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校园 >离开

更新时间:05-29

离开

离开 青葱岁 著

已完结 江忆然

忆如沉默,然即如此。恰是她的性格,理性,不善言辞。高中的时光转眼几百个日夜已逝,江忆然不过红尘过客,却非要抓住点什么。百忙中的一场旅游,已经是最奢侈的,作为今后的年少之时记忆最好不过。返程途中,也许近乡思更切。那人仿佛近在眼前,一抹笑颜,弯弯眉眼。...

精彩章节试读:

小说《离开》是小说作家“青葱岁”的网络小说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四十三章节”,小说第一章是“第一章节”,《离开》属于青春校园类型作品,喜欢女频的朋友不容错过。《离开》讲述的内容是:“我妈妈搬家到这里,我过来住几天。”

尽管朱水一会儿双手掩面扮演黛玉弱柳扶风嘤嘤而泣,一会儿夜叉来袭怒指苍天不公,奈何,纵然她各种耍宝,仍然改变不了从她们相识到现在,竟然从来没有分在同一个考场考试的事实。

最后,江忆然只能扯着嘴角美其名曰,友情既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后来,朱水消停了,原因却不是江忆然那富有文学素养的劝慰,而是,好巧不巧,林筝默坐在她的斜对角。

呜呼!交友要谨慎,见色忘义!

语文物理两科相继考完,江忆然约摸着物理及格不成问题,语文过百更不在话下。第三科数学,试卷一下,考场只听到刷刷刷的声音。

正答得如鱼得水,想着趁着手热乎嗖嗖嗖争取速度打完选择,监考老师幽幽的声音吓得她差点把笔扔到他脸上。

他说,有的学生眼睛不要乱飘,别人卷上名字比你好看怎么的!

不出一分钟,江忆然的椅子受到外力推动,小幅漂移。长这么大,虽然身为好学生,这种小暗号耳濡目染想不会也难。也曾义愤填膺过,不过,朱水那么大个逗比在身边,歪理一堆,潜移默化也不再排斥了。

只是,没想到在她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将小纸条传递过去的时候,监考老师目光也飘了过来。所以呢,她不是这么倒霉吧。

“作弊的同学现在交卷,退出考场。”

江忆然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考场里好多认识人,她一向好孩子,这会要是走出考场,不就不打自招了么。

正犹豫着,兹啦一声,后桌传来的,她回头,只见一张貌比潘安的脸庞,男孩中少有的大眼睛,小小的内双,睫毛忽闪忽闪,薄凉的唇,脸色更是透着淡粉的白皙。

怎么看怎么像是女生!这一张脸羡煞多少少女啊!

以前怎么就没见过他呢?这所学校,最不差的就是青春期的八卦少女了,谁和谁开始交往,谁和谁又分开了,连我也不得不两耳闻闻窗外事。

这么个大美男,可有着倾倒校园的资质呢。

“老师,是我作弊。”声音清冷,好似不在乎,江忆然心里满满的感激。

“哪个班的?”

作弊在学校是要受处分的,学校一贯严惩,她为他默哀,真心对不起他。

死也一起死!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和他一起承担。

以前有一次看到邻居家养的吉娃娃,在主人的陪伴下,遇到了一直大恶狗,吉娃娃还没有行动,邻居连忙抱起他,宝贝不怕,妈妈抱着你。

她那时一阵恶寒,现在才知道,原来邻居家的吉娃娃也想要斗斗大恶狗,只是没有机会。

“老师,是我想抄别人的,怎么样?”少年仿佛察觉到她的想法,在她即将起身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被自己咽了回去。

整个考场,静谧的可怕,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忆然的身后,而中心的他,却戏谑的笑。

他淡然的走出座位,将试卷啪的一声扣在讲台上,走向门口。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回头,猛的眨眼,可爱调皮的感觉。

只是,老师被气的吐血。

狠狠地拿起他的试卷,大概要记下班级。其实,她看到试卷上他叫孟祥晨,二年八班。

二年八班,孟祥晨,谢谢你。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事实证明,江忆然选择明哲保身不能埋怨我自私,而是对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沈姚存彻彻底底火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妖孽的脸庞,还是特立独行的对抗。

朱水打着听说的八卦牌子来江忆然这的时候,江忆然根本想不到更重磅的新闻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而新闻的主角就是她眼前这位双眼发光的姑娘!

此处是她之后听说的版本:林筝默与其两大绯闻女主的同考场情缘。

杨贝由于最近处于下风,因此又想出了各种的勾引招数。例如,考场休息期间,杨贝美女娇羞一笑,惹得众男纷纷心跳。

只可惜,此时林筝默正在回答朱水考试时不会的知识点的疑问,林美女的丛中笑可能早已经被归为噪音一类,自动隔绝了吧。

林美女见林筝默不感冒,也不放弃,又与身边的一圈蜜蜂煞有其事打赌,成绩好的要请客,当然不忘带上林筝默。

可是,今天的林筝默对林美女免疫,想也没想拒绝了这个打赌,还开玩笑说,他请不起客。当然了,打赌的话,第一名一定是林筝默。

总之,杨贝的各种如意算盘都打了空响,因此,朱水的声援又大了一层。

事后她也向朱水开玩笑提起这件事,她哈哈大笑,至于究竟是得到支持而开心,还是因为无奈而啼笑皆非就不清楚了。

她也没有立场去猜。

杨贝的反转确实谁也想不到的,因为,她变得越来越消沉。

起初,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因为败给了朱水,而对林筝默开始有了放弃的情绪,直到半个月后,学校外发生了一起打架事件。

校外打架本来不归学校管理,可是因为涉及学生数量过多,又在上课时间发生,受伤学生的家长不由分说来到学校集体闹事。

起码江忆然看来这就是闹事,在走廊里大吵大嚷,打扰正常课堂秩序,且语气恶劣。这时,她很庆幸,她的父母固然他们不和,也不会失去素质。

“像是疯狗,乱咬人。”朱水如是说。

“不太礼貌,他们没有素质,我们不能也这样。”林筝默近来神智总算清醒了,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开朗的林筝默。

想开了之后,江忆然也不再避讳他和朱水,朱水本来就是人缘好的人,她们三个人偶遇的时候也会一起聊天,或是去食堂一起吃饭。

活泼好动的朱水,为他们占座,充当着开心果,林筝默显然笑的开心。

丹凤眼充满暖意,暖了她的心。

对不起,小水,允许我偷偷注视。不过,放心,他的笑是为你,我不会觊觎。

学校不得不着手调查这次棘手的打架斗殴事件,双方人数都多于二十几人,有一方是社会上的小青年。

受伤的学生有六七人,受伤程度不一,重的住院医治,所以警察也介入此事。

经过一系列的问话,学校找到了幕后的主使,高三四班的李关既。

而打架的原因,出乎意料的是为了杨贝,杨贝就这样莫名的卷进一场情敌为爱决斗中。

杨贝重回流言蜚语的风口浪尖,可是这一次,她却不开心,因为学校对这次事件的最终解决方案是开除处置。

当江忆然在天台上看到这一幕时,她发誓,她觉没有故意偷窥人家的意思。

最近也轰轰烈烈火满全校的李关既原来是个大高个,大长腿再加好看的脸,怎么看也不像是传言中有勇无谋的家伙。

此处,自我安慰到,这是嫉妒,嫉妒啊。

他盯着坐在天台上唯一的长条板凳上的杨贝,许久都没有开口,杨贝竟然像个小孩子,盯着脚尖。长发遮挡着她的脸庞,看不到表情,但颤抖的肩膀暴露了她。

江忆然无奈的看着刚刚落下的钢笔,这种情形下默默飘过去拿过来,额,脑海中被撕的好惨,所以笔啊笔,保护好自己。

这种气场,她撑着困难,正要转身离去,只见李关既拿起他手边她落下的钢笔,抬起手臂,狠狠地插进自己的手掌。

除了惊讶她什么都想不起!

杨贝比她先反应过来,却仍未阻止的了深深插入胳膊的第二下,她的哭声唤醒了江忆然的神智,顾不得其他,她跑了过去,李关既皱着眉头,但只是皱着眉头,听见他说,对不起。

“江忆然,你他妈傻了,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她手忙脚乱跑下楼,打120,林筝默说,那时看见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吓得他不轻。也是他,清清楚楚的根据自己的推理能力描述出了具体地点。

最后江忆然的钢笔竟然超强耐力完好无损,但一想到血淋淋的胳膊和手臂,小时候看的那些鬼啊怪啊的就都跑了出来。

所以杨贝看到她要扔掉那支钢笔的时候,竟然第一次开口要东西,而要的,竟然是一支微不足道的舍弃的钢笔。

看她接过去默默注视的样子,江忆然真的搞不懂,那么复杂的眼神,仿佛有成千上万句言语到了嘴边,却被塞了满口的黄连,张不了口,又充满苦涩。

“你……”她不八卦,只是看着那样乐观的女孩此刻彷徨无助的眼神感到可怜,所以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

她猛然抬起,寒冷的距人千里之外的表情令她诧异,杨贝莫非是四川变脸达人后代,变脸超速度。

杨贝语气冰冷,如果忽略她核桃般红肿的眼睛,好像刚刚路过的不是她一样。“江忆然,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要多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还有,别以为你帮我我就会感激你,我可没求你帮忙。还有,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你最好分清楚!”

好经典的台词,听过好多次的感觉,看来杨美女同样大补琼瑶剧。

江忆然张张嘴巴,拉住一旁早已面露怒意的林筝默,还是没有说话。说什么呢?指责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教育她什么叫做知恩图报?还是再圣母一次,宽慰她脆弱的心灵。

她也不懂,说不出原因,只知道杨贝其实很脆弱,她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沉默最好。

这个少女隐藏起心底所有的忧伤,无论她怎样乔装,怎样毁坏。但江忆然,看得到,看的很清楚,她的伤。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意的功能,正如朱水,她坦荡勇敢。而她,擅长找到她的同路人。

林筝默现在前方,笑着,漏出两颗小虎牙,在日光下闪着光亮,他叫她过去。

林筝默,你呢?

离开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