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幻想 >王妃有喜:爷,求不约

更新时间:06-28

王妃有喜:爷,求不约

王妃有喜:爷,求不约 桃酥 著

连载中 李景颋,娴妃,顾小姐 宫闱宅斗

大婚之日家破人亡,顾盼兮从洞房花烛的新房里,被无情带走,从此沦为了李景颋身边的一名贴身婢女,日日守在他身边,替他更衣梳发,替他点灯守夜。伺候他,她做到了极致。而他,利用她到了极致。那一日熊熊火光冲天,顾盼兮站在烈焰之中,对着他惨然一笑:“既然无法报仇,那我以死谢罪好了……”那一夜,李景颋骤然白头,捧着她唯一留下的一只金雀凤钗,仿佛瞬间苍老了数十岁。...

精彩章节试读:

这本连载中小说《王妃有喜:爷,求不约》是著名作家桃酥的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12章三万两黄金买个婢女”,这本小说的围绕“游戏异界”来展开,最新更新的章节是"第1章大婚之日入牢房",《王妃有喜:爷,求不约》精选篇章:上房屋中,影月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跪坐在床榻前,喂李景颋吃药,顾盼兮一进来,李景颋就道:“影月,你下去吧。”

李景颋无动于衷。

影月见哀求无用,忽然发狠一般的道:“殿下这样不管不顾的撵我走,可曾想过,娴妃娘娘会因此更加恼恨盼兮姑娘?”

话音未落,李景颋手边的杯子便重重砸了过来。

影月来不及躲闪,杯子擦着她的额头一角飞过,落在地上摔的粉碎,仔细看,还有点点血迹。

“带下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宫面前。”李景颋冷冷道。

很快,便有侍卫走进来。

影月狼狈至极,血流满面,被拉走的瞬间,她忽然大声喊道:“殿下!顾盼兮有什么好!她不过是个下堂之妇!”

李景颋目光瞬间变得极冷。

他忽然走上前来,一把擒住了影月的下巴,一字一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她好与不好,本宫自然知道,还轮不到你一个贱婢来指手画脚。”

说完,一甩手。

影月狠狠摔在地上,痛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裂开了。

“不用送进宫了,直接处理了便是。”

“是,殿下。”

“殿下!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影月疯狂的尖叫着,被拖了出去。

……

顾盼兮沐浴时,才发现自己今日摔的不轻。

两只胳膊肘,大腿,膝盖,全都磕碰的青青紫紫,一碰就痛的要命,还有脸上的伤,火辣辣的。

洗完澡,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只穿了简单的里衣,坐在床沿上,自己给自己上药。

手里抹一下,嘴里‘嘶’一声。

前面的上完了,轮到后背处,她怎么也够不着。

忽然,一只手接过了她的药膏,轻轻在后背上涂抹起来。

顾盼兮没有回头,口中问道:“铃儿,是你吗?”

铃儿,是她同屋住的姑娘。

背后无人回答。

那动作又轻柔又体贴,半点也不会弄痛她。

顾盼兮舒服的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药膏涂抹完,顾盼兮睁开眼睛回头:“铃儿……”

眼前哪里有什么铃儿,分明是李景颋。

他沐浴过了,换下了玄色长袍,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绸缎薄衫,越发显得那脸俊美无匹。此刻,正用一双灼灼发亮的眼睛看着她。

顾盼兮啊的尖叫一声,连忙扯过衣裳,将胸前后背全都紧紧的包裹起来,口中结结巴巴的问道:“殿,殿下,您怎么来了!”

李景颋瞧她一眼,嗤笑出声:“不过是两块干瘦排骨罢了,当本王愿意看似的。”

顾盼兮:“……”

她其实很有料的好吧!

“本宫来是想告诉你,以后碰到谢思兰,有多远躲多远。”李景颋开口道。

顾盼兮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忍不住道:“殿下,谢小姐可是你未婚妻啊。”

“怎么,你吃醋了?”李景颋挑眉。

顾盼兮:“……”

她讪笑起来:“殿下真爱说笑,奴婢有那个资格吃醋吗?”

李景颋道:“总之你记住本宫的话。”

顾盼兮见他眼神肃穆,当下点了点头:“好,奴婢躲着她。”

如此顺从的态度,李景颋总算满意了。

他伸手将顾盼兮胸前一缕半湿的头发拂到后背,缓缓道:“明日起,你搬到翠微居里住吧。”

“殿下,这,这于理不合吧?”顾盼兮吃了一惊。

李景颋挑眉:“你不愿意去?”

顾盼兮看着他略带生气的目光,连忙摇头:“奴婢没有,殿下说上哪儿,奴婢就去哪儿。”

李景颋瞧着她狗腿子的模样,以及那双沐浴之后,被水浸润格外明亮的眼眸,忍不住翘起了嘴角:“这是你自愿的,本宫可没逼你……”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顾盼兮的脸。

可是即将碰触的瞬间,他忽然猛的缩回了手。

“你好好休息。”

李景颋站起身来道。

顾盼兮有些纳闷,这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奴婢恭送殿下。”

话音落,李景颋已经走远。

“古里古怪。”顾盼兮嘟囔道,上前关好了房门。

李景颋回到翠微居上房,崔云已回。

“人送回去了?”

“殿下,事情出了点意外。”崔云脸带愧色道:“属下等人送影月回宫的路上,遭遇袭击,影月被人劫走了。”

“劫走?”李景颋重复了一句,目光变得幽凉:“她是自己逃走的吧?”

崔云答道:“属下等人还在调查,不过殿下说的很有可能。”

李景颋缓缓在屋内榻上坐了下来,伸手拿起案几上的一本册子翻了翻,口中淡淡道:“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劫走了又能怎样,老三那边有没有异动?”

“回殿下,三皇子并无异动。”崔云低低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李景颋抬眼望了过来。

崔云回答道:“三皇子这几日经常去望江楼上饮酌,身边聚集了一大群纨绔子弟,每天不干别的,就是大骂殿下与盼兮姑娘,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这个老三,如今手段如此低级了吗?”李景颋不怒反笑。

“手段低级,但效果很好。”

崔云道:“现如今京城人人皆知,殿下不顾人伦,不顾礼法,不顾羞耻的将三皇子休掉的,永定侯府嫡女顾盼兮接回府中百般宠爱,这件事对殿下您的名声是有影响的……”

“本宫何曾在乎过这些!”

李景颋一声冷哼。

崔云道:“殿下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然而宫中娴妃娘娘……”

李景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想起今日出宫前,母妃的话:“本宫想着谢思兰即将成为你的皇妃,她一定对那顾盼兮恨之入骨,特地让人引诱,将顾盼兮送到她面前,没有想这也是个糊不上墙的烂泥!”

“这件事本宫会想办法。”他缓缓开口道。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