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幻想 >启禀王爷:你爷爷在我鼎里

更新时间:06-27

启禀王爷:你爷爷在我鼎里

启禀王爷:你爷爷在我鼎里 上官璐 著

连载中 林韵儿,林伯侯,魏寅 宫闱宅斗

“阿爹,你可认识天桥底下说书的?”“不认识,但你阿娘认识两个茶楼里的唱将,可有需要?”“苏儿有何所求?”阿娘满脸写着疼你一万年。她星眸闪耀,“苏儿想让阿娘找两个厉害的唱将,将‘秦王不举,不能人道,却不肯放过秦王妃’这件事,分成九九八十一回,在天岳城各大茶楼酒庄,不分昼夜,轮番唱!”...

精彩章节试读:

上官璐作者的《启禀王爷:你爷爷在我鼎里》小说最近非常有名,小说开头讲述的是“第1章为小三磕头诵经”,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王爷,妾身罪该万死,求王爷赐死!”

“今天就算王爷赐奴婢死罪奴婢也要说了,从出事到现在王妃都未给我们林家,给我们二姑娘道个歉,反倒是云将军无召回朝,还嚣张跋扈的狠,上午恰巧在前院遇见,云将军怒气腾腾,恐吓我家二姑娘,说了很多脏话,奴婢说不出口,还说若我们姑娘再不知廉耻的住在王府,他就要出去掀了我家姑娘的名节,甚至还说……还说……”

“他还说了什么!”南宫旻吼道。

“还说他根本没将王府和伯爵侯府放在眼里,若我家姑娘再敢说秦王妃一句的不是,他就要用他那流星锤将我家姑娘碎尸万段,还要……还要将挖了我家大姑娘的坟!”

“他敢!”

她的最后一句话,直接点燃了南宫旻,“他若敢动韵儿坟头一根草,本王才是要将他和他的女儿一起碎尸万段!”

“魏寅,若下次云霸天再来我王府,直接给本王轰出去!”

魏寅迟疑了半秒,道,“是,王爷。”

“还有,你姐姐的死或许另有蹊跷。”南宫旻说道。

林馨儿一怔,“什……什么蹊跷?”

“仵作查到你姐姐在掉进荷花潭之前中了一种药物,也正因此,才导致她溺水后毫无挣扎之力。”

林馨儿激动起来,“那一定就是秦王妃做的手脚啊,除了她,还能有谁!”

“可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王妃就是下药的人,所以,事情还得彻查清楚才行。”魏寅在一旁话道。

加上王妃将门出生,贵为亲王之妃,又是御封的永莲郡主,虽然事发至今王妃本人一句话都没有辩解,但若要实质性的绝罚,那也必须人证物证俱全啊。

“什么没确切证据,云苏将我姐姐推下荷花潭致死,是当天在场所有并可都有看到的事实,还需要什么证据?”

“那最多也只能算是‘人证’,”南宫旻看了她一眼,“刑部至今都没查到韵儿落潭之前的毒素,云苏身份特殊,刑部也不能轻易下判断,更何况,难道你不想找出你姐姐真正的死亡原因吗?”

林馨儿吸了吸鼻子,“馨儿只是为姐姐鸣不平。”

“让刑部查出真正的原因,让案件彻底水落石出,才是对你姐姐最大的公平,”他顿了顿,继续道,“若一切这是云苏所为,本王绝不姑息。”

推下水潭或许只是一时情急,但若有涉及到事前下药,那就是蓄意谋杀了。

若真是她,他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啊嚏——”云苏坐在圣泉里,猛地打了个喷嚏,“马的,谁骂我?”

太上皇一手拿着云苏写给他的药材配方,一边捣鼓着自己的药材仙丹,“你莫不是泡感冒了?”

“怎么可能,定是有人骂我!”

太上皇也懒理她,只是一心感叹这丫头这几日说给她的药材配方真真是妙的很,就连他这个一生沉迷于医术炼丹的老皇帝都不得不感叹,她到底是从哪学到的这些,简直闻所未闻,却又奇效无比。

这几日,云大将军总来看望云苏,却一直叹息女儿昏迷不醒,太医药石无医。

却不想,这几日云苏却在‘鼎’的空间世界里活灵活现,起初她和太上皇皆不知为何,后来发现,应是本体受到了重创,魂魄才会进入到这方缥缈的意识空间里。

当日南宫旻那十二棍棒着实要了她的命,加上之前就一直挨打,失血过多,又要在林韵儿坟前日夜叩拜,她的身子当场就报了销,没想却因祸得福,魂魄进了这方空间里。

太上皇的仙丹加上空间里的圣泉,才让她慢慢缓过神来。

为了自保,她将现代的医药配方告诉太上皇,让他帮忙找到药材研磨,再加上这圣泉水的浸泡,她身上的果真飞速的开始愈合,身子骨也快速康健起来。

太上皇一脸献媚,“丫头,你今日在这泉水中坐的够久了,能否起来帮忙再写两个药方?”

“不行,说好了你要帮我想办法成功与你孙子和离我才会再给方子你的,到时候别说两个了,给十个都成!”她虽本体未醒,但她却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她听到云霸天说的每句话,她知道他十个粗犷,却十分爱护自己的父亲。

云霸天为了将女儿带回家,另可向南宫旻讨要一封休书,但她不愿意,凭什么自己要被休,应是和离,双方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好好好,和离和离,南宫旻就是个不听话的孙子,孤一定想办法让他跟你和离。”一张老脸,献媚的狠。

万春宫

宫内一片祥和宁静,位于中央的凤鸾殿内雕画着九凤朝凰,鎏金香炉内冉着淡淡的檀香。

坐于殿内首位的,是当朝皇后,陈妍。

一身黑锦凤袍,雍容华贵。

自幼擅舞的她,年近五十也依旧保持着绰约的身形,只是常年病痛的折磨,让她的脸色稍有欠佳,端庄祥和之下却隐着一丝病态美。

“不知母后如此急切召唤儿子进宫,所谓何事?”南宫旻坐在她的左手方,今日刚一下朝就被徐公公唤到内宫,说皇后娘娘有急事传召。

“所谓何事,”陈皇后微咳了两声,“今日云将军请辞的折子已经递交到你父皇那了。”

“关儿臣何事。”

“他是你老丈人!”

“很快就不是了,”南宫旻凤眸微合,瞅着陈皇后新养的鹦鹉,“他不是成天都希望本王尽快与他女儿和离么,那就如他所愿,他想辞官便让他去,最好带上她的女儿一起走。”

“这……”桂姑姑蹙起眉头,略带担忧的望向陈皇后。

却见她只是轻抿手里的润肺茶,淡了句,“旻儿,你觉得我们母子能在这大玥的皇宫中存活多久?”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