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总裁 >枕边私宠:总裁莫高冷

更新时间:06-08

枕边私宠:总裁莫高冷

枕边私宠:总裁莫高冷 月下安眠曲 著

已完结 席时澈,程灵

未婚夫移情别恋,父亲被害入狱,狱中无故身亡,哥哥意外车祸,尸骨无存,母亲受不住刺激,心脏病发,她的世界,从此崩塌。陷入绝境的程灵,找上掌控京城经济命脉的暗黑帝皇。传闻席时澈嗜血绝情,孤傲狂妄,不可一世,然而只有她知道,他是那么强大的……无耻。...

精彩章节试读:

亲爱的好看小说读者们,《枕边私宠:总裁莫高冷》,是著名网络作家月下安眠曲的小说作品,目前,《枕边私宠:总裁莫高冷》属于总裁类型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总裁”来展开,同时,小说可以归类为女频小说,深受读者喜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精彩段落吧: 圣玛丽医院内,一道快跑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程灵眼神慌乱,脸色苍白,那些被她撞到的家属也没有怪罪,毕竟在医院里,出现这个表情,多数是悲痛的结果。 “冯医生,我妈怎么了?” 程灵直接闯进医生室,连门都没有敲,这可把正准备推门出去的小护士给吓到了。 冯医生对上程灵慌乱紧张的眼神,他也来不及安慰,连忙招呼她快去,“程太太的情况突然发生变化,需要马上做手术,院长已经在准备,你先签一下名。” 冯医生拉来一张椅子,好让她坐在上面。 程灵看着手中这数十张纸,上面写着许多各种病症,她根本看不懂,时间紧迫,她拿起签字笔,直接在上面签名字。 一切签好,程灵的手压抑不住心中的担忧和恐惧而微微颤抖。 冯医生收好纸张,然后开始交代一些相关的事宜。 由于冯医生也需要进去做手术,所以程灵也不多做打扰,她退出去,直接回到病房。 她去到的时候,护士小姐刚好推着母亲出来,程灵握着母亲的手,力度很大,似乎在强行压抑着强烈的感情。 “妈,你一定要平安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程灵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像是要给她传递力量。 护士小姐推着病床,很快就进入手术室。 程灵守在门外,看着手术室的手术灯亮起,她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双手紧握,虔诚地放在胸前,默默地进行祈祷。 命运已经抢走她许多东西,不要连她最后的一个亲人都带走。 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就像上帝最虔诚的信徒。 等待,最是折磨。 程灵已经守了四个多小时,手术还在进行中,她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护士,心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压着她,使她变得十分沉重。 早餐都没有吃就赶出来,再加上一直处于焦虑恐惧当中,她的胃磨着内壁,一抽一抽的,程灵发际间渗出细汗,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借此来减轻身上的疼痛。 此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冯医生走了出来,他身上的绿色手术衣沾上少许的鲜血,异常诡异。 程灵忽视胃部的疼痛,快步跑过去,眼神中急促地问道,“冯医生,手术怎么样?我妈她还好吗?” 她往冯医生身后瞟,却看不到母亲出来,而关闭的手术室手术灯还亮起,证明手术还在进行。 “程小姐,现在你还需要再签一份协议。” “为什么,我妈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冯医生脸色灰白,看着程灵的眼神充满歉意,“程太太的情况不太乐观,有一条重要血管堵塞,我们在处理的时候出现重大出血,现在正在抢救,我们会尽力的。” 两名护士小姐正快步走了过来,脸色肃然,一个拿着几包血包,另一个就是拿着一份协议书给她签。 程灵一看到上面写着死亡这两个字,她两目眩晕,身子抖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 “程小姐,你快点签了吧,里面还在坚持中呢,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的。” 箭在弦上,她没有拒绝的机会,程灵快速签下名字,哀求地伸出手,想握着冯医生的手,可想到他还要进去做手术,不能沾上细菌,腾空的小手,缓缓垂下,紧握着衣角,“冯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母亲。” 冯医生能说的也只是那句我尽力。 程灵看着那扇再次关闭的手术门,她的心再也不复平静。 漆黑的眼眸染上一层薄雾,身子虚弱无力地靠在白墙上,此时的她,无助,彷徨。 冯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她越发的觉得不安。 她就像掉落在大海里,只想抓住一块浮板,程灵胸膛一阵苦闷,这紧张的气氛,使她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她大脑一片凌乱,五指相扣,只能靠自己给自己最后那点力量。 倏然,脑海里浮现一张清贵的俊脸,那双运筹帷幄的黑眸,竟然使她慌乱的心稍微安定一些。 程灵快速掏出手机,按下那个被迫深深记在脑海里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程灵的心像是被揪了起来,一上一下的。 之前冲他发脾气,他该不会不听她的电话吧。 程灵现在无比后悔,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她绝对把席时澈供起来。 那几十秒的等待,对程灵来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直到电话那头被接通,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有事?” 席时澈的声音低沉压抑,随之程灵还听到他那头还有人在汇报情况,想必是在开会。 如果换了别的情况,她一定不会打扰他,可现在,她只能求助他。 虽然席时澈不会医术,可她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他办不了的。 她就是那么笃定,因为他是席时澈。 “席时澈,我求求你,帮帮我,我母亲手术大出血,医生说情况很危险,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求你,辱骂你的事情,我可以道歉,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救救我......”母亲。 母亲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便是嘟嘟嘟的忙音。 他没有听完她的话,就把电话挂掉吗? 是呀,谁叫她自作清高,竟然连席时澈都敢辱骂呢?那个倨傲不可一世的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侮辱,想必没有报复,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是谁给她这个自信,以为只要向席时澈求助,他就会帮她呢? 她算什么,不就是他众多女人之一嘛,就算冠上席太太这个头衔,也只是替他打发女人的工具而已。 程灵笑了,灵动的眼眸一片死寂,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弯弯上勾的笑容充满嘲讽,她的表情扭曲,浑身散发着毁天灭地的绝望。 圣玛丽医院内,一道快跑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程灵眼神慌乱,脸色苍白,那些被她撞到的家属也没有怪罪,毕竟在医院里,出现这个表情,多数是悲痛的结果。 “冯医生,我妈怎么了?” 程灵直接闯进医生室,连门都没有敲,这可把正准备推门出去的小护士给吓到了。 冯医生对上程灵慌乱紧张的眼神,他也来不及安慰,连忙招呼她快去,“程太太的情况突然发生变化,需要马上做手术,院长已经在准备,你先签一下名。” 冯医生拉来一张椅子,好让她坐在上面。 程灵看着手中这数十张纸,上面写着许多各种病症,她根本看不懂,时间紧迫,她拿起签字笔,直接在上面签名字。 一切签好,程灵的手压抑不住心中的担忧和恐惧而微微颤抖。 冯医生收好纸张,然后开始交代一些相关的事宜。 由于冯医生也需要进去做手术,所以程灵也不多做打扰,她退出去,直接回到病房。 她去到的时候,护士小姐刚好推着母亲出来,程灵握着母亲的手,力度很大,似乎在强行压抑着强烈的感情。 “妈,你一定要平安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程灵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像是要给她传递力量。 护士小姐推着病床,很快就进入手术室。 程灵守在门外,看着手术室的手术灯亮起,她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双手紧握,虔诚地放在胸前,默默地进行祈祷。 命运已经抢走她许多东西,不要连她最后的一个亲人都带走。 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就像上帝最虔诚的信徒。 等待,最是折磨。 程灵已经守了四个多小时,手术还在进行中,她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护士,心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压着她,使她变得十分沉重。 早餐都没有吃就赶出来,再加上一直处于焦虑恐惧当中,她的胃磨着内壁,一抽一抽的,程灵发际间渗出细汗,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借此来减轻身上的疼痛。 此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冯医生走了出来,他身上的绿色手术衣沾上少许的鲜血,异常诡异。 程灵忽视胃部的疼痛,快步跑过去,眼神中急促地问道,“冯医生,手术怎么样?我妈她还好吗?” 她往冯医生身后瞟,却看不到母亲出来,而关闭的手术室手术灯还亮起,证明手术还在进行。 “程小姐,现在你还需要再签一份协议。” “为什么,我妈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冯医生脸色灰白,看着程灵的眼神充满歉意,“程太太的情况不太乐观,有一条重要血管堵塞,我们在处理的时候出现重大出血,现在正在抢救,我们会尽力的。” 两名护士小姐正快步走了过来,脸色肃然,一个拿着几包血包,另一个就是拿着一份协议书给她签。 程灵一看到上面写着死亡这两个字,她两目眩晕,身子抖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 “程小姐,你快点签了吧,里面还在坚持中呢,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的。” 箭在弦上,她没有拒绝的机会,程灵快速签下名字,哀求地伸出手,想握着冯医生的手,可想到他还要进去做手术,不能沾上细菌,腾空的小手,缓缓垂下,紧握着衣角,“冯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母亲。” 冯医生能说的也只是那句我尽力。 程灵看着那扇再次关闭的手术门,她的心再也不复平静。 漆黑的眼眸染上一层薄雾,身子虚弱无力地靠在白墙上,此时的她,无助,彷徨。 冯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她越发的觉得不安。 她就像掉落在大海里,只想抓住一块浮板,程灵胸膛一阵苦闷,这紧张的气氛,使她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她大脑一片凌乱,五指相扣,只能靠自己给自己最后那点力量。 倏然,脑海里浮现一张清贵的俊脸,那双运筹帷幄的黑眸,竟然使她慌乱的心稍微安定一些。 程灵快速掏出手机,按下那个被迫深深记在脑海里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程灵的心像是被揪了起来,一上一下的。 之前冲他发脾气,他该不会不听她的电话吧。 程灵现在无比后悔,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她绝对把席时澈供起来。 那几十秒的等待,对程灵来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直到电话那头被接通,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有事?” 席时澈的声音低沉压抑,随之程灵还听到他那头还有人在汇报情况,想必是在开会。 如果换了别的情况,她一定不会打扰他,可现在,她只能求助他。 虽然席时澈不会医术,可她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他办不了的。 她就是那么笃定,因为他是席时澈。 “席时澈,我求求你,帮帮我,我母亲手术大出血,医生说情况很危险,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求你,辱骂你的事情,我可以道歉,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救救我......”母亲。 母亲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便是嘟嘟嘟的忙音。 他没有听完她的话,就把电话挂掉吗? 是呀,谁叫她自作清高,竟然连席时澈都敢辱骂呢?那个倨傲不可一世的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侮辱,想必没有报复,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是谁给她这个自信,以为只要向席时澈求助,他就会帮她呢? 她算什么,不就是他众多女人之一嘛,就算冠上席太太这个头衔,也只是替他打发女人的工具而已。 程灵笑了,灵动的眼眸一片死寂,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弯弯上勾的笑容充满嘲讽,她的表情扭曲,浑身散发着毁天灭地的绝望。

阴暗的灯光照在程灵身上,把她的身影拉得更长,为了避免与席时澈相遇,她还特意挑一条人极罕见的小路,可是怎么依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程灵故意装着蹲下绑鞋带,眼眸微垂,果然看到身后有几道被拉长的身影,对方见她停下,却加快了步伐。 不妙。 程灵心中猛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大脑运转的速度比不上身体的应变能力,她快速向前飞奔,她记得前面尽头就是一家很大的银行,那里有摄像头,如果身后那些是坏人,肯定不敢跟过去。 她的想法是没有错,可是,一个长年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又怎么敌得过精壮的男人呢。 程灵眼看着身后倏然冒出的一只长臂,恶狠狠地勒着她的脖子,男人凶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死婊子,得罪我们老板还敢跑,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程灵只听到这么一句话,随之而来便是刺鼻的哥罗芳的味道,她的大脑还是浑噩,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临昏迷的那一刻,她迷糊地喊道,“席......时......” “这女人在说什么?” 男人抬着程灵,扭头问向刚跑过来的同伙。 “管她说什么,先给老板汇报,然后就等着爽。” 男人淫秽地笑着离开,他们并没有察觉到阴暗之处,一双猩红的鹰眸冷漠地盯着他们,那冰冷毫无温度的眼神如同看待死人。 车内的气息越发的冰冷,恍如一下子从夏天变成冬天,司机摩擦着双臂,自行取暖,“席少,刚才程小姐叫您的名字向您求助呢,我们真不救人?” 司机懂得看唇语,自然知道程灵昏迷之前说了什么,他自以为这话肯定能够取悦席少,毕竟席少关注程小姐那么久,程小姐能在遇难的时候喊出他的名字,那代表席少在程小姐心中肯定占有一席之地。 “闭嘴!” 司机怎么也没有想到席时澈脸色铁灰,猩红的鹰眸透着狠辣,上位者的压迫力使司机吓得顿时不敢说话。 席时澈怎会不知道,她昏迷前为何会喊出他的名字。 她以为,那些人是他派出去的。 在她心里,他比萧贵那种垃圾还要不堪! 程灵梦见身后有人不停在追她,她很怕,只能一直向前跑,眼看身后的人变成席时澈的脸,她惊得只想大喊出声,却猛然被一股冰凉浇醒。 张开眼的她,入眼正是被一排保镖护着的萧贵那张肥胖的脸,程灵有片刻的惊讶,她以为绑架她的人是席时澈的人。 看到程灵眼底的惊讶,萧贵自以为她是被自己吓到,便呵呵地大笑,随后,肥胖的大脸变得狰狞,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眼神变得阴狠,“难以置信?以为老子真的怕了你?呸,不就一个婊子,老子今晚把你玩死,看你去哪里高密。” 程灵对他的恐吓不仅没有作用,相反让萧贵察觉到程灵知道得太多,通常知道太多的人,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 “老子也是你能恐吓的?” 想起之前的侮辱,萧贵一巴掌狠狠地往程灵脸上抽,看她精致的小脸变得红肿,眼底的肆虐越发的张狂,“哎哟,一不小心,把你们今晚的玩具弄坏了,你们不介意吧。” 阴暗的灯光照在程灵身上,把她的身影拉得更长,为了避免与席时澈相遇,她还特意挑一条人极罕见的小路,可是怎么依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程灵故意装着蹲下绑鞋带,眼眸微垂,果然看到身后有几道被拉长的身影,对方见她停下,却加快了步伐。 不妙。 程灵心中猛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大脑运转的速度比不上身体的应变能力,她快速向前飞奔,她记得前面尽头就是一家很大的银行,那里有摄像头,如果身后那些是坏人,肯定不敢跟过去。 她的想法是没有错,可是,一个长年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又怎么敌得过精壮的男人呢。 程灵眼看着身后倏然冒出的一只长臂,恶狠狠地勒着她的脖子,男人凶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死婊子,得罪我们老板还敢跑,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程灵只听到这么一句话,随之而来便是刺鼻的哥罗芳的味道,她的大脑还是浑噩,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临昏迷的那一刻,她迷糊地喊道,“席......时......” “这女人在说什么?” 男人抬着程灵,扭头问向刚跑过来的同伙。 “管她说什么,先给老板汇报,然后就等着爽。” 男人淫秽地笑着离开,他们并没有察觉到阴暗之处,一双猩红的鹰眸冷漠地盯着他们,那冰冷毫无温度的眼神如同看待死人。 车内的气息越发的冰冷,恍如一下子从夏天变成冬天,司机摩擦着双臂,自行取暖,“席少,刚才程小姐叫您的名字向您求助呢,我们真不救人?” 司机懂得看唇语,自然知道程灵昏迷之前说了什么,他自以为这话肯定能够取悦席少,毕竟席少关注程小姐那么久,程小姐能在遇难的时候喊出他的名字,那代表席少在程小姐心中肯定占有一席之地。 “闭嘴!” 司机怎么也没有想到席时澈脸色铁灰,猩红的鹰眸透着狠辣,上位者的压迫力使司机吓得顿时不敢说话。 席时澈怎会不知道,她昏迷前为何会喊出他的名字。 她以为,那些人是他派出去的。 在她心里,他比萧贵那种垃圾还要不堪! 程灵梦见身后有人不停在追她,她很怕,只能一直向前跑,眼看身后的人变成席时澈的脸,她惊得只想大喊出声,却猛然被一股冰凉浇醒。 张开眼的她,入眼正是被一排保镖护着的萧贵那张肥胖的脸,程灵有片刻的惊讶,她以为绑架她的人是席时澈的人。 看到程灵眼底的惊讶,萧贵自以为她是被自己吓到,便呵呵地大笑,随后,肥胖的大脸变得狰狞,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眼神变得阴狠,“难以置信?以为老子真的怕了你?呸,不就一个婊子,老子今晚把你玩死,看你去哪里高密。” 程灵对他的恐吓不仅没有作用,相反让萧贵察觉到程灵知道得太多,通常知道太多的人,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 “老子也是你能恐吓的?” 想起之前的侮辱,萧贵一巴掌狠狠地往程灵脸上抽,看她精致的小脸变得红肿,眼底的肆虐越发的张狂,“哎哟,一不小心,把你们今晚的玩具弄坏了,你们不介意吧。”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