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灵异 >关山纪年

更新时间:06-27

关山纪年

关山纪年 风起深秋 著

连载中 沈浪,关山,韩川 悬疑推理

几十年前一起离奇的失踪,竟意外的牵扯出了隐藏千年的故事。本书又名:《华夏历史倒叙之谜》《九鼎与传国玉玺通用维修指南》《韩川与他的一群朋友们之奇妙游记》《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主角不知道的千古秘闻之旅》等等……目前进展(袁天罡)杨广衣冠冢→(常遇春)朱元璋地下皇陵→(陈庆之)禹河故道……Ps:本书内容无任何诸天、漫威成分,书中糅合华夏千年所传正史野史上古神话,请诸位仔细斟酌是否合乎口味。书中人物均处于另一时空,如有雷同,切勿对号入座。...

精彩章节试读:

欢迎大家关注好看小说网,这次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关山纪年》。《关山纪年》是作家“风起深秋”的小说作品,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灵异”,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一章万事起始皆有原由”,《关山纪年》是女频类小说,小说属于灵异类型,讲述的故事是:这番话我只是在心里暗自嘀咕,自是没有胆量说出来,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时以软鞭破刀的功夫,谁知道会不会恼羞成怒把我钉在墙上,招惹不得,也只能暗自腹诽。

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剑门天下险,夔门天下雄。

提到峨眉,如果不算武侠小说中的灭绝师太倚天剑之类,可能印象最深的就是金顶与猴子,可是这线索怎么看与猴子都并无关联,而刨除猴子这种生物,关于这个赏春亭的位置所剩下的最大可能,便是峨眉金顶。

峨眉金顶,也称华藏寺,位于峨眉山主峰上,海拔三千零七十七米,始建于唐朝,屋顶为锡瓦所盖,元代时又被称为“银顶”。寺侧有卧云庵,内有饭堂和客房可供游客食宿。

以上关于金顶的介绍来源于我翻阅古籍所得来的描述,虽然我并没有去过这里,不过毫无疑问,目前看起来这些与我所要寻找的地方没有任何关联,在记载中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金顶上有一座赏春亭的记录。

可是没有办法,不能让线索断在这里,只能在到地方之后,仔细的问一下当地人,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或者传说。

收拾得当,拿好行李,在心中不断的想这一路是否会顺利,而这路上又会发生什么,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川哥,你也不讲究啊,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

说话的人居然是沈浪,我不由得一阵皱眉,这是我的私事,不想让别人参与进来,他怎么会有所察觉。

“还不是同学聚会那天,就你那德行,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脸上写满了生人莫近,散场了孙震把你喊出去,我怕他找你麻烦,就偷偷跟着你俩,没想到听见这么大一个秘密。”

沈浪心直口快,还没等我问他,就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行了,你快回去吧,我这此出行不是旅游,你既然听见了我也不瞒着你,这是我必须要处理的事,你没必要和我一起。”

我不耐烦的开口,想让他打消与我同去的念头。

“川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咱哥俩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我这几天没事干正好想去峨眉散散心,再说了,就你自己一个人出去一趟,没过几天没准你就得饿死路上。”

沈浪毫不留情,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最大的问题。

“......”

听他说完我居然无言以对。

和他不同,他从小衣食无忧,没体会过没钱的日子,而我虽然不至于挨饿受冻,每个月也是掰着手指头过日子,因为这次的事我辞去了工作,要是我一意孤行,在没有收获的情况下一条路走到黑,也许真的会因为囊中羞涩而停止这次找寻。

而沈浪虽然家境富裕,却不是那种为富不仁之人,虽然人损嘴贱,但是大事情上还真没出过什么问题,我也知道他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说什么想出去散心都是借口,其实就是找理由关心我,想陪我一起,怕我一个人出什么事情。

算了,一起就一起吧,况且看他的面相,文王渭水遇贤之相,我虽不敢自诩文王,但是看来这一次前去我确实要靠他的帮助,这一路上还能有个照应。

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人情记心里,都是大老爷们,太矫情的话说不出来,说什么谢不谢的在此刻已经没有必要。

终于开始了前行的路途,由于前一晚没休息好,在车上我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在梦里我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在金顶凝视着我,很久很久……

一路无书,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由于天色已晚,所以简单的找了一下住宿的地方,准备先行休息,第二天再开始金顶之旅。

……

第二天。

一大清早,我和沈浪便开始了这一次峨眉的行程,这么大的峨眉山,区区一个亭子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去找寻的。

游走此处,彷如人间仙境,各种美景美不胜收,我们先后看到了日出、云海、佛光、圣灯,万年寺、清音阁、九老洞、舍身崖……

可是走遍峨眉,我们也并未发现哪里有赏春亭,亭子倒是见了一座,可不是赏春亭却是洗心亭,无奈之下,只好前去金顶另寻机缘。

而我们刚一看到金顶,就不由得被巨大的十方普贤圣像彻底的震慑住了。

金顶上有一尊高四十八米的十方普贤圣像,这圣像便是峨眉金顶的中心,圣像分三层,神态各异,共有十头,分别代表了世人的十种心态。

圣像正面手持如意,骑六牙圣象,另一面结阿陀定印,表六道众生得四智菩提之义。

其中,“普”之平等无碍,“贤”为无处不到,金光耀眼的普贤像会毫无悬念的震慑每个游客,让每个来此之人产生一种由心而生的敬畏。

看着巨大的普贤圣像,我的眼睛忽然一阵阵的疼痛,眼中居然看不清圣像的具体细节,仿佛这圣像中有一股力量,在无形之中刺激着我的眼睛。

迫于无奈,我们只好暂别金顶,喊上沈浪带着遗憾下山休息,准备另做打算。

……

凌晨三点,我忽然被风声惊醒,睁眼发现睡前关好的窗子,不知何时居然被人打开,而屋子之中多了一块石子,石子之下是一张纸条,打开纸条,内容只有一句话。

赏春亭处天光亮,夜登峨眉观圣像。

我见状急忙把沈浪喊醒,开始研究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毫无疑问,这个人知道我所要调查的地方,而除了告诉我这件事情的孙震,以及陪我一起来的沈浪,并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可这个人既然能一针见血的指出赏春亭,并且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我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他一路上都在跟踪着我!

正在思索间,只见一枚带着破空声的石子,再次从我们没来得及关上的窗户中扔了进来。

还是同样的石子,还是同样的纸条,唯一不同的,只有纸条上的内容,而这新的内容却让我们两个人惊起了冷汗。

不必害怕,我如果有意加害,你们桌子下的龙井我早已投毒。

这个人竟然能看到我们!

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他可能并不想加害我们,但是他一定在监视着我们!

此刻,我们别无选择,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若是想要继续探索,除了相信他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转眼间,这天就快亮了,我思考了一番,决定在白天和沈浪去准备一下东西,等到晚上再去金顶,我倒要看看,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观这个圣像。

只是在莫名其妙间,这件事情已经变的越来越诡异,可我却只能继续下去,无从逃避……

夜行手电,登山靴,露营帐篷,单兵口粮,洛阳铲,防身的刀具。

我和沈浪准备了许多不知道到底有用还是没用的东西,不知情的可能以为我们是去四处探宝,可实际上我们都是控制不住的心慌。

洛夫克拉夫特,曾经在《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中说过这样一句话。

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最古老而强烈的恐惧,则源自未知。

初次看见不以为意,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的对这句话有了理解。

试想一下,深山、古寺、夜行,旁边不知什么地方有人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就算知道暂时他不会害你,你的心也会同样充斥着恐惧。

尤其是沈浪,这本来是我的家事,却连累他陪我一起冒险,也真的是难为他,如今陪我陷到这样一步境地,心里不由得感觉到几分愧疚。

“没事川哥,我知道你想什么,男儿一生,义字当先,这是我自愿来的,你不用感到愧疚。”

沈浪胆小,但是他用带着颤抖的语气依旧嘴硬的反过来安慰我,我也只能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将这份情义记在心间。

只是我和他当时都没想到,从今以后遇见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要比现在更加诡异更加难以置信……

又到了凌晨,我本想趁着他睡着自己偷偷去金顶,结果我刚一起身,就看见他直勾勾的看着我,满嘴酒气,原来这家伙居然是用酒壮胆。

得,一起去吧,我们带好东西奔向金顶圣像,去处理我这条路上所遇到的第一次阻碍。

偷偷的溜进山门,因为是凌晨的原因,一路上除了我与沈浪之外再无旁人,白天人挤人的热闹场景此时居然仿佛酆都鬼城一般,让人忍不住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随着我们的前行,离金顶越近我越感到紧张,好像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我的内心中告诉我,这个地方我以前来过,可是天地良心,早我从小到大的经历中从未到过峨眉之地。

终于到了金顶,和白天不同,圣像在无人的夜中显得更加威严肃穆,不知为何,我却依旧看不清楚这圣像的任何细节,没有办法,既然来了只好多等一会,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安静的等待了很久,等到天光微亮,我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可以看清圣像的样子,于是我抬头仔细观瞧,可在第一眼看到圣像那一刻我就陷入了震惊。

就在那一刻,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那时消失,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加感觉不到沈浪的存在,在我的眼中满满的都是那威严的圣像。

须弥座上立六牙吉象,白象背上第一层为普贤菩萨的四头像和两面身,第二层为普贤菩萨四头像,最高层为前后普贤菩萨头像。

夜空无月,第二层的四头像却在我眼中闪闪发光,光芒温暖却不刺眼,而最高层的普贤菩萨像仿佛对我展颜微笑,我仔细分辨,那上边雕刻的菩萨面容竟然是我的脸!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