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交换吧运气

更新时间:06-23

交换吧运气

交换吧运气 漠兮 著

已完结 童小悠,陆星成

热播影视剧《我好喜欢你》原著小说。童小悠是一个被衰运围绕的人,倒霉了二十六年,走在人行道上都能被车撞,进入杂志社四年依然是个垫底的设计师助理。而陆星成则是时尚圈以幸运闻名的传奇人物,事事顺利得不像话,是杂志社人人艳羡的主编大大。因为一次意外接吻,他,从众星捧月到身败名裂,她,从衰神附体到一夜成名,两人交换了各自的运气,并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家族旧事。交换吧,运气!暖甜不虐。...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都在找漠兮作者的小说《交换吧运气》,《交换吧运气》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现代言情”来展开,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小说吧:“是杂志的损失?”陆星成打断了Daly的话,“等她有了这本事,我再后悔也不迟。

PART3

谁说奴隶制已经结束了,它只是改成了一周七天,每天十五小时。

——《独孤星》专栏

“肉筛子”离开的时候和温惜擦肩而过,童小悠闻到她身上的东方调浓香,檀香与茉莉香的混合很配她身上的复古印花大摆裙。

童小悠想,这大概是她这辈子离时尚热门人物最近的时刻了,再无以后。

陆星成怒气未消,即使来者是他的官方女友也不能幸免于难。

“昨晚她让你那么穿你就那么穿?作为杂志的首席模特,你应该有基本的审美吧?”

“尊重设计师的选择是我的职业操守。”温惜眨了一下妩媚的丹凤眼,“况且我觉得阔脚裤配红色腰带相当出彩。”

陆星成不置可否:“可是她得了五个0分。

温惜双手托腮:“你不怀疑是穆扬故意针对?他先故意挑衅,让我们参加节目,不论我们派了谁,他都会让我们输,我看无非是童小悠人微言轻,所以干脆给她五个0分!

见他有在听,温惜继续说:“既然《下一站,runway》说她是0分设计师,那如果她大红大紫岂不是说明他们节目没眼光?”

捧红一个设计师对陆星成来说不是难事,且不说他现在手握一流的时尚平台,单他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一个设计师的命运。只是他没兴趣做这种赔本买卖,连一句话都不想浪费。

“捧红她就为了打穆扬的脸?”陆星成不屑,“他还没那么重要。”

温惜似乎有某种执念:“那你如果辞退她,岂不是承认《CHIC》输不起?倒不如给她升职好了。

温惜说完嘟起粉嫩的双唇向他撒娇:“只要你答应,我就去拍那组比基尼的广告。”

陆星成眼中眸光一转,挑眉看向她:“你不是觉得尺度太大不愿意拍吗?”

温惜学他的样子挑眉:“你不是说如果我肯拍,下个月广告投放量会增大吗?况且……”她说着凑近陆星成几分,“我男友都不介意,我还介意什么呢?”

陆星成警惕地向后退开。

温惜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这样毫无感情翻着白眼的样子令陆星成放心,轻松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下午让Daly去谈价格。话说,你为什么要帮她说好话?

“不。”温惜吐气如兰,“我只是讨厌穆扬。”

这个答案倒是合情合理,陆星成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温暖、阳光,充满了柔情:“好,成交。”

设计部众人并没有因为童小悠给全杂志丢脸而同仇敌忾,相反的,大家对她即将被开除表现出极大的悲伤与不舍。

“童小悠走了,是不是我们以后都要自己拿外卖了?”

“谁换饮用水啊!设计部的男人十个基佬就九个受!”

“还有我昨天刚领回来的布料,怎么搬去仓库啊!”

童小悠一直以为自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原来竟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也不枉她在这里工作一场。

Daly就在这样的悲情时刻来到了设计部,他纤细如葱的手指捏着一个白色信封,童小悠知道这里面正是自己的开除通知书。

“从今天起,童小悠离开设计部。”Daly语调平稳,一字一顿地宣布,去主编办公室工作。

“啊?!”

 

“还是凶!”宋儒儒一边看卦一边咂舌,“这次不是乍现,是凶星高悬!还有血光之灾!”

“主编没开除我,我还升职了呢!我再也不相信迷信了。”童小悠开心地吃着打气拉面,热腾腾的面条里放满了她喜欢吃的牛肉丸、火腿肠、鹌鹑蛋和皮肚,“而且离主编那么近,就算他什么都不教我,我也可以吸收到他的时尚精气……”

宋儒儒点点头:“那倒也是,一个一五八的矮子,想做一六八的模特,每天仰头也能拉伸个一两厘米的。”

“对嘛,人要积极,要乐观!我妈妈和我说,人生就是一杯茶,会苦一阵子,但绝对不会苦一辈子!”

宋儒儒撇嘴:“那你泡了一壶苦丁茶怎么办?”

童小悠一口面条直接吸进了鼻腔里,疼得满沙发打滚,好不容易才从鼻孔里扯出了半根面条,早已是眼泪鼻涕糊一脸了。

说真话,童小悠的运气确实很背,而且一直很背,不过从物种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一个物种只要存在就必然有其能够维持生存的能力。虽然比衰没人比得过她,可比乐观也没人比得过她啊。

虽然被车撞但也没残废,虽然钱包被偷但没被劫色,虽然一直寂寂无名但总是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呀。

这样想想,人生还是很美好的嘛!

所以就职报到的那天,童小悠在陆星成的办公室感动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誓死要为《CHIC》抛头颅,洒热血!

当时陆星成正在审阅温惜拍的广告图,等童小悠慷慨激昂地演说完,他正好选完了刊用的五张图,勾勾手指,召唤跑腿工:“哎,五个零,把这个送去编辑部。

童小悠茫然四顾,五个零是什么?内线电话吗?

陆星成不耐地抬头:“叫你呢,五个零!

呃,五个零是叫她吗?原来主编虽然看起来无所不能,其实记性不怎么好呀!于是童小悠小声提醒:主编,我的名字是童小悠,您不是看过我的履历吗?童话的童,大小的小……”

陆星成抬手打住:“我的脑子里从来不存放没有用的资料,而且难道你没有拿五个零吗?

他说得既霸气又有道理,童小悠一时竟无法反驳,只能怯怯地嗫嚅:“主编,虽然您不想记我的名字,可五个零也太难听了,我现在是您的助理啊……”

时尚杂志主编的助理叫五个零,多土!一点都不fashion

很难得,陆星成对童小悠有了那么一点罕见的认同感:“嗯,那叫你奥林匹克好了。”

“啊?”

“五环啊!”

下午的时候Daly就极其有效率地给童小悠送来了她的新名牌——“Olympic”

“这是设计部给你专门做的圆形名牌,白色珍珠贝母掐金丝边,珐琅嵌字。这样看起来很像奥运奖牌吧。”

闪闪发光的名牌里承载了设计部同事们对自己的爱,而且看起来还很值钱的样子!童小悠瞬间开解自己,奥林匹克就奥林匹克吧,听起来也挺有体育精神的不是吗!

 

说到体育精神,里约奥运会的口号是:一个新世界。

而到了主编办公室的童小悠,也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工作十五小时不间断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陆星成是把握命脉的大bossDaly是安排工作的CEO,而童小悠是唯一的下等职员。

“奥林匹克,去库房拿这一季所有玫红色的单品来。”

“把这份设计图复印一百份,发到设计部每一个设计师手上,然后告诉他们,他们都是垃圾!

“排版出错了,立刻通知印刷厂暂停。已经开机印刷了?那你就去工厂躺在机器上让它停止运作。”

……

本职工作少不了,额外工作是任务,加班熬夜是福利。这些资本家的盘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资本家本人干得比你还多。童小悠看着陆星成犹如一台机器一样运作,而且不出一丁点差错,内心早已超越了敬佩,而是震惊。将第五杯美式咖啡送进办公室的时候,童小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陆星成头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要是困了……”

童小悠有些感动地回看陆星成。

他说:“抽自己两耳光,就好了。”

虽然他不关心自己,但作为下属童小悠还是关心地问了他一句:“主编,你不累吗?”

陆星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语气平静,但越是平静,才越发有不屑的味道——不屑为此流露情绪:“工作八小时就会累的人,应该是没有进化好。”

童小悠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勤奋的人,对于这样的指控心有不服,但这个不服又不得不屈服于陆星成连续工作十五小时的事实:“可是主编,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天赋异禀啊!”

他头也不抬,一边改排版一边冷笑:“没有天赋就去搬砖啊,做什么设计师?”

做设计师,是童小悠从十六岁以来就有的梦想,这个梦想历经了十年,别说开花结果,连芽都没发。她知道这很可笑,但它是神圣的,是庄严的,是每一个偶像剧女主角都会不顾一切去捍卫的!可童小悠没有,因为她没能力去捍卫,她最浅薄的念想不过是能够留在时尚圈,留在这个能够看见梦想的地方。

童小悠记得,陆星成在一次采访中说:知道会实现的,叫目标;知道实现不了的才叫梦想,谈梦想没什么可自豪的。这就是陆星成,一个心想事成的人才能说出的话。而童小悠只能走艰苦朴素的革命路线。

比如:“主编,如果我和你一样工作十五小时,会成为正式设计师吗?”

“不会。”

“那……”

“你会过劳死。”

其实在陆星成身边,体力上的碾压不算碾压,人格上的侮辱也不算侮辱,精神上的挫败感才是最可怕的!

有天加班童小悠去给陆星成买夜宵,回来拿着发票找Daly报销。当时Daly正忙着给陆星成整理文件,顾不上理她:发票你拿去刮奖,就当报销的钱了。

“刮奖?”童小悠无语了,按说她升职到了主编办公室,请陆星成吃顿夜宵也是应该的,但是拿这种几乎没有中奖率的发票做借口,会不会太low了点?

见她一脸不信,Daly忍着耐心又说了一句:你以为主编和你一样?

Luckystar了不起啊,封建迷信要不得!童小悠暗暗腹诽,伸出食指很不屑地抠了几下银色刮奖区,然后僵化了。

那小小的方框里赫然印着三个字——伍佰元。

童小悠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稍稍地晃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她觉得整个人生都要被颠覆了。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