容错过。《孤星满月》讲述的内容是:柯叔震惊地看着他,半天没说话,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悄声地问:“报纸上说,池正远他们一家都死了呀!”

池小月心中一阵惊喜,两眼发出闪亮亮的光芒,开心不过一秒,却又犹豫了。这人如此热情,他会不会是武功绝世的丐帮长老?

如果是,跟着他走的话,自己会不会被他拉到某个偏僻弄堂里,继而被杀?或者直接将自己带到黑衣人的巢穴,以换取丰厚奖赏?

她脑子转得飞快,觉得自己为了摆脱黑衣人的追杀,已经从沈阳逃到上海来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再次进入黑衣人的窝点,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想到这儿,她摇了摇头,说:“你跟我说下方向在哪里,我想自己去!”

那小叫花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非常不屑:“怎么?你还怕我讹你钱?拜托,如果你现在身上有钱的话,你早就叫辆黄包车拉你去了,何必在这里苦苦问我方位?切!”

话虽这么说,但这小叫花却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既然要去辣斐德路,那么必定会认得那里的人,住在辣斐德路,非富即贵,想必,她是从乡下来投奔亲戚的。也不知是哪家有钱人,摊了这么个穷亲戚!

可他转念一想,万一这小姑娘要找的人只是在某个达官显贵家做帮佣,那自己的殷勤岂不白献了?

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可是问路要紧,多耽搁一会,就让池小月多一份危险。于是,她假装妥协道:“那就麻烦你带个路吧!”

事实上,她心下一计,这上海那么大,路边必定会有指示牌,自己多留点神,如果看到指示牌,那两人就此别过。这人说辣斐德路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脚程,如果半小时还没看到,那就赶紧溜!

小叫花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献这个殷勤,可眼前这小姑娘突然话锋这么一转,他不献也得献了。

可是,该如何在这个小姑娘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那个利益呢?这是个难题!

他对其余几个小叫花打了个招呼:“我去办点事儿,不用跟着。”那些小叫花们自顾自地吃着,哪管那么多,只是众口含糊地应了声:“是,赵哥!”

赵哥看了池小月一眼,示意跟着自己,池小月立即心领神会,在他身后保持五步距离,小心谨慎地跟着去了。

今天上海的天气很好,阳光仿若猫咪般温暖而柔软,这要是换了从前,池小月必定在吃饱喝足之后,懒懒地睡上一觉。虽如今没了家,劫后余生所带来的寒冷和恐惧,似乎也被这暖暖的阳光给驱散了。

没有驱散的,却是池小月依旧谨慎的心。

她跟在这位赵哥身后走着,脑子里却想了很多。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路边的指示牌?为了这事儿,她一直在东张西望。好在视力始终都很好,平时爹娘都说自己眼尖,总能察觉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再加上,自己天资聪慧,学东西很快,从很小的时候爹爹就教她识字了。小小的人儿,早能看的懂一本大部头了,虽不懂厚书里所表达的情感,却也能装模作样的给巷子里的小伙伴们讲讲《战争与和平》里四大家族的兴衰,《西游记》里师徒四人的艰难险阻,甚至是通过《海底旅行》里的情节,流露出对大海的向往。

看过的书,通过讲故事的形式说给身边小伙伴们听,早早地让她练就了古灵精怪的口才和灵动的思维,然而,她脑子转得再快,却不知道等下见着牧叔叔的时候,该如何去描述这段时间发生的家变!

是该嚎啕大哭地抱着他的胳膊?还是跪着流泪请求他的帮助?

池小月的脑子从来没这么堵过,就好像嗓子发干的时候吃了一块又干又硬的大馒头,噎得难受。她很感激赵哥一直往前走,而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因为,她得好好捋捋思绪,否则见着牧叔叔的时候,千万句委屈却不知道从哪句开始说起。

赵哥虽然没有回头,却透过地面上的影子看得出身后的小姑娘是否在跟着自己。他也知道这小姑娘人小鬼大,警惕性十分高,两人相隔几步远的距离,估计是怕自己把她给卖了。

卖了?我还没那门道呢!哼!

他偏过头不屑地朝地上池小月的影子丢了个白眼,觉得这简直是好心没好报!虽这么愤愤地想着,脑子里却也十分混乱,他隐隐觉得这小丫头是突如其来的财源,得捋捋思绪,好好想个对策,自己总不能白白带路吧?该如何捞好处呢?

他也不是笨蛋,很小的时候就穿梭于上海的大小弄堂里,为了跟其他同伴抢夺一点点食物,早就练得一双火眼金睛,和一副精明世故的大脑。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白做的事儿,也没有善良和帮助之说。

真要说帮助,自己才是那个最需要被帮助的人!

哪家公司开业了,哪家豪宅办红白喜宴了,他都清楚,也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偷得最新鲜的食物。时间久了,身后自然跟了一帮小喽啰,跟着他一起在上海的大街上横冲直撞,却也过得有滋有味。

尤其是,当这些小喽啰尊称自己一声“赵哥”的时候,那心里的满足感就跟吃了一颗从冠生园里偷来的蜜饯一般香甜。

想到这里,这位赵哥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在偷笑,他也在东张西望,只不过他不识字,望的不是指示牌,而是想看看街边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从这个小姑娘身上获取利益的地方。

就这么一路沉默不已地走着,他什么都没发现。却让池小月看见街边一块不起眼的指示牌,牌子早已被多年的风雨侵蚀地斑驳不堪,上面用白色油漆写着的字依稀可见:向前一百米,辣斐德路。

她喜出望外,这个赵哥果然没有骗自己!

她三两步奔了上去,跟赵哥并排走着,毕竟之前怀疑过他,心中总有些愧疚,不好意思地想搭话:“那个……嗯,赵哥?”

赵哥被她的举动弄得十分意外:“怎么?你刚才不是还怕我骗你吗?离我那么远!”

池小月嘿嘿一笑,脸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泛红:“我们快到了吧?以后我该如何感谢你?”

赵哥没搭腔,他也很着急,虽不认得指示牌上的字,可他认得路呀!前面没几步是一个十字路口,再往前就是辣斐德路了。难道今天真的要做一件好人好事了?就算做,也没人给自己发锦旗啊!

真是着急!

急得一脑门子汗的赵哥决定赌一把,先打探打探这个小姑娘要去找哪位,是辣斐德路几号,如果报上的名字十分了得,那还是安全给人家送到。这样也许会有一两个赏钱。毕竟,这一带是富人区,几号住着什么人,是做什么的,他都能如数家珍,了解得比他家族谱都清楚。

当然,赵哥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穷光蛋,自然也没有族谱这玄乎的东西。

于是,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你去辣斐德路几号?”

池小月还在美滋滋地幻想等下见牧叔叔的场景呢,被赵哥这么一问,也顾不得之前的警惕心了,直接脱口而出:“二号!”

赵哥一琢磨,辣斐德路二号?那不是牧竹之的豪宅吗?上次他家办酒会,自个儿还去偷过一瓶葡萄酒。也不知那酒的来路是什么,都怪那天他倒霉,红酒揣在怀里没跑多远就被逮到了。结果,自己被狠狠地胖揍一顿不说,还在手背上留下了这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那伤痛,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刀疤,可是自己一辈子的耻辱!奶奶的!这死丫头要去牧竹之的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恨得牙痒痒,可赵哥还是忍了下来:“你去那儿做什么?”

池小月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是,她觉得在这里不会有人认得自己,自己只不过是去找爹爹的朋友罢了,应该不会有事儿吧?再说,眼前这位赵哥已经热心地带对了路,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虽这么迟疑着,却还是说了实话:“找牧叔叔。”

赵哥本来还打算送这小姑娘去目的地,再讨两个赏钱,这么看来,哼,不能送!这死丫头绝对不能送!

他越想越气,飞起一脚踢开了一块碎石头,不偏不倚地砸向路边奔驰而过的轿车,惹得轿车司机一阵乱骂,他从嗓子里憋出一股子怨气,对那远去的轿车“呸”了一口。

跟在一旁的池小月吓坏了,她不明白眼前这位热心的赵哥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性情大变了?!

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别惹他为妙,少说话,多走路。

池小月低着头,跟在他身后闷不吭声地走着,大气不敢出,甚至都不敢去想等下见着牧叔叔的场景了。

两人来到十字路口,再往前走就是辣斐德路了。气头上的赵哥并没有往前走,而是拐了个弯,带着池小月往路口的左边去了。

牧家不是让我留下一道疤吗?我也要让你们留下一道疤!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